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一场呼召

没有呼召,就没有专注,几乎难以想象这人会成就卓越。

 

 

文/齐宏伟

 

 

三个人在搬砖。

一位路人问其中一个:“你在干什么?”那人一边搬砖,一边生气地说:“废话,你没看到我在搬砖吗?搬一块砖5分钱,去去去,别耽误我挣钱!”路人转而问第二个人同样问题,对方自豪地说:“我们这个城市要盖一栋最美的建筑,我正参与其中。”路人又问第三个人同样的问题,这个人无比喜悦,回答说:“上帝选我为他盖一座教堂!”

 

 

搬砖的三种境界

 

同样是搬砖,但搬砖背后的精神,简直差了好几个太平洋!第一个人是为肉体苟活而做工,第二个人是为今生成就而工作,第三个人则为神圣呼召而服侍。同样一份活,却有三种不同的境界。

为何会有这么大差别?关键就在于你到底为何工作!第一种人是为填饱肚腹忙,第二种人是为精神理想忙,第三种人是为上帝呼召忙。最多的是第一种人,第二种人少见,而唯独第三种人,在我们周围则极为罕见。

不管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他们所为之忙碌的,圣经说都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参《约翰一书》2:16)。这三样在人看来都很好,似乎都值得为之奔忙,但从基督教来看,这三样都缺少超越性,它们都只属于“此岸关切”。一个只拥有“此岸关切”的人,很容易随时丢掉精神,转而接受诱惑,跟世界潮流妥协,这是因为不少人只想成功而最终会失去精神和理想。

 

 

拥有神圣呼召

 

一个做工的人,若单为赚钱或成功而做,这就是把工作当成工具,而很难热爱工作,很难有内在的探索热情,也缺少通过工作来与人连接,从而更好地爱人的精神气度。这样的人,并不是一个好的工作者。其实,不少人对此也心知肚明:越想赚大钱的人,越是赚不了大钱。

你必须得有超越赚钱冲动的更深的动力,才能激发出更大的潜能和活力。于是,钱作为副产品才会到来。这时候,你哪怕赚不到大钱,也会有深深的满足感。钱并非万能。这个世界本质上不能完全满足人,因为人是为着永恒而受造。人是有灵的活物,非物质所能满足。

为什么一定要在工作中引进“呼召”的观念呢?那些有呼召的人,会比没有呼召的人活得更专注、做得更卓越。这就好比有人想参加奥运会,对这人来说,这是一种召唤,他会为此将自己从其他事务中分别出来,殚精竭虑,全力以赴,最终才可能获得奥运金牌。

没有呼召,就没有专注,几乎难以想象这人会成就卓越。你想,一个有呼召的人都可以做得如此卓越和认真,更何况那些有上帝神圣呼召的人,他们该爆发出何等的潜力,发挥出何等的才华!

这就是孟子所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含义。这人一旦醒悟到自己为“天”所召唤,也就可以忍受人所难以忍受的苦难,并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锻炼他。所以,他做事就会特别认真,因为他不是做给人看,乃是做给“天”看。遗憾的是,孟子最终也不知道这“天”是谁,也说不清“天命”到底是什么。

 

 

圣召之大欢喜

 

但孟子不知道和说不清的,圣经很轻易就说清道明了。于是,这“天”不再只是天而已,而是上帝;这“天命”也不再只是天命而已,而是召唤。上帝造人,不只“天生我材必有用”,而是召唤这人,使他起来为上帝所用,从而完成上帝在这人一生中的计划。而为完成这计划,上帝也特别给人才华。他发挥才华为上帝所用,也就把才华变成了恩赐。于是,这人无论何时何地做何工,都在为上帝所召唤和差派。你想,这人焉有不认真的道理?!

有一段清教徒说的话,很好地概括了这种圣召观念。这段话是这么说的:“打扫厨房的女仆和祷告的修士一样,都是在行上帝的旨意——这不是因为她扫地的时候会唱一首基督教的赞美诗,而是因为上帝爱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地面。基督徒鞋匠尽他的基督徒本分,不是靠把小小的十字架刻在鞋子上,而是通过制作好的鞋子,因为上帝关注的是好手艺。”

而这方面,说得最有诗意的是受圣经工作理念影响的黎巴嫩诗人纪伯伦。他在《论工作》中说得多好:“工作是眼能看见的爱。倘若你不是欢乐地却厌恶地工作,那还不如撇下工作,坐在大殿的门边,去乞求那些欢乐地工作的人的周济。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你烤成的面包是苦的,只能救半个人的饥饿。你若是怨重地压榨葡萄酒,你的怨望,在酒里滴下了毒液。倘若你像天使一般地唱,却不爱唱,你就把人们能听到白日和黑夜的声音的耳朵都塞住了。”

那这份爱从何而来?当然从明白上帝呼召之后的醒悟而来。你知道上帝呼召和命定你工作,于是,你不再只是干你所喜欢的,更是喜欢你所干的。这份欢喜是大欢喜,也就是爱。

 

 

作者来自南京,牧师、作家。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