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的七分之一——一个唐氏儿准妈妈的内心告白

timg (3)

 

在难忍的疼痛中,我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我很想流产。

 

 

文/黄恩慈口述、严行整理

 

 

我和嘉彤结婚多年没要孩子。嘉彤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还不想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我一方面担心他不是个好父亲,另一方面也并不大喜欢孩子。但自从两年前,我们的长女出生后,我俩都变了,嘉彤从心里感到孩子的宝贵,我作为母亲更觉得孩子可亲、可爱。因此,我们就想多生,求上帝再给。

 

 

是1/7,还是6/7

 

2008年9月,我又怀孕,我们非常开心。这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嘉彤也渐渐觉得,我全职在家带女儿,家庭收入虽少了,但我们的生活却更加安适、温馨,于是他开始支持我做全职太太。上帝就这样预备了我们做父母的心。

12月19日,我的同事来我家帮忙整理资料,因我可能几年都不会回公司工作了。这时,医生来电话说,验血报告显示,胎儿有1/7的可能性会是唐氏儿。询问我要不要做羊水穿刺检查,以得出准确结果。我正不知所措,同事对我说,若是她就一定会拿掉这个孩子。这话提醒我,原来这里有一个“选择”。接着,我打电话给嘉彤,他听后情绪很低落。

我的心绪还是稳定的。作为职能治疗师,我明白自己将面临着什么。我心里并没有很难受,脑子里一直转着一句经文:“上帝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上帝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参《以赛亚书》55:9)。从专业方面讲,我知道如何应付,我也接触过这类病孩儿,我对残疾人也没有偏见,我自己的工作就是帮助残疾人,帮助他们生活,帮助他们建立目标,找到方向。我可以正面看待此事。

那天嘉彤回到家就一言不发,他心情特别差的时候就会如此。后面的几天里,我们都不讨论此事,我们只向上帝祷告。甚至都不知该如何祷告,只求上帝带领我们学习顺服。

虽然胎儿还有6/7的机会是健康的,但不知为什么,我们就是觉得,我们的孩子会是这1/7。我们求上帝让我们知道下一步如何做。23日,我去医院做了羊水检测。因为我们必须要有所准备,也需要了解更多,若孩子确实有问题,会不会还有其他残障。因为一半的唐氏儿会有心脏缺陷、无肛等情况。我和嘉彤都不提堕胎的事,这不是我们考虑的,我们只考虑今后要怎么办。

 

 

等待中遇见主

 

原本两天后出结果,因为赶上圣诞假期,我们要等到29日。

在等待的那几天里,上帝让我花时间去思考、祷告、默想他的话,也给嘉彤更多时间去查找资料。他需要了解唐氏症的情况,以及如何养育唐氏儿。嘉彤在互联网上查到美国一个收养唐氏症儿童的基督教组织,该组织希望孕有唐氏儿的准妈妈,不要堕胎,若自己抚养有困难,他们愿意收养。

网页上有许多照片,有一对白人夫妇,已收养了4个黑人儿童,他们希望第5个是唐氏儿。这给嘉彤很深的影响,外人尚且能如此,我们又如何能不要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个转折点,上帝就此改变了嘉彤。现在,我们决定不再生第3个,而是考虑以后再领养一个孩子。这些,嘉彤以前是不会想的。现在他真的变了。

不过,我们对此事仍然保持缄默,对老人也没讲,我们不想引起紧张。在知道结果的前一晚,我心里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上帝就是要把这孩子带给我们。我不知如何平静自己,整晚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唱诗、祷告。

终于到了第二天,医生打来电话,嘉彤接的,但医生坚持要双方一起听电话。医生说:“很抱歉,我没有好消息带给你们……”我以为自己可以承受,但那一刻,我失声痛哭,我替我的丈夫嘉彤难过,他从小父母离异,很向往幸福、理想的家庭;我也替女儿哭,她一直想要个妹妹,然而,现在这个妹妹,永远不是她想要的。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对嘉彤说对不起。嘉彤抱着我说:“没关系,我们一起来面对。”

嘉彤安慰我说,他相信上帝是要将这个孩子带给一个最适合她的家庭和一个最好的妈妈。这话给我很大鼓励,我慢慢平静下来。我知道,嘉彤可以承受,可以支持我。此时,我们夫妇已经可以共同面对这件事情,这种感觉让我开始安心。接下来,我们一起讨论、祷告,了解上帝的心意,他要把这孩子带给我们,定有他的目的,上帝会让这孩子成为一个祝福。

 

 

上帝的苦杯

 

我们一起去了医院,拿到初步检测报告,已经筛选到病变基因,在第21对染色体上发生改变,胎儿的染色体比正常的多出一条。医生和蔼而含蓄地问:“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我们告诉医生,我们决定“继续妊娠”。医生十分配合我们,向我们解释了关于唐氏儿的一般知识。其实,这些我们都已经有所了解。医生很鼓励我,也很友善,为我预约胎儿的心脏检查,还送给我们一本关于唐氏儿的书。

接下来的一周里,不断有兄弟姊妹来看望我们,那一周我们几乎都没有做饭,总有弟兄姐妹送来。在教会多年,我们一直参与事奉,习惯于关心帮助有需要的弟兄姊妹,而那个时刻,我们也体会到,每个人都有软弱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就这样慢慢平静下来。

不久后的一天,我突然肚子痛了起来。医生曾告诉我,抽羊水有危险,比如会流产。那一刻,在难忍的疼痛中,我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我很想流产。我在心里对上帝说:“上帝啊,我不能拿掉这个孩子,但是你能拿走……”我知道这种想法有罪,我怎么能这么想?!当晚,我跟嘉彤分享我的感受。他也告诉我,他也同样想求上帝拿走这杯……

他说,在这些天里,他从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也从医生送给我们的那本书中,了解到许多唐氏儿父母的心路历程,早年尚未有产前检测时,有不少父母曾希望这样的孩子死掉。

嘉彤想,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祈祷时,也曾求天父拿走苦杯。但是,这样的思想并不能让他心安,因为他知道,耶稣所祷告的是自己的生命,而他所求的是另一个生命,这与杀人无异。嘉彤低下头来,求上帝拿走他这个念头。同时,他也安慰我,有此心态是正常反应,不要太过自责,每个人的灵命都有低潮的时候,但上帝有能力帮助我们重新站立,上帝透过这些经历来加强我们的信心。上帝既给了我们这样的路,我们夫妇就要一起顺服地走下去。

此后,我们不再有挣扎。我和嘉彤开始全心全意准备迎接我们这个特殊的女儿。

 

 

学习轻看世界

 

虽然我和嘉彤都不曾有堕胎的想法,但教会里多数姐妹都会询问我的态度。我想这样的孩子在她们的家中或许保不住。上帝给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与力量都不同,上帝的确是选择了适合这个孩子的家庭,我也更明确要好好保守这个孩子。

我们常常是从知识上理解、接受基督的教义。在真正面对具体困难时,才会发现其实并不是教义的问题。若只是被教义绑着而不敢打胎,那才是真正痛苦的。只有上帝给力量,人才能坚持走下去。上帝不是要捆绑我们,是希望我们在苦难中学习成长。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夫妇同心很重要,许多特殊孩子会成为家庭解体的诱因。

嘉彤的父亲问我:“别人在你们这种情况下打胎,你会气愤吗?”我说:“我不会,但我希望我与嘉彤的行为可以鼓励其他的人。”

一些不信主的朋友,觉得我们很傻。甚至还有人批评我们自私,认为我们是在给长女增加负担。我知道,若在中国,这应该很成问题,但在北美不同,残疾人不是家庭的包袱。我也在想,家有一个“唐宝宝”,也可能会使长女变得更成熟,并学会关心别人的需要,更珍惜姐妹之情。

我回香港,一些老人也有不同意见,他们认为我们年轻,没经过风浪,不懂得苦难。这种说法让我难过。

我慢慢明白,在今后的日子里,会有很多负面的言论甚至伤害,这个不健全的孩子将来也有可能会被欺负,我和嘉彤必须要做好准备,要互相鼓励。上帝告诉我,“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或向左、或向右……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参《以赛亚书》30:20-21)

这话鼓励我们,让我们学习轻看世界。此后,关于别人如何看唐氏儿,也成了我们另一个祷告的内容。

 

 

信靠与顺服

 

在我确知自己所怀的是唐氏儿后,有一天,听牧师讲道,主题是“在苦难中大有喜乐”。经上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7)以前此类题目也常听,都没什么感觉,而那一天,一看到这段经文,泪水就涌了出来,上帝的话,就随着泪水进入到我心里。

我很感恩,当信仰变成习惯,变成头脑里的知识,事奉也成了例行公事的时候,若没有这些经历,上帝的话我听不到。我们不想变成懂一大堆东西,有一大堆意见,而生命却很弱小的人。

当天的回应诗是《信靠顺服》,这首生命圣诗,我司琴弹过无数遍。而在那天,我却泪流不止。歌词每一个字都让我的心颤动:“除非我将一切奉献救主脚前,主丰满慈爱才能体验;因主一切恩惠,一切喜乐荣美,乃为信靠顺服者预备。”

下一次周末讲道回应诗,还是这一首《信靠顺服》,我心里已经有了平安喜乐,体会到“主吩咐即听命,主差遣就遵行,信靠顺服必永无忧惊”的美好。接下来,我去香港,主日崇拜又是这一首诗歌。那一刻我就明白,上帝的确是要我走这条路,同时上帝也用这大恩典来供应我们,只要我们愿意行在其间。

 

 

作者现居加拿大。

5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