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深处的表达 ——再思“披头士乐队”

 

 

人性中的罪性并不分西方和东方,也不分中国和外国。

 

 

文/王晓丹

 

 

到达利物浦的时候,是傍晚时分。这座英格兰西北部的港口城市,正笼罩在蒙蒙细雨之中。我们下榻的酒店就在阿尔伯特港口对面,穿过雨中的街道,来到这座世界闻名的船坞码头漫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为着眼前虽然朦胧却有迹可循的景物,也为着心里清晰可见却又无影无踪的牵挂。

知道自己的心,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份来自故土的情,萦萦绕绕,难以割舍。

 

 

英国真正的标志

 

绕着船坞旁边的建筑物走了一大圈,蓦然看见,一排红砖墙壁的中间,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The Beatles Story Exhibition”。哦,这就是世界著名的“披头士乐队(又称‘甲克虫乐队’)展览馆”!在英国,或者世界其他地方,经常会听到有人问:“到底是英国皇家,还是披头士乐队,才是英国真正的标志?”

披头士乐队被公认为是世界流行乐坛历史上,最成功、最伟大的乐团。据美国唱片业协会正式统计,他们的唱片全球销售量超过10 亿张,为历史上最高。而这个乐团在1957年成立的时候,不过是利物浦市4个十几岁的高中男生。20世纪60年代,披头士乐团在全世界巡回演唱,获得空前的成功。然而,他们的成功不仅在音乐上,同时也给西方社会文化变革,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同样的60年代

 

“20世纪60年代”,这个标示着年代的数字,把我的思绪拉回到我日夜牵挂的那片土地。

20世纪60年代,我带着毫无选择的无知与无奈呱呱坠地,而我的祖国正发生着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这场革命虽然有始作俑者,但最早采取行动的,正是那些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他们丢开了传统道德礼教的约束,让灵魂自由奔放地表达,可表达的都是些什么呢?愤怒、仇恨、野蛮、暴力!多少人受整挨打,多少人被关牛棚、监狱,又有多少家庭亲情破裂、反目成仇。老师被挂牌游斗,书本被焚烧殆尽,教育被当作四旧破除,文明被践踏在脚底……这样蛮横的行为,竟是为了一个听起来极其美妙崇高的理由:“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

这场革命将人心中的美善全部摧毁,将人灵魂深处的良知彻底扭曲,以至于今天,我的祖国母亲虽然已披上时髦的秀发,穿上新时代的盛装,可灵魂里的累累伤痕依然没有痊愈,创伤带来的毁灭性毒素造成了满目疮痍。而我,就在这样的背景中长大。那时候谈不上音乐,耳濡目染的是打打杀杀的口号,是带着极强政治色彩的红歌。

 

 

摇滚音乐的魅力

 

再看披头士展览馆所展现的另一个世界,也是20世纪60年代,也是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西方社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经济的低靡、失业人口的剧增,和战争留给人的心灵恐惧,这一切都令人焦虑、悲伤,甚至愤怒、怨恨。

当时,利物浦是二战重灾区,这座城市曾遭到80多次空袭,2500多人死亡,城里几乎一半房屋受损,一切都有待复兴。城市建设的复兴还算容易,只要有目标,有人力,有资金就可以办到,可灵魂复兴的出路在哪里?

这时候,利物浦出现了4个男孩子,只有十几岁到二十岁,他们用音乐唱出了阳光与爱,唱出了生命的顽强,唱出了灵魂中对自由与和平的渴望。他们的摇滚充满激情奔放的魅力,充满青春向上的气息,这无疑给当时萎靡不振的人们打了一针强心剂。人们在充满活力的音乐中清醒了,生命的能量复苏了。

伴随着披头士音乐风靡西方世界,人们深深爱上了这一份灵魂深处的自由表达。虽然,披头士只在世界乐坛上活跃了10年,但在全世界范围内,他们的歌迷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增无减。他们的音乐超越了时空,超越了国界,在人们的灵魂深处打下了永久的烙印。

哦,灵魂深处的表达,不仅是这4个男孩子内心的表达,他们带领全世界的年轻人用现代摇滚的方式表达着现代人的灵魂!

这4个男孩子,他们的名字分别叫作约翰·列侬、保罗·麦卡特尼、乔治·哈里森和林戈·斯塔尔。

 

 

罪性不分东与西

 

同样是十几岁二十岁的年轻人,同样是灵魂深处的表达,为什么两个国家会有这么大的不同?是我那虽遥远,却时时令我牵挂的故土,哪里出了问题吗?若顺着这个思路去寻找答案,我们一定会得出很多结论。但我却看到事情的另一面:在“披头士展览馆”所展示的绚丽多姿的摇滚光环背后,也同样隐藏着为人所忽略的罪恶与黑暗。

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世界,与现代摇滚一同出现的,还有性泛滥和毒品泛滥。这4个出道时清纯、有理想的年轻人,随着名利的到来,也免不了沉沦在毒品和性的罪恶当中。他们最得力的经纪人就是吸毒过量而死,死时刚过30岁。4人中的主力约翰·列侬是被人枪杀的。在这个被七彩迷光环绕着的西方现代舞台上,同样有谋杀、吸毒和性泛滥的罪恶!

我终于明白,人性中的罪性,并不分西方和东方,也不分中国和外国。20世纪60年代,我的同胞被人性中的恶完全占据了,而西方人性中的恶也在悄悄地滋长中。不要再说“人之初,性本善”了吧,全世界都沦落在罪中,惟有等待上帝最后的审判!

当我把我的故土悄悄拿来和西方比较的时候,常常看到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西方所长之处,都闪烁着基督信仰所散发出的光芒。离开信仰之光,西方和东方的人性都是一样,只不过,在西方文明中,无论是朝向上帝还是背向上帝,始终都有上帝的位置,因此信仰的影响力能一直源远流长。

人因为有上帝,有些事情还不会太离谱。而我的祖国,几千年的文明一直都笼罩在偶像崇拜的阴影当中,从造物主而来的美善,在人性中失落得更加厉害了!

 

哦,我的故土,我的同胞,包括全世界不认识上帝的人,是否还需要一次灵魂深处的革命?那应该是由上帝之爱引发的心灵觉醒,是信仰带来的美善的回归。我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为我的祖国祈祷,盼望这个回归的时刻能够尽快降临!

 

 

作者现居美国奥克拉荷马州。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