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幸福

没想到,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文/天之德泽

 

 

我终于能像风一样自由地奔跑,风儿吹起我的头发,又轻柔地掠过我的脸庞。头上的乌云早已散尽,我的心也飞到天上,在灿烂的阳光里,在无比的荣耀中,与我的天父相遇。

这看似平淡的一切,重新得来,却并不容易。

 

 

一场意外

 

我酷爱乒乓球,到德国后,我常年如一日地坚持参加俱乐部训练和比赛,除了收获了许多快乐和友情外,我的打球水平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我自信我的双脚移动得又快又好,从没想过自己的脚会出问题。

夏天,公司举办一场活动,在一项比赛中,我的右脚竟意外扭伤。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扭伤脚踝,短短一秒钟,我只听到脚面的骨头发出啪的一声,心里顿时百感交集。

30年来,我参加过各类体育活动,脚从来没出过差错。然而,一步之差,一个偶然,我立时不能自由行走了。一段30米的距离,于我咫尺天涯,遥不可及。

隔着厚厚的运动鞋,我感觉到脚踝正在肿胀,我不得不慢慢地行走,以免伤势加重。我小心翼翼地走到离我不远的自助餐桌前,和大家一起排队取餐。我若无其事地和同事聊天,然后走到离我最近的桌子旁,慢慢地坐下来吃饭。

那是一顿掺杂着懊悔和沮丧的晚饭,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大家都在欢声笑语,我却默然无语,暗自思忖,怎样才能回到遥远的家里。

晚饭是自助西餐,牛排的味道十分鲜美,德国新鲜生啤在高高的啤酒杯里,散发着诱人的气味,一切都那样和谐、美好,唯有我是例外。我似乎是一幅美丽风景画上多出的一笔,孤独地站在那里,孤立无援。太阳落山了,盛夏的晚上,大家兴致正浓,谈笑风生,所有人都在期待舞会的开始。

我的眼睛到处寻找和和的身影。和和是公司软件开发部的元老,待人热情,为人谦和,今天就是他开车和我一起来这里的,我希望他能送我回家。

我慢慢地移动脚步,来到靠近出口的地方,脱下运动衫,换上了平常的衣服。然后,鼓足勇气,手扶着栏杆,小步挪动上了楼梯。我终于看到和和仍旧坐在那里,还没离开,我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父亲失踪

 

和和直接开车送我到家门口,但我第一次感觉到回家的紧张和不安。父母前几日刚从国内飞过来探亲,我们正在筹划着外出旅游和打乒乓球的事。旅馆和行程已经订好了,我的脚却扭伤了,所有的计划都落了空。

一连休息了几天,我的脚伤却丝毫不见好转。去医院做了检查,大夫给我一副拐杖。失去了往日的行动自由,我对痊愈的把握越来越不确定了。

没想到,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那天下午3点多,我正在电脑前看资料,父亲说要出去跑步,我也没在意。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妻子、母亲和孩子们陆续都回来了,父亲还没回来。妻子把晚饭准备好了,父亲还没回来。我们实在不放心,就分头到外面寻找。

我们的房子坐落在一片森林的旁边,我们经常在其中徜徉,流连忘返。然而今天,它似乎突然变得阴森可怕起来。我带着6岁的儿子,拄着拐杖,一头扎进森林里,开始寻找父亲。他会不会在森林里迷了路,走不出来?他会不会在小湖的边上睡着了?他会不会摔伤了走不回来了?我的心揪起来,任凭担忧无情地侵蚀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父亲已经出去3个多小时,仍然不见踪影。妻子建议我打电话报警,我的心里乱糟糟的,不停地呼求上帝来帮助我们。我急匆匆地拨通了报警电话,然而,得知我必须亲自赶到指定的搜救中心登记。

晚上8点钟,我们终于赶到搜救中心,登记了寻人启事。柏林警察开始了搜寻。我的右脚痛得不能行走。室外的气温正在急速下降,我的祷告也越来越急切。我们得到消息说,附近的几家大医院都没有接收到父亲,他的下落依然不明。

已经是夜里11点,离父亲出去的时间有8个小时了。我感觉祷告似乎毫无用处,上帝好像转脸不顾我们了。

 

 

度过难关

 

回到家中,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不敢看她忧郁的眼睛。母亲时而轻声埋怨父亲,时而把手插在花白的头发里,不发一声。我坐在母亲身边,默然无语,不知说些什么。

我心里深爱着父亲和母亲,深爱着两位同胞妹妹,然而,我对他们的表达却往往是责备、教训、冷漠和疏远。我想说,我本不是这样的,不是你们眼里看到的这么糟糕,我挚爱你们。

许久,我鼓足勇气,对母亲说:“妈妈,会没事的,爸爸不会有任何危险。”说完这句话,我心里感觉很平静、很安稳。母亲抬起脸,半信半疑地看着我。

午夜12点,妻子抱过来我的枕头和被子,让我陪母亲一起休息。我睡在父亲的位置上,面对墙壁,心里陡然掠过一阵痛感。我不知父亲此时在哪里,天气如此寒冷,他能抗得住吗,他会不会不再回来……我不敢往下想,心里好后悔让父母到德国来,他们年纪大了,为何要冒这个险呢?如果父亲出了事,我将如何面对母亲和两个妹妹呢?我只好再次祷告,求天父眷顾我们,把我的父亲平平安安地带回家中。

凌晨2点5分,门铃终于响了。我们冲出房门,门外站着一位男警官,一位女警官搀着我的父亲。我哽咽地叫了声“爸爸”,紧紧地拥抱着他。父亲没说话,眼里闪着泪花。失踪11个小时后,父亲终于回来了。上帝听了我们的祷告,帮助我们度过了难关。

原来,父亲下午出去跑步,不久就迷路了。由于语言不通,他没办法向人请求帮助,就在马路上走来走去。气温下降让他觉得越来越冷,他就走到一个警察站岗的小亭子旁,用手比画着请求帮助。

善良的警察让他进入窄小的亭内烤火、喝水,自己却站到外面。后来,又来了几位警官,对他盘问了许久。父亲用手比划,用笔写拼音,他们似乎弄明白了。最后,警官带他上了警车,他以为是去警察局,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他送回家了。

 

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上帝的慈爱和信实,他一直在保护我们,随时垂听我们的祷告。他带领我的父亲在寒冷的深夜,来到温暖的地方、安全的地方和充满爱的地方。这爱是那样的无缘无故,却如春雨降下,融化了冬天的冰冷。

不久,我的脚伤经过休息和调整,也明显地好转了。有一天,父亲邀我陪他一起跑步,我欣然答应了。刚开始,我跟在父亲后边,跳着脚慢慢地跑,没多远,我就可以正常地奔跑了。

 

 

作者现居德国。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