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跑远的时光

 

 

 

文/吴海燕

 

可叹时光太匆匆

 

在微信上转发了一篇图文,题为《带你回到儿时,看了别哭》,立即就有老友回复说:“时间过得好快,突然感到很茫然!”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感觉时间不光是长了腿,简直是插了翅膀,呼啸着一飞而过!好多时候,只是转了个身,那些美好、温暖的画面,还没来得及好好地回味,它就不由分说地拽着我,蹭蹭几步窜出去,跑远了!让人不由得生出“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惆怅。

图文中的大水缸、压水井、暖水瓶、老式手电筒,一件件老器具,有的已经消失了,少数幸存的也难得一见。还有儿时常玩的游戏,常吃的田间野味:捉知了,摔泥巴,爬草垛,摘槐花,拿玉米杆当甘蔗……这一切,都生动地铭刻着童年的身影,熟悉、亲切得仿佛就在眼前。可一晃,二三十年已经过去了!

此时,再读朱自清先生的《匆匆》,有一种切肤之痛的共鸣:“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的匆匆呢?……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

 

物是人非事事休

 

记得小时候,每逢大年三十晚上,我都特别希望这一晚能过得慢点,再慢点,巴不得时间能停止。

我盯着电视看春晚,眼看着节目一个个地演下去,剩下的越来越少了,恨不得按下暂停键或者后退键;零点一过,鞭炮声响起的时候,多么希望这噼里啪啦的声音能一直响下去;吃完饺子的时候,多么希望家人都别犯困,能一直守着这盼了一整年的夜……

可我没有一样能挽留得住,除夕之夜就那么脚步轻巧地逃走了!

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离别时刻,同窗好友抱头痛哭,喃喃相约,5年、10年以后一定相聚。可到如今,一晃11年过去了,依然不曾谋面!真有点担心,再相逢时,青春不再的面庞,是否还能认得出来?每逢回忆,脑海里浮现的,还是那张20出头、风华正茂的脸。

还记得那年回家探亲,碰巧回到了度过一段童年时光的老村庄。母亲无意间提及,一位邻舍的老奶奶,在我幼时极疼爱我。在缺衣少食的年代,她偶尔煮点挂面,总会留一点送过来给我吃。我听后,激动不已,带上礼品登门拜访,可惜当时奶奶不在家;母亲说下次再见吧。时隔一年,再次回家探亲,却得知奶奶已经去世了!我木然良久,心里弥漫着“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遗憾和感伤。

时间就像飓风,残酷无情地卷走了一切,只恨时光太匆匆!

 

归回生命的源头

 

如果人生仅仅止步于尘世这区区几十年,经历短暂的欢愉、难熬的苦闷、数不清的聚散离合,而后归于永久的虚无。正如朱自清先生所哀叹的,“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地回去吧?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那人生,岂不是太悲哀,太无望了吗?

何其有幸,那位无限恩慈的上帝,为我们预备了永生!因着耶稣基督的代赎,让我们有机会在结束地上短暂的生命后,进入天上那永恒长存,且无限美好的家园。

在那里,认识他的人,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会被抚平,所有的失败和羞辱都会被挪去,所有的悖逆和罪恶都会被除净,所有的残缺和渴望都会被填满;

在那里,完全恢复了上帝造人之初的纯全和美善;

在那里,生命永不凋谢,如花一般,美丽且永久绽放!

寻得上帝,认识他,依靠他,归回到生命的源头。我们短暂的人生,才会真正变得有意义、有盼望!

 

 

作者现居加拿大。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