恩典之路上的舞蹈

圣诞节的真正含义,就在于它让迷失的灵魂回到主那里。

 

 

 

文/萌小蛰

 

 

 

圣诞节,对于基督徒而言,也许意味着不再是穿梭于各大商场花花绿绿的圣诞树林,跟随打折大军疯狂地“买买买”,而是安坐教会一角,聆听布道,观看演出。此前的圣诞,我都是如此度过。直到去年,这四平八稳的宁静,却被一颗小石子打破。

圣诞节前的一个主日,小组长提议大家一起演个节目。突然从观众变成演员,角色的转换让我不大适应。后来了解到节目内容是大合唱,我才稍稍安心了一些:嗯,这个难度不大,动动嘴就可以了。

谁知,还没过一天,情况就有变。晚上回家,看到组长在群里发的通知,我的心一下子悬在半空。他说,为了节目的效果,需要姐妹们伴舞。

 

 

长夜迷雾,初见远方灯塔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打从幼儿园开始,我就从未登台跳过舞,在内心里生发出莫名的抗拒。上了小学,这种抗拒非但没缓解,反而变本加厉。舞蹈课上的尴尬和跟不上节奏的紧张感,我至今仍记忆犹新。也许拿到今天来看,这实在是一件很小的事,小到连老师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但对于当时神经极度敏感的孩子来说,老师一个颇有意味的眼神,一句看似无关痛痒的话,都足以成为吹破蝴蝶翅膀的那阵台风,从此,我就被牢牢钉在了“不会跳舞”的标签下。好在小学毕业后,所有需要跳舞的场合就像长了眼睛的子弹,以各样的原因自动地避开了我。

就这样,我与跳舞不再沾边。却没想到,圣诞将至,我却再度与它狭路相逢。我深知,在众人面前跳舞是我内心难以逾越的鸿沟,它像一个按钮,触碰它就会引爆一颗名为“恐惧”的炸弹,于是我本能的反应便是抗拒——不行!

但作为组员,我又不能无故地退出。面对前方的惊涛骇浪,我竟然有种“背水一战”的悲壮感。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视频比划了几下,好在动作比较简单,背景音乐也很好听,叫《恩典之路》。

说来也奇怪,跳着跳着,好像有一丝光照进来,我的心里越来越亮,居然变得很喜乐,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情景。那是几年前,在深圳体育馆举办“赞美之泉”演唱会的现场。那段日子,我正在旷野漂流,陷入困顿,无力逃脱。但即便如此,主还是帮助我,把我从网罗中拉了出来。

回想着自己如何一步一步被上帝亲自引领,从抵挡到接受,从接受到完全的信靠。这蒙恩之路的每一段路径,好像都滴下了脂油。我的内心涌出一股甘甜,禁不住想要赞美,似乎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能够承载我对那位救主的深深感恩,我可以在其中融入自己的感情,以肢体语言表达我对他的敬拜。

我像是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从困顿的牢笼直接步入甜蜜的内室,浑身上下似乎被喜乐浇透了。歌中唱道:“一步又一步,这是恩典之路,你爱,你手,将我紧紧抓住……”当我舞动双臂,想到自己一路上蒙恩的经历,隐藏在心里某个角落的皱褶好像“哗”地一下展开了,我的眼角生出濡湿的温热。

 

 

星耀夜空,唯他与我同行

 

演出前一天,感冒似有加重,还发起了低烧。我请大家为我平安夜能顺利登场、不出差错代祷。好友还安慰我说,上帝会托住你的,说不定在你上台的时候,就完全好了。我将信将疑,心里盘算着,如果明天鼻塞依然严重,下午得赶紧去药店买个鼻塞喷雾应急。

12月24号是主日,听完证道和两位弟兄的传福音见证,心中似有一团小小的火苗被挑旺,发出温暖的微光。想到大而可畏的主竟如此顾念卑微、渺小的我们,耶稣基督降生,为要拯救罪人,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融化了,好几次都抑制不住地眼眶湿润。

下午,接到排练通知,当我起身走向露台,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堵塞很久的鼻子居然通畅了!久违的新鲜空气,一下子涌入鼻腔,终于能自由呼吸了!那一刻,我似乎听见了千里之外,有海水翻腾的巨大响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越来越近,最后清晰地钻进我的耳中,我的心也好像一朵浪花,随着潮水的涌动,发出欢呼与赞美。

那个下午的排练,现在想来依然美好。Lisa姐一直鼓励我,说我跳得不错,动作到位。我内心的喜悦似乎变成了一块轻盈的橡皮擦,把过往的沉重阴影擦得一干二净。那天,大家一直排练到黄昏,对面的玻璃护栏清晰地映出我们的每个动作,上下翩飞的双手像鸽子,拉得长长的影子在夕阳的映衬下,好像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我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感动:这首歌,这支舞,讲述的正是主对我的救赎啊!主用他钉痕深深的手,拉住内心顽梗的我,一步又一步,让我走上那条他命定的恩典之路。

登上舞台那一刻,还是有点紧张,但我提醒自己,我现在所站的,是一个崭新的舞台,旧事已过。看到台下孩子们专注的眼神,我突然意识到:能站在这里,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恩典。当我把自己的目光转向主,像孩子般专心看着他,那些重如巨石的惧怕,似乎就被挪开了。

 

 

恩典之路,死荫地见大光

 

现在想来,在接到演出通知的那一刻起,表面上似乎是我在为了这台圣诞晚会忙碌,但实际上,这整个过程,正是上帝为我精心预备的一份圣诞大礼,外面包裹的是一层又一层的深恩与厚爱,惧怕、疾病、软弱……其实都是化了装的祝福。

他将我从舒适却幽暗的洞穴中唤起,带着我行在海面上。他耐心地医治我无处躲藏的恐惧,细细缠裹我隐秘的旧伤,让我看到自己的软弱与有限,深知唯有信靠他,才能支取那从上而来、永不落空的恩典。

 

圣诞晚会当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至高的喜乐也不仅来自于精彩纷呈的节目,我们始终在意的,是这一切背后那位创始成终、道成肉身、在有限与无限唯一交叉点的主。圣诞节的真正含义,就在于它让迷失的灵魂回到主那里,因他才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

这是一个来自永恒的奥秘,让人不得不高声颂赞:“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摩太前书》3:16)

当人类历史有了犯罪记录的那一刻,原本无比尊贵的人,却因着罪,滑入软弱、失败和堕落的深渊。正因如此,主耶稣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上,让自己成为与我们一样的人,成为我们的代表。他成为终极救赎的大祭司,担当我们的软弱,医治我们的疾病,代赎我们的罪,又以十字架上的复活,得胜了死亡的权势,成为我们救恩的元帅,带领我们与罪争战,直到我们身上显出上帝当初创造我们的尊贵形象。

这长长的救赎之旅,始于2000多年前,那个被星星照亮的夜空,全人类的希望之光,就诞生于一方狭小的马槽。这道光,拥有冲破一切黑暗、转化生命的力量。如今,那道光也来到我的生命中,像云柱和火柱一般,让我知道何时安歇、何时前行,知道哪里才是将要到达的远方,知道怎样才能卸下重轭,对着夜空放声歌唱。

从圣诞树到生命树的距离,无法用理性丈量,却能以信心跟随。当恩典冲破幽暗、裂天而降,坐在死荫之地的人,就看见了大光。

 

 

作者现居南京。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