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忙与安息

cactus-1149784__480

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

 

文/宝藏

 

这或许是我在这间房子里住的最后一夜。

周一傍晚,我一个人背着包,到城门口的车站,管车票的阿姨说,原本没票了,不知怎么,高快司机偏巧晚出发了5分钟。于是,我就像最后一粒被捡到碗里的豆子,坐上了开往L城的高快。是那种很高的大巴,座位在司机头顶上方,我竟坐在了第一排的第一个位置。窗外一览无余,山有多远,路就有多长。车转过一道弯,大片的云霞突然铺展在天际,曲折的公路游动着伸向远方。

晚上8点多,我回到了L城里的家,天已黑透。前面的租客到期,留下空屋,我需要打理后面的事情。或许上帝就是要特意安排我一个人来安安静静地做清扫,好迎接新的住客,也让我独自来默默回忆,默默总结。毕竟,我崭新的日子是从这里开始的。我在这里获得了笃定的信仰,遇到了一生爱我的男人,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也是在这里,我有了一份稳定且暖心的工作,是这份工作让我发现,人心美善的伊始,其实只是简单朴素的付出。

 

回忆就像一把喷壶

 

这是一套120平米的公寓,我买下的。一年没进来了,一边收拾清理,一边回忆着发生在每个角落里的往事。那是从2007年开始的。

最初,这里只是一片郊外的包谷地。在上下班的路上,一天天看着大吊车迂回忙碌。接着,整齐的围墙内,冒出了漂亮的楼房。直到有一天,我拿到钥匙,一个人走进灰色的毛坯房,咳嗽一声,余音绕梁。没有人和我在一起。

然后,墙变白,灯点亮。一些好朋友舍不得我花钱,他们帮我搬家,我从单身宿舍住进了这套公寓。再接着,东西越来越多,人也从一个变成两个,又变成三个。儿子会爬了,从这屋爬到那屋。为了探索新世界,他趴在地上啃桌腿,咬门吸,满屋子的温暖阳光。从孩子的单纯无畏中,很容易看见上帝的爱和恩典,小孩子的简单直接也很容易让我所谓的智慧失灵。

有一天,我跟丈夫因为一块抹布大吵一架。我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刻薄。但即便如此,上帝还是安排了这个宽厚、隐忍的男人陪伴在我身边,还允许这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一直被我“欺负”,以至于在他一贯的憨厚中,让我看到,爱的真谛真的是从恒久忍耐开始的。

我一边拖地,一边细数着丈夫待我的好,点点滴滴,融化在我的岁月里,以至于被我习惯到漠视,让我从惊弓之鸟长成了一个理直气壮的女人。我们俩就像一株盆栽,我是花,他是土,我在拼命榨干他的养分,幸好上帝是我们的园丁。好吧,他依然是一盆沃土,目前我依然是棵肆无忌惮的花,我想我应该改变了。

深想,自己确实很糟糕。如果本性难移,那么除了爱,再没有其他力量能与之抗衡,因为爱是从上帝来的,爱能遮盖和治愈一切。可惜,这句真理,目前还停留在我的知识库里。不过,虽然我屡教不改,有时候讨厌自己到了极处,却依然活得齐整,享受个中恩待,实在是只能感恩。

 

我到底想要什么

 

说实话,这次独自回到L城,也是因为我确实有些着急了。去年出租此房,只用了一个小时。今年听说是年景不旺,搁置了许多日子,也没租出去。

收拾好房子,拍了好看的照片,我在网上挂出招租信息,收到的回复清一色来自中介,一个房客都没有。租金已经又降低了两百元,依然无人问津。我开始揣摩上帝的心意。若说去年虽然我们的想法幼稚,但上帝仍然愿意呵护、鼓励我们,于是赏赐我们一个恩典,明明地告诉我们说:“孩子,平平安安地去吧,老爸以实际行动支持你们。”那今年呢,他又要告诉我什么?

 

我到底想要什么?

 

夜深了,歇了一天的工,裹紧被子睁大眼睛,把自己的细枝末节絮絮叨叨地说给上帝听,包括我那些凛冽的贪婪、诡诈的小算盘,还有……说着说着,也把曾经做过的一些不堪往事想了起来。尽管屋里只有我一个人,也不敢说出口,只敢悄悄在心底里回忆给我的上帝听。我想,就在我羞愧难当,回转向他的时候,他已经原谅我了。

一夜无梦,起来继续干活,活儿干累了,就坐进松软的沙发,面朝窗外。客厅安静整洁,阳光透过洗净的纱帘,温柔地把房间晒暖。我坐在上帝恩赏的阳光里,眯起眼,巴望能从光中看见上帝的心意和我自己的心意之间究竟有多远,也想窥见那天上的房子,因为我们当只向往天上的家园……

我展开双臂,不能想象自己飞起来的感受,也无法想象在未来的国度,到底还用不用睡觉,还需不需要吃饭或者洗澡,那边还要用扫把和抹布吗?一切都未可知,但那一切,都该美到超乎想象吧!而我今天所贪恋的地上的一切,又是如此真实。我究竟要什么?

 

一个光鲜的网罗

 

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身无分文。一夜之间,我就成了房奴有产者,左手赚钱,右手还债。疲于奔命间,萧索的内心几乎禁不起风吹。我因着一个好运落入网罗。接着,我感受到各种心酸和各种相助,回味世态炎凉,五味杂陈。

人不经历逼迫患难,不能了解上帝造人时全然的美善。我想起在大马色路上被大光照亮的那个保罗,这人的信念终究是在患难中愈加坚定的,直到他用生命的代价效法了耶稣。

其实,我也不用担心有一天会为主殉道,因为在上帝没有难成的事,若他选择我,也若做成了,那也一定不是我做的,我只是一个被使用的器皿而已;即便如此,我也常常祷告上帝,我软弱不堪,可别那样用我。人也不都能成为保罗,大部分的人都会像大海里的一滴水,平淡无奇,一生尔尔。

我是深沉海底的水珠,还是浪尖上的雾?这应该不重要,上帝造我们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一切,没有一个人的命运可以自己书写,我们所成就的也实在不是自己的能力,一切只是上帝能力的彰显。一切只要上帝愿意。

而我的际遇就是在上帝的心意中,被不断地改变更新,以至于他让我看清了那曾经的好运,比如,凭空得来的这套房子,其实是他导演的一出戏,让我从苦里尝出蜜的滋味。再然后呢,我在一边习惯着蜜糖的香甜,一边自顾自走这世上的路。凭着自己的经验,拼命跑在时间的前面,越走越疲惫。

是的,我总在忙碌,很少停歇。即便是一个人,也那么匆忙;即便是静坐,也能感受到莫名的焦虑,好像在被什么催逼着。我到底怎么了?我今天全部的努力都是为了什么?我努力是因为我担心吗,我究竟在担心什么?我害怕失去或者吃亏么?比如这套房子,我知道早晚会租出去的,即便租不出去,又能怎样?!可我,就是会担心。

 

不算太糟糕的反省

 

我本可以安静下来,坐在天父的旁边,看着他摆平一切,不费吹灰之力。抑或就让烦扰停留,那又能奈我何?就像孩子一出生就能张开嘴巴吮吸乳汁,母亲竟在生养时就生出乳汁,为孩儿备下必须的口粮,这的确不是人能努力的,是上帝奇妙的创造和预备。既然一切都是上帝预备的,那我还愁什么?既然一切都是他的,连我自己都是属于他的,那烦恼岂能单单属于我?

这些年来,尽管我如此糟糕,却在浑然不知中就拥有了一切,我真实地体验着我所获得的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最终,我发现,我的欲望也总比获得的多那么一点点。我总是不知不觉地,让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期待超过了对上帝的期待,却原来,我常备的创可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参《马太福音》11:28),一次都没用上!重担从未离身,其实,我更相信自己眼能看到的和自以为力所能及的,而把上帝束之高阁。为什么我明明知道,却就是做不到?这竟成了一个奇怪的难题。

“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你的好处不在我以外”(参《诗篇》46:10;《诗篇》16:2),经上这样说。其实,上帝精心为我预备且只为我预备的那个奇妙恩典、那份丰盛礼物,我竟从未碰触过。而今天,我似乎看到了有一扇门,展开在我的面前。我问自己,再有烦扰来袭,我可以闭上嘴,停下脚步,单单仰望,安静等候吗?

亲爱的天父,求你赐给我这样的能力,因为我是属于你的,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

 

 

作者现居云南。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