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伞

 

 

 

文/宋考凰

 

 

 

角色:

夏  栀: 24岁,大学刚毕业,基督徒。

郭新生: 36岁,天堂伞专卖店老板。

陈天佑: 25岁,教会同工。

乔  静: 26岁,教会同工。

 

 

1.田野 外 日

一双脚丫在田埂上狂奔,急促的呼吸声。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凉鞋丢了一只。稻田里有水鸟扑棱棱惊飞。到了河边,从背后看是个七八岁的女孩,回头,眼神惊恐,转身跳进河中,水花溅起……

 

2.写字楼 内 日

应聘场景,夏栀与面试官握手。人来人往,电梯降落,夏栀抱着简历走出来,自信满满。

 

3.盛夏的街道 外 日

夏栀在人行道上走,用文件遮阳,见路旁有个天堂伞专卖店,推门进去。老板郭新生坐在柜台后,白衬衫纽扣整齐。

郭新生:您好,买伞吗?那把红伞怎么样?特价38,防紫外线的。

夏栀:挺漂亮,就这把吧。

收银台上有一本圣经。

夏栀:老板在看圣经?

郭新生(笑):天热,读这个清心,其实不怎么懂……

夏栀:听您的口音,苏北人?

郭新生:老家……徐州。

夏栀:我是连云港的,我们是半个老乡啊。圣经我也读,我是基督徒。

郭新生:真的?太好了,指导指导我!

夏栀:我周二晚上参加一个读经小组,您要是有时间,一起去怎么样?

 

4.小区房间 内 夜

拍掌声,歌声:我们成为一家人,因着耶稣……

灯光明亮,郭新生跟一群年轻人围坐一起。

乔静:欢迎郭新生老板!

掌声。

郭新生:谢谢,谢谢!我读不通圣经,还请各位多指教。

众人笑。

乔静:郭新生老板谦虚了,我们一起学习。大家把圣经翻到《马太福音》6章14节,论饶恕……

 

5.小区房间 内 夜

另一天,同一群人,雷雨将至的闷热。夏栀和乔静在厨房切水果。郭新生和陈天佑看圣经,低声讨论。郭新生擦汗,随手解开了领子的纽扣。夏栀端出一盘西瓜,走到桌旁,无意间看向郭新生的脖子——左肩窝里有一颗鲜红的痣。盘子重重放下,惊动二人。

夏栀:对不起……

闪电照亮了她慌乱的脸。

陈天佑:夏栀,怎么了?

夏栀(勉强笑):没事。郭新生大哥,我觉得你面熟,我们在哪儿见过?

闷雷轰隆。

郭新生(紧张):不会吧?

夏栀:你去过连云港河县烟水乡夏家庄吗?

郭新生(目光躲闪):没去过……呃,小时候跟着父亲跑生意,可能路过吧,记不得了……

 

6.小区房间 内 夜

雨声哗哗。众人围坐看圣经。夏栀走神了,目光定在郭新生的脸,转到肩窝里那颗痣,又转回脸上。

(画面)恍惚中,那张脸变得年轻……忽然,那脸一变,冷冷地问:茅房在哪里……

郭新生回看,夏栀一惊,躲过目光。陈天佑担忧地看夏栀。

夏栀(站起):对不起,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夏栀起身到门口换鞋,顺手抓起戳在水桶里的红伞。

陈天佑:我送你!

夏栀:不用、不用!

郭新生看着二人离去,若有所思。

 

7.大雨的街头 外 夜

夏栀撑着伞失神乱走,头发淋湿了。车流拥堵,喇叭声不断。车急速驶过,泥水溅到裙子上,她并不察觉。陈天佑追上来。有个男人擦身而过,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尖叫着蹲下。

夏栀:啊……

行人(回头瞪她):莫名其妙!

陈天佑(冲过来):有没有撞疼?

夏栀(甩开他的手):不要碰我!走开!

 

8.过江大桥 外 夜

夏栀和陈天佑一前一后走在桥上,她停住,看看伞,又望望下面波浪滔滔的江面。忽然松开手,红伞飘了出去。

陈天佑(一惊,拉住夏栀的胳膊):哎……

红伞伞柄朝上落在江面,打着转漂远了……

 

9.夏栀住处 内 夜

(画面闪回)一双脚丫在田埂上狂奔,急促的呼吸声……

男声:你爸妈呢?

童音:去城里打工了。

男声:茅房在哪里?

(画面闪回)女孩模糊的身影,回头望了望,转身跳进河中,水花溅起……

夏栀从梦中惊醒,抱紧毛巾被下的膝盖,抽泣,抓头发。

 

10.夏栀住处 内 日

夏栀坐在床上。乔静递给她一杯水,她喝了几口,将水杯搁在床头柜上,柜上有感冒药。

夏栀:谢谢,我退烧了。你们回去吧。

乔静:你这个样子叫人不放心。

陈天佑:都有黑眼圈了,是不是睡得不好?

夏栀(看了眼天佑。半晌,下了决心):昨晚,我又梦到了过去……我有个秘密。

乔静(和陈天佑对望了一眼):可以跟我们讲讲吗?

夏栀(靠着枕头,开始回忆):17年前的夏天也是这么热,村里来了一个修伞匠……

(画面)一个年轻人骑着加重车,咣当咣当地来到村头树阴下,停车,将帆布包取下搁地上,掏出一个马扎坐好,瞧瞧四周,用衣襟扇风。

夏栀(继续回忆):他很讨人喜欢,村里人也认得他……中饭后,大伙都午睡了,奶奶叫我把家里的伞送去修……

(画面)七八岁的小女孩扛着把旧红伞,蹦蹦跳跳走在村路上。

夏栀:没想到那个人……猥亵了我……

(画面)撑开的伞遮住二人,露出男子的头发,伞后有女孩呜呜的抗拒声。

乔静用手盖住嘴巴。

夏栀(闭上眼睛又睁开,继续):他问我茅房在哪里……我说,我带你去……他松开手,我拔腿就跑,那田埂好长,怎么都跑不到头……

乔静眼里蓄了泪。陈天佑握紧拳,竭力克制。

夏栀(手里绞着纸巾):到了河边,我一头扎进水里……(轻轻一笑)我水性好,在水底憋着气拼命游……爬上岸,回头一看,他在对岸不敢下水,后来只好走了。他离开村子的时候,大人们还送他。我躲起来,等衣裳晒干了才回家,谁也没告诉。那人左肩窝里,有一颗红痣……

陈天佑(在房间里乱转):是郭新生,对不对?!

夏栀不说话。乔静过来揽她的肩。陈天佑走到窗边,久久不说话,然后开门出去了。

 

  1. 夏栀住处 内 日

乔静拉着夏栀的手。

乔静:我们一起祷告吧。

夏栀(别过头,不耐烦):我不想……

乔静:我们最不想祷告的时候,最需要祷告。

夏栀:难道你要我说,天父啊,你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你的旨意真是美善!而且那人以后就是弟兄,我不但不能恨他,还要接纳他……

乔静:夏栀!

夏栀:天佑走了,你也走吧。我最近就不去小组了。

乔静:哦……我会为你祷告的。

夏栀苦笑。

 

  1. 教会 内 日

一众会友在听牧师讲道。

牧师:上帝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郭新生低头擦了擦眼睛。门被撞开,陈天佑冲进来,目光在人群里搜寻,发现了角落里的郭新生,冲过去。

陈天佑:郭新生,你不配坐在这里!出去!

陈天佑攥住郭新生的领口,将他往外拖。众人愣住。

郭新生(跪下,嘶喊):是的,我有罪!我是畜生!我不得好死,我他妈该下地狱!

陈天佑抓着他的领子不知如何是好。牧师上前,将陈天佑的手拉开。

牧师:弟兄姊妹们,先散会吧。天佑,你跟我来。

陈天佑不情愿地跟牧师进了房间。有弟兄扶郭新生起来,他茫然四顾,蹒跚着走出了教会。

 

13.郭新生住处  内 夜

郭新生的背影站在窗前,夜城灯火璀璨。室内桌上搁着纸笔、圣经。房间中央敞开着拉杆箱,塞满衣物。

郭新生(到桌边抓起圣经,翻到某页停住,急切地读):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郭新生趴在圣经上失声哽咽,拳头砸自己的脑袋,良久,拿起笔,郑重地写了夏栀两个字,停下,又加上“姊妹”和一个郑重的冒号。

 

14.过江大桥  外 日

陈天佑与夏栀并肩走在桥上。

夏栀:你不该去教会闹。

陈天佑: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我保证,那个秘密除了你、我和乔静,不会有人知道……(停步,掏出一封信)他今天一早敲我的门,说有封信要我交给你。

夏栀接过信,迟疑地展开,风吹乱她的头发,也抖动着信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字。喧嚣的背景下,郭新生的声音响起……

(画外音)郭新生:夏栀姊妹,我向您真诚地道歉,不为别的,就为这封信是出自我这双罪恶的手,我不配……但我不想打电话让您听我罪恶的声音,更不能去您面前让您看我罪恶的面孔……听说您感冒好了,感谢上帝!不,我也不配称呼上帝,因为我这罪恶满盈的半生,已经在他的审判册上了……牧师说,人若认自己的罪,上帝就一定会赦免他……但我对您犯下的罪,谁能赦免呢?

(画面)监狱门关闭的咣啷声,过道里晃动的人影,郭新生的手铐被解开。

(画外音)郭新生:是的,我说了谎,我也是连云港河县人,但跟您不是一个乡。您问我是不是去过夏家庄,是的,我记得那个地方,还有那个小女孩……那是个开端,罪念一旦开了头,我再也不能自拔。一年后,我在县城被捕,判刑10年,罪名是强奸幼女罪,多起……

(画面)伏案写信的郭新生。窗外,天色渐亮,鸟鸣啁啾。

(画外音)郭新生:我出狱后,不断收到受害者家属的恐吓,说我判刑太轻,应该千刀万剐……有一次我在街头差点被打死……我没脸做人,改名换姓来到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没想到遇见了您。这么多年过去,您的模样没有太大变化……我原想马上离开,却犹豫了,我想要是能有一个信仰,就可以不再像过街老鼠了……我还有个私心,就是想看看您过得好不好……

(画面)郭新生倚在天堂伞专卖店的门内,目送夏栀离开。

(画外音)郭新生:我不敢求您原谅,也不妄想跟您相信同一位上帝。如果有一方必须退出,就让我来吧!如果有个人必须下地狱,就让我去吧!我走了,以后不再让您见到我,天佑是个好弟兄。祝幸福!

(画面)郭新生坐在火车内,翻开圣经,内页夹有一张读经小组的合照:夏栀笑容灿烂,郭新生坐在角落里。窗外的绿野倒退,铁轨延伸……

 

夏栀从信纸上抬起头,望着江面出神,手一松,信纸飘到了空中,在风中飞舞,最后慢慢飘落在江面,浸湿了……

 

15.酒店房间 内 夜

夏栀和陈天佑的婚礼,夏栀从酒席走回后台,换了件礼服,在伴娘的帮助下补妆。有人敲门。

伴娘:请进。

服务员(托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夏栀女士,有您的快件。

伴娘:放到收礼台就好了。

服务员:可那位先生说,必须现在就请新娘过目。

夏栀:好吧,请帮我拆一下。

服务员走到桌边拆开纸盒,是一双工艺精美的银色水晶婚鞋。

伴娘(拿起一只翻看):水晶鞋!太美了!

夏栀也好奇地翻看另一只鞋,念着商标:新生鞋业。

梳妆镜里,夏栀似有所悟,在水晶鞋的衬托下更加明艳动人。

她微微地笑了。

 

 

 

作者现居杭州,编辑。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