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歌者

 

 

文/周子文
 

 

 

他,是一位歌者,拥有

英俊的外貌

健美的体魄

宛如天籁的歌喉

 

舞台,是他的高度

鲜花和赞美是通向其上的路

只有桂冠,没有荆棘

 

微笑,是他的装饰

在那张如同古希腊雕塑的脸上

美得像一张面具

 

生活,是没有灯光的舞台

香车豪宅美女名酒

谢幕后的表演仍在继续

 

尊严,是达官显贵的赞助

颂扬名人颂扬名企颂扬膏粱子弟长寿

忘情地歌唱仿佛小丑

 

爱情,是奢侈的游戏

作为新闻的花边和提升的知名度

初恋情人早已在心中死去

 

呼吸,污浊的空气

接受潜规则,

接受丛林法则吐故纳新

 

歌唱,只是调情的技巧

煽动台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疯狂地呐喊,傻傻地哭

 

灵魂,安息在孤寂的角落

失去了生气,失去了希望

在遗弃中慢慢干枯

 

 

 

 

我,是一位歌者

行走在盛世游行的队伍

歌迷们在我身旁敲锣打鼓

 

我头戴皇冠身披皇袍

手拿权杖傲视前方

我以为世界在我脚下臣服

 

我腾空飞舞目空一切

声如雷霆,掀起波涛汹涌

我以为自己是转世的秦皇汉武

 

一声讥笑响于上方

无数的声音震怒:摔下木偶,摔下木偶

一个不听指挥的宠物

 

轻轻地吹一口气

天旋地转摔下云端,没了王冠没了锦衣

我如同那个穿着新装的皇帝

 

众人一哄而上唾沫飞吐

不分男女老幼

更多的是朋友

抬轿的贩夫走卒

 

我倒在地上,

全身青紫口吐白沫

用力抵抗垂死挣扎

在众人眼前历经耻辱

 

一双有力温暖的大手

给蜷缩在城市角落中

肮脏的我

一个温暖的拥抱

热泪盈眶的瞬间,

我想起死去多年的老祖母

 

 

 

从此,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他是一位牧者,

一位头带荆棘冠冕的王,

我的主

他的名字叫耶稣

 

他曾降卑世间,不屑于地上的繁华

一切我曾为之努力,为之颠倒狂热的追求

原来不过站在一片贫瘠的地土

 

他引一眼灵动的活水到我的心湖

滋润我枯萎的灵魂,洗净我蒙垢的双眼

让我看到人间的疾苦

 

那失学的孩子

受伤的眼神褴褛的衣衫,

单薄的身体饥饿的肚腹

冬天雪地里赤裸的双足

 

那在晚风中白发驼背

背着重物蹒跚而行的拾荒老者

昏花老眼里写满无助

 

那沿街卖唱乞讨的盲人夫妇

坐在路边,啃着发霉的馒头

纵横皱纹写满生活的残酷

 

那塞外飘飞的雪和刺骨的风

卖菜的父亲用给菜保温的被子裹住相依为命的幼子

叫卖的是生活的沧桑和艰辛的养育

 

还有那一场地动山摇

死神张开巨口吞噬一张张鲜活生动的脸

 

我的灵魂受到震撼

我拜倒在主的脚下,忏悔过往的罪愆

立志做生命中的光和盐

 

 

 

他,是一位歌者

 

爱,是他的广度

卑贱低微的乞丐和富甲天下的王侯

都是迷失的羔羊,寻找回家的路

 

祈祷,是他的生活

每日灵性的增长感受上帝的智慧与爱

是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地位,他从不追求

从人们真诚的目光握紧的双手

他读出那是渴慕

 

舞台,没有灯光没有布景

工地旁病床边漏雨的窝棚透风的桥洞

奔忙的身影正如当年的使徒

 

歌唱,来自心灵的涌动

洗去伤心和绝望

赞美只归于主

 

快乐,原来是这样简单

一个婴儿般的微笑

一位母亲满脸的温柔

看在眼中就是春暖花开的幸福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

却打开了一扇窗

窗外的风景

让他体会到曾经的繁华只是荒芜

 

歌者,行走在荒野上

从此

呼吸新鲜的空气

自由地歌唱

为了

唤醒灵魂的复苏

 

注:作者在来信中说:“离开孤儿院后,我一直在治病休养中,感觉非常颓废,生命好像也没有价值。前段时间,经历了复发痛苦的阶段,每日靠止疼药维持。现在经过了3次化疗,好多了。许多弟兄姊妹的鼓励,让我又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也看到了主在我生命中的拯救。……这是我写的一篇诗歌,某种意义上,也是我灵魂的歌唱。”

 

作者已于210726日安息主怀。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