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圣诞

那一天,不要轻易说放弃。这个世界真有一位上帝,他爱你,愿意帮助你……

 

 

 

文/晨牧

 

 

 

1

 

有一年,在圣诞节聚会上,我认识了小易和涵涵,她们刚上大一,是同班同学。

 

小易记忆中的圣诞节从幼儿园开始。每到12月,老师就让小朋友们画雪花、圣诞老人、松树,然后剪下来,贴满教室的墙壁和窗户,五颜六色的。

最兴奋和快乐的是圣诞节早晨,一睁开眼,小易就会收到圣诞礼物,妈妈说那是圣诞老人半夜里从窗户爬进来送给她的。小易相信这是真的。直到有一次,刚成为基督徒的姨妈说:“你不会真相信有圣诞老人吧?礼物是你妈买的!”小易听了有点失落,姨妈却认真地告诉她,圣诞节应该庆祝的是上帝的儿子耶稣的降生。

也许是姨妈打破了小易的童话幻想,听到“耶稣”这个古怪的名字,小易便莫名地厌烦。

渐渐地,这一切都成了往事,从童年到少年,小易被满满的学习任务挤得没剩下多少时间去思考这些事。而且,不但这些事,小易甚至不需要思考所有的事,所有的明天都被安排好了,她只需按着爸妈和老师的要求去做就好。

 

 

2

 

南方长大的涵涵来到西北念大学,这让家乡的亲人很意外,她的分数完全可以考取本省的大学。

和许多南方人不适应北方的天气一样,她要对抗皮肤对干冷天气的敏感,又要努力练习普通话,不让自己的家乡口音被别人嘲笑,她努力想让大家看见更优秀的自己。

大多数时候,她觉得自己小有成就,“离开家乡的女孩,怎么就不能活?”她远远地离开,就是为要证明,靠自己,没什么难成的事。

只是,偶尔站在阴冷灰暗的天空下,她还是会想念家乡的味道,特别是每年进入12月,那种圣诞节的味道。

傍晚,妈妈在通话结束前,轻声问她:“怎么样?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还没有找到聚会的地方吗?”涵涵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祷告哦,上帝会带领你……”,这样的话妈妈说过很多遍,涵涵答应着,心里却在深深地叹着气。

其实考到这么远的地方,她原本想逃离,逃离那个第三代基督徒的身份,她对这个身份厌倦和困惑,她觉得自己像只被罩在网里的蝴蝶,怎么振翅也学不会自由飞翔。

 

 

3

 

宿舍里的女生热烈地讨论着圣诞节计划,那些计划在小易看来真是可笑,什么送苹果,约男生去滑雪,到操场放孔明灯……可是,自己想过的圣诞节又是什么样的呢?

小易虽然在这座城市出生长大,却不知为什么,这所大学,连同这座城市,一直让她觉得陌生。她的生活基本是在家与学校之间,去哪儿都由爸爸开车护送,独自乘公交车的次数10个手指数得过来。

3个多月的大学生活,她还没有真正适应,跟宿舍女生的关系不远不近,好朋友也没有一个,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没有根的感觉,一点也不踏实。

从小学到中学,她不是学习最好的,但也上了重点中学,计划考入国内名校,却只进了当地的大学。在哪里上大学,小易并不十分在乎,她在乎的是爸妈的期待,他们说起谁家的孩子考到名校时,语气里明显带着羡慕。这让小易觉得,这世间的爱都带着条件,你得满足别人的要求,没人会爱你原本的样子。

习惯生活被大人安排的小易,进入大学后,越来越感到明天像失去信号的屏幕,模糊一片,不再有背不完的课本,不再有父母督促她学习,不再有接二连三的辅导班,时间和空间大到让她没有安全感。每次看完电影,每次睡觉醒来,她都有种迷失感,知道自己不想做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想做的是什么。

有一次,她看了几篇关于北大学生患“空心病”的文章,不禁担心起来,就算自己没有那种爬到最高处,却发现什么也不存在的虚无感,可是对于自我的价值观和存在感,却完全不能深思,思考会让她陷入更深的困惑和孤独。

上一周,姨妈约她出去吃饭。在小易的成长中,姨妈一直都在左右,见证了小易可爱的一面,还有青春叛逆的一面,如今也看到了小易流露出的迷茫和孤寂,因为小易的父母不愿听她给小易讲耶稣的事,所以这些年,她没说太多。

这是小易大学的第一个圣诞节,正好又是周末,她尝试邀请小易来参加圣诞节庆祝会。小易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4

 

涵涵在系里的礼堂等小易,她们要主持今晚的平安夜晚会,桌椅已经摆好,舞台也装饰得精美别致,“Merry Christmas”和“圣诞狂欢”的彩色条幅悬挂在屋顶,要不是这些条幅在微微飘荡,谁会知道门窗关闭的教室里会有风呢?这让涵涵想到了圣经上耶稣的话:“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声响,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翰福音》3:8)

她还记得,有次牧师讲道说,你能看见风吗?你看见的不过是风吹动树枝,你说看不见上帝,然而他时刻在你身边,用你无法测量的爱爱你。

她是自小跟外婆和妈妈去教堂的孩子,听的唱的尽是上帝和上帝的爱。几岁时她就可以一字不差地背诵《诗篇》23篇和《约翰福音》第1章,这为她赢得了夸赞,让她快乐。后来到了青春期,她发现和其他同龄人相比,她缺少自由和独立,缺少敢说敢做的魄力。

家人所做所说的总是为她好,可她更希望自己能独立思考,独立选择,有时她觉得自己的思想被他们用上帝的话绑架了。

远离家乡念大学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证明,她独自生活也一样可以很优秀。

涵涵的确证明了自己的优秀,可是在那些羡慕和赞扬的目光中,在那些成就之后,愉悦终究被洗成空白,就像现在,坐在空空的礼堂里,心里莫名地感到某种不满足。

想到今晚要庆祝一个不是赞美上帝的平安夜,涵涵的心里升起一种酸酸的感觉,就在昨天,她还答应妈妈圣诞节要去教堂,其实她根本没有去找过教堂。

涵涵突然好想听赞美诗,她打开手机,搜出盛晓玫的歌,听着听着泪水不禁流了出来,是想家了吗?她擦掉眼泪,深深喘了口气。

“明天,可以找到聚会的地方吗?”她在心底里默默地问。

小易来了,音乐和歌声还在继续,她们嚼着口香糖,讨论着主持晚会的事,小易突然停下来说:“这什么歌呀?放大声点。”

“有一天,你若觉得失去勇气/有一天,你若真的想放弃/有一天,你若觉得没人爱你……那一天,不要轻易说放弃/这个世界真有一位上帝/他爱你,愿意帮助你……”

小易听得很专注,这首淡淡的歌,很轻却有种力量,让她的心一下放松了。

 

 

5

 

涵涵按了单曲循环,两个女孩坐在偌大的礼堂内,听着这首轻缓、温柔的歌,整个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小了,只有她们,还有这首歌。

“嗯,挺好听的,不然今晚你独唱这首歌呗。”小易说。

涵涵笑了笑,摇摇头:“老师不是说了,可以办晚会,不要提上帝嘛!”

“不就是首歌吗?反正你又不是真信上帝。或者,你把上帝这两个字改一下……”

小易还没说完,涵涵的脸色就暗淡下来,她扭过头,看着窗外,凝重的样子,让小易立刻住了嘴。

“你知道的圣诞节是关于圣诞老人的。”涵涵转过头看着小易,“可自从我记事起,我知道的圣诞节就是关于耶稣的。”对于涵涵,这是第一次没人期待,她却非常想说关于上帝的事。

除了10岁那年姨妈跟她说起耶稣后,这是小易第一次从一个同龄人嘴里再次听到耶稣的名字,这次听来却有种亲切感,特别是当涵涵说她外婆和妈妈信耶稣的故事,还有她嗜赌如命的爸爸信耶稣后的改变,这些听起来很神奇,耶稣不像是个魔法师或者宗教领袖,而像是一个让人感到亲近的家人和朋友。

“可能人就是应该信点什么吧,我姨妈本来是个超级火爆脾气的人,以前跟我外婆、跟我妈总吵架,信了耶稣,就慢慢变好了。”

“以前,我总觉得信耶稣就像放风筝,线被别人握着,自己没自由,可真正的自由又好像并不是随心所欲,而是在爱里,选择做正确的事。”涵涵像在自言自语,她知道自己讲的小易不会懂,不过在此时,她才开始明白自己一直想要逃跑,其实是想逃进上帝的爱里;自己一直在坠落,却是落向上帝的手心。

“相信看不见的上帝,这听起来有点难,上帝对你像什么呢?”小易有些好奇。

“很多东西都看不见,我们都在相信,而说到创造一切的上帝,却不愿相信。”涵涵一边说,一边越来越明白了,“上帝对我来说,就像星星,白天虽然看不见,仍然在;黑夜,当我感到迷茫和疲惫,才有仰头看天的渴望,那时更加看清他充满希望的光芒。”她像念诗一般说出这些话。

虽然涵涵嘴里的上帝,听起来很文艺,可小易却很想听,对于她来说,看似阳光的大学生活,另一面就是黑夜,无以言表的孤独咬噬着她的青春,涵涵说的这个上帝,却带给她一种温暖的力量。

“圣诞节,你不想去教堂吗?”小易问涵涵。

“哦,不知道哪儿有,今年可能不行了吧。”

“去不去我姨妈那儿?”

就这样,我在圣诞节聚会上,第一次见到她们,后来两个人结伴来得次数多了,才给我讲了她们的故事。

就像许多90后,她们年轻有活力,却又有好多问题;她们直率,她们倔强,有时候,还有些懒惰、矫情,可是她们却愿意带着这样的生命走进耶稣的生命里,在一次次的疑问中,一次次地确信上帝爱她们的事实。

对于有些人来说,圣诞节每年都有,只是一个节日,节日之后,装饰撤下,雪花消融,快乐也随之褪去。可对于涵涵和小易,圣诞节是她们友谊的开始,从这里启程,她们不断地认识彼此,也不断地认识上帝。

 

作者来自中国。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