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我们的,不只是“抖音”

“有毒”的软件需要解毒的真智慧。

 

 

 

文/韩乐

 

 

 

近期,“抖音”火了!据“维基百科”词条显示,“抖音”成为苹果应用商店下载最高的应用软件,而它的主力用户,则是24岁以下的年轻人,甚至包括小学生。

 

 

没有新事

 

几年前火起来的直播,让“网红”这个词不再新鲜。有人感叹,这是一个人人皆可成名的时代。20世纪著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曾预言“将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抖音则将其变成了每个人都有“15秒”的机会出名。出名迅速,被遗忘也同样迅速,可是在出名和被遗忘之间,网红们还是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和利益。这种现象也刺激了不少普通看客,有人开始认为读书、工作无用,也有人为了红,甚至拿自己的孩子下手。

除了做网红,大部分用户只是沉迷于每日刷视频。15秒很短,但是经过接连不断的推送,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许多人连续刷了几小时后,会产生极大的负罪感,可第二天,照样拿起了手机。

抖音流行后,相继出现了一些负面事件:有一年轻父亲,模仿抖音视频中的动作,将2岁女儿摔成瘫痪;有少女网红因为怪异的歌舞迅速吸粉,却又因为炫富、整容等“黑历史”,被网友“人肉”讨伐。

抖音的破坏力也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不过,这些批评仍然只停留在这个应用本身以及它对人的心理层面造成的破坏。

可是,“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参《传道书》1:9)。我们今天觉得抖音的“毒性”特别大,是因为我们忘记了过去那些曾让我们沉迷的新事物,如微博、微信、快手……每当一个新事物出现,总能引起不少公众的恐慌。去年,官方媒体批评“王者荣耀”的声音犹在耳畔,如今,人们已经再度显示出对抖音“有毒”的担忧。

 

 

两种缺失

 

关于青少年网络成瘾的话题,已经有不少学术研究。媒介社会学者Danah Boyd在访谈美国新一代青少年与社交媒体的使用时发现,青少年爱玩社交媒体和手机,并非被新技术所吸引,他们想要的,是生活中所缺乏的与人的交流。同样,一些关于中国戒除网瘾学校的报道,也让我们看到,那些深陷网瘾的青少年,内心的需要也是能与人交流,只不过,他们把从父母那里得不到的情感缺失转移到了游戏上。

抖音的15秒短视频,和以往的社交媒体、游戏一样,填补了人心中的缺乏,这是人们沉迷其中的一个原因。缺少朋友的人,会不断地刷视频排遣孤独;想当网红的中学生,会因为对现实教育体系的失望而寻求认同。人们以手机、社交网站、虚拟宠物、短视频为伴,将其当作安慰剂和避难所,以排解沉重的工作与复杂的人际关系带来的压力与疲惫。

另一个让人沉迷其中的原因是人们对生活意义缺失的恐慌。尽管我们的生活从来不缺乏关于意义的讨论,耳边有官方媒体的正能量宣传,眼前有微信爆款的心灵鸡汤,可是,打开抖音会发现,我们所有的努力,竟然不及一个网红15秒视频带来的名声和金钱。

如果人生没有什么是我们能始终仰望且永恒不变的,那么,我们所谓的人生意义就没有根基。“让我再看几分钟”“明天再开始做”……在这些熟悉的“拖延症”常用语中,所有的美妙理想,一次次地败给欲望,这也是抖音之类的软件得以盛行的前提。

 

 

心被掳走

 

当推荐算法通过数学推演,为我们推介要看、要听的资讯时,我们已经在慢慢失去寻找和甄别信息的能力,同时,也在懵懂无知中将真理挡在了门外。

“你关心的,才是头条”——这类应用口号强化以读者自己的喜好为中心,做出讨好读者的表情。看起来似乎主动权在用户手里,我们可以选择自己所喜欢的,但其实,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成了平台的奴隶。基于用户喜好进行的推送,占据了我们的心,机器定义了我们要看什么、听什么。这一切,将吞噬我们的时间,屏蔽真理的入口,令人心在安逸中被麻醉。

相反,真理从不会迎合我们的喜好,不会为了让我们感觉舒服来“推送”我们想看的东西,反而总是直接指出人心的诡诈和无可救药,拆穿我们为自己编织的“还不错”的幻象。耶稣在世间传道的日子,始终受人抵挡,因为他能一眼洞穿人的内心,挑战人们构筑的自以为是的世界观。

当今世界对真理的抵挡更为激烈,手段也更加高明。大数据时代把每一个个体都变成了中心,“去中心化”似乎让个人有了更多的选择,也消除了独一信息来源的权威。但事实上,我们活在自己掌控信息的幻觉中,人心早已被掳走。

 

 

无力持守

 

在不同的时代,人们都在追求短暂的享乐和欢愉,各样诱惑试图占据我们的心。然而,这些短暂的感官享乐并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满足。推荐算法带来的链条式反应是一个无底洞,久而久之,你会发现,它越来越装不满。可是,靠自己的意志力,我们是无法与之战斗的。我等罪人,根本没有自救的能力。

说到底,人是无法让自己免于犯罪的。我们常常把一代人的堕落归结为技术进步和诱惑增多。可是这一代人并不比上一代人更堕落,人也并不是被哪一个应用软件毁掉的。应用是人设计的,其本身就包含了对人性软弱的深刻理解,只不过是用不同的机制来“激活”这种软弱,使用户浑然不觉,深陷其中,无力挣脱。

使徒保罗的那句名言,我们都能感同身受。他尖锐地自剖说:“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马书》7:18)我们之所以无法抵御诱惑,就是因为这个有罪的生命让我们无法脱离明知是错的行为的捆绑,常常将欲望合理化,也让我们无法做出明知是对的事。对人来说,做正确的事,往往要付上更大的代价,要牺牲自己的享乐和感官的满足。正因此,我们会常常立志,却又常常无力持守。

 

 

祈求智慧

 

这类应用软件让人沉迷,也让人在沉迷之时充满罪疚感。这种缠身的罪疚感会带来一系列的自我否定,让我们怀疑自身的价值。当我们的“自信”被罪疚感完全击垮时,我们就会彻底沉沦。

“有毒”的软件需要解毒的真智慧。我们既然无法在这个世界上与新技术、新应用绝缘,就更需要智慧地使用手中的工具,辨别我们所收到的资讯。我们的智慧何其有限,仅仅一个推荐算法就占据了时间,把我们的心眼蒙蔽住了。任何的时间管理,都需要人的自我约束,可是人的意志何其软弱。人既无法自救,只有从神而来的智慧才能救我们脱离捆绑,让我们知道应该怎样过好每一天,正如摩西向神所祈求的:“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2)

我们的敌人很强大,它并不是某个应用、游戏或是社交网络,而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参《以弗所书》6:12)。对付这样的敌人,我们如果不凭借更强大的力量,最终一定会败下阵来。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参《以弗所书》6:13-17)能帮我们抵挡仇敌。这不是出于强大的意志力,而是因为我们的身份已变,在基督里,我们成了新造的人,因此我们可以不再惧怕仇敌,可以有力量摆脱仇敌的试探。

 

 

作者来自美国密西根州,传播学博士。

6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