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克里夫:宗教改革的晨星

 

马丁·路德说,如果威克里夫是异端,那我就是和他一样的异端。

 

文/郭暮云

 

教皇终于下神坛

 

教皇波尼法修八世(约1235-1303)登基之后,被他骗下台的前任塞莱斯廷五世预言道:“你像狐狸一样溜进来,你像狮子一样统治——但你会像狗一样死去。”

不过他并不在意。大权在握的他后来果然如狮子一般威武雄壮,肆意凌虐欧洲各国,直到法王腓力四世愤然起兵。法国大兵虽然没敢直接杀他,却也把他好一顿侮辱嘲弄。惊吓过度的教皇很快就像条狗一样死去了。法国的逆袭还意味着,教皇虽然貌似神圣,但却从此走下神坛。

1305年,在腓力四世施压之下,原本为法国律师的波尔多大主教,“被当选”为教皇克雷芒五世。4年后,他干脆把克雷芒五世从罗马迁到了法国的阿维尼翁。从此,教皇和教廷在阿维尼翁停留70年之久,期间的7任教皇及大部分红衣主教都是法国人,史称“教会被掳阿维尼翁”。1378年,教皇格里高列十一世终于把教廷迁回罗马,一年后去世。枢机团随后选出了乌尔班六世作为教皇,却遭到枢机团内13位法国籍枢机的反对,后者在阿维尼翁另选出法籍教皇克雷芒七世。从此,天主教会开始了长达40年的大分裂,在这40年间,天主教会同时有两位教皇。

如此不堪的局面引起多方不满,任何人都能看出,教会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改革的方案有很多,包括强迫教皇退位。天主教会内部认为,只有召开大公会议才有解决问题的希望。于是,1409年,枢机主教们在意大利比萨开会,决定罢黜两名造成分裂的教宗,同时任命第3个教宗亚历山大五世(Alexandre V)。然而两位教皇都拒绝退位。

于是,有5年之久,天主教会同时有3位教皇。

直到1414年至1418年在德国康斯坦茨(Konstanz)召开的大公会议,才终于选出了各方一致认可的教宗马丁五世(Martin V)。

前后经历100多年,才终于让教皇彻底走下了神坛。普通信众迷惑不解,有识之士则开始酝酿改革。

 

他是吹响号角者

 

晨星就在这段最黑暗的时期出现了,他就是英国的约翰·威克里夫,正是他,最先吹响了宗教改革的号角。如今,我们都承认,马丁·路德是开启宗教改革的第一人,但威克里夫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身在英国,他用自己的服侍和斗争,预演了宗教改革的诸多路径选择与博弈模型,为包括马丁·路德在内的后世改教家们留下了宝贵的教训与经验。

约翰·威克里夫约在1324年生于约克郡,1384年卒于拉特沃斯。他生活的年代大约在马丁·路德之前100年,那时,黑死病结束不久,印刷术尚未发明。他活动于“教会被掳阿维尼翁”的70年与“天主教会大分裂”的40年之间,当时欧洲大陆的纷乱恰好保障了他在英伦海岛的自由。

1345年至1350年,威克里夫入读牛津大学,此后20多年在此求学任教;1369年至1374年,他曾担任国王的侍从牧师,退休后到拉特沃斯,作为牧长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10年。

和后来的马丁·路德等宗教改革家一样,威克里夫起初并无意与罗马教廷对立。可是,他越研读圣经,越看出罗马教廷已经离弃了上帝的真道,去随从人的遗传。他呼吁人民读圣经,并亲自将圣经从拉丁文译成英文,让圣经的权威重新成为教会的最高权威。他更是率先提出了“因信称义”的教义,也是在此意义上,马丁·路德说,如果威克里夫是异端,那我就是和他一样的异端。在宗教改革的“五大唯独”之中,至少“唯独圣经”和“唯独信心”是威克里夫第一个提出的。

作为牛津大学的神学教授和知名学者,威克里夫同时还是一位口才颇佳的传道人,他一直过着极其虔诚的生活,身体力行地实践他所传讲的真理,很快赢得了民众的尊敬、信任与支持。

在担任宫廷牧师期间,他曾勇敢地反对教皇命令英国国王纳贡之事,认为教皇干涉君王,悖乎情理亦悖乎圣经。此言一出,迅速获得英国上层社会的普遍认同。英国国王和贵族联合起来,否定教皇僭取的政治权威,拒绝纳贡。这样,教皇原来在英国所享有的至高权威便遭到沉重打击。

 

承上启下的枢纽

 

500年后,英国的莱尔主教说:“有句老话说得好:列国往往对某些他们最大的恩人一无所知。这话正应验在威克里夫身上。”他还总结了威克里夫的4大贡献:

第一,威克里夫是首批坚持圣经完备性及权威性的英国人之一;

第二,威克里夫是最早抨击并公开指责罗马教会谬误的英格兰人之一;

第三,威克里夫是第一批接受使徒传道方式的英国人之一;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威克里夫是第一个将圣经译为英文的英国人。

仅在莱尔所指出的意义上,就可以称威克里夫是历史上第一位自觉的宗教改革家,是欧洲民族国家独立浪潮的先锋,是英国的国父,他不愧是“列国最大的恩人”。

从这种意义上来看,后来的改教家约翰·胡斯和马丁·路德,都是威克里夫的学生。所以,宗教改革以马丁·路德为始成为燎原之势,但实际上,他并非宗教改革运动的开创者,威克里夫才是。他在神学和教会历史上的地位,是承上启下的枢纽人物,结束了中世纪,开启了近现代。

 

控告罗马教廷

 

威克里夫一生,近乎是在黑暗中独自寻索和发展其宗教改革思想。但或许也正因此,他蒙上帝特别的保守:

主曾兴起冈特的约翰(摄政王)和威尔士公主保护威克里夫;

曾兴起民众包围并冲击审判他的法庭,使得法庭被迫宣布延期开庭;

年迈的爱德华三世,被主教们怂恿正准备要加害威克里夫时,竟然死了;

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再次下旨要杀害他时,也死了;

之后,两个教皇争斗不息,无暇旁顾,威克里夫得享平安,专心研究、撰写并传播他的宗教改革思想;

终其一生,牛津大学都坚定地支持他。他身患重病,所有人认为他将不久于人世时,主竟延长了他几年寿命,让他能完成圣经的翻译工作。

罗马天主教主教开会宣布威克里夫的作品是叛教文字,怂恿英国主教让年轻的理查德二世颁布圣旨,监禁一切信从威克里夫教义的人。威克里夫立即上诉英国议院,当着众议员控告罗马教廷,并要求对其赞许的诸多弊端进行改革。他的敌人当场张皇失措,无以应对。英国议院听了威克里夫的诉辞,竟废止圣旨,恢复其自由。

从13世纪开始就有了大宪章的英国人,其议院能够否决圣旨,实在超出当时乃至今日许多人的理解,但它却真实地反映了英格兰“自古以来便享有的诸般自由”是何等的特殊与高贵。

对此结果,罗马教廷大发雷霆,命令由异端裁判所审判威克里夫。威克里夫闻此,毫无惧色,说:“你们何必说要在远处寻找殉道者的冠冕呢?只要传福音给傲慢的主教们听,殉道的命运就必是你们的了……为苟延性命而保持缄默?……绝对不可!任由他们杀我吧,我正等着他们呢!”

但主没有赐他殉道的机会。最终,威克里夫死于多年的疾病。在拉特沃斯的教堂,准备擘饼主领圣餐的时候,他突然瘫痪,一病不起,几天后安息主怀。

 

大有深意的尾声

 

不过,威克里夫的故事并未随其离世而结束。

天主教对威克里夫在世时,始终未能逼迫到他,一直恨恨不已。在威克里夫去世40年后,天主教在康斯坦茨“大公”会议中通过议案,将威克里夫的遗骸挖出来,当众焚烧,然后将骨灰投在附近的河流。

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威克里夫被“挫骨扬灰”了。但正如老汤姆·富勒所说:“这条河将他的骨灰送入阿方河,阿方河流入塞文河,塞文河注入沧海,于是就进入大洋了。威克里夫的骨灰就像他的教义,现在已经布散到了全世界。”

他的敌人这样做是为了泄愤,但仇敌万万没想到,他们这种恶毒的行径竟被受宗教改革影响的后来者,赋予了如此深邃久远的象征意义。

 

注:本文史料部分主要来源于维基百科、雪莱《基督教会史》、科尼什《简明教会史》等。

 

 

作者是教会传道人。

 

 

作者是教会传道人。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