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OC140)

 

日子匆匆而过。写到第四期卷首语时,才惊觉,又到了一年终了。

我们事先发出了本期主题——家的放逐与回归。没想到,刚过去几天,就收到非常多与之相关的文章。可见,关于家的话题,有太多人想借机一诉衷肠。

家,究竟是什么:是故居?但《有爱才有家》;是家人?可有时《亲情面纱,抖落我华服下的虱子》;是味蕾的触点?还是某一段情愫牵绕的记忆?都是,也都不是。

也许,我们可以借着思念来思考“家”。有一首民谣《500 Miles》(《离家五百里》)这样唱道:“Lord, I’m one, Lord, I’m two(上帝啊,一百里,又一百里)/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上帝啊,三百里,四百里)/Lord, I’m five hundredmiles (上帝啊,我已离家五百里)……Lord, I can’t go home this a way(上帝啊,我这般落魄怎么回家)。”它既唱出了人身为大地上异乡者的苍凉和内心的悲悯,也吟出了人回家的渴望,我们如此落魄,该如何回家呢?

也许,我们可以借助圣诞来思考“家”。这不只是借助节日而有的一场团聚,更在于圣诞的主角耶稣为了使我们有机会回家,让自己成了地球上的异乡客和流浪者。他生于马槽,死于十架,借着他的舍命之选,我们这群流浪者终于回到上帝的家中,我们这群异乡客才能在他里面找到归家的路。有一天,所有穷途落魄的人,将因认识他而相遇且相聚;他不仅使人回家,更使《圣诞节,成为一个拥抱仇敌的日子》。

也许,我们可以借着死亡来思考“家”。有时候,死亡似乎是家的终结,可基督徒的死亡却又变成了叩响回家的门铃。当我们穿越《死亡之门》,带着对苦难的嘹亮的盼望,《我们是上帝手书的童话》,那样,我们将重新书写生命,书写家。

白驹过隙,岁末年初,愿你我都能找到心中那个家……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