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基督徒看节日

 

 

 

联合采访/博学、雷鸣、舒舒

 

 

又到了一年的节期,圣诞节、新年和春节,相继而来。有人慨叹现在的年味儿越来越淡,有人对圣诞节的商业狂欢不以为然,每个人对节日的期待和过节的方式,都不尽相同。90后的基督徒们,他们是如何看待这些节日的呢?

本期,OC的作者团队特别邀请几位90后年轻人,他们中有的还在读大学,有的刚刚进入职场,有中国人,也有美国人,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对节日的理解吧!

 

 

圣诞节消费,/们怎么看?

 

王清(男,杭州,1990年):就我所在的东南沿海城市来说,圣诞节时,商业气氛更加浓厚,商家会推一些促销活动,但这与其他节日的商业促销并没什么差别。一些季节性的商品在圣诞节期间会售卖,比如圣诞树、苹果和一些装饰品。然而,这些商品就如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并没什么特别。会不会加入呢?就像中秋节我不会特意买月饼一样,我想我是不会加入这种“圣诞节消费”的。

大禹(男,天津,1993年):在我看来,圣诞节消费就是消费主义下的“圣诞”狂欢。现在的人,总是靠购买、拥有很多东西,来寻找存在感和生活的意义。留个新奇的发型,我就很酷;买个奢侈的包包,我就很富。他们借着圣诞节的名号,吃喝玩乐、消遣放纵。乐了商家的脸、暖了情侣的心。圣诞节激活了人们心底的放纵,倒真是对味儿了。

虽说我心里是抵制圣诞节消费的,但总会有那种“今天打折,要不要去看看”的声音吸引我。感谢上帝,过圣诞时教会最忙,因为要排练节目、举办聚会。同时,上帝也总是借着平安夜发生不平安的事来提醒我:真正的平安,在耶稣基督里!

小琳(女,长春,1994年):我个人比较支持圣诞节消费。因为我周围身边的同学会在圣诞时,买苹果互相赠送。虽然他们还不明白圣诞节的意义,但是看到他们愿意过这个节日,我也感到很开心。如果有能力的话,我也很乐意加入其中,参与圣诞节消费。

Merry J(女,美国,1995年)圣诞这个季节很有趣,但是购物挺有压力。现在商家很多都只是在卖东西,有时候失去了圣诞节的本意。我们其实可以做得更好。

Ryan(男,美国,1996年)我不讨厌购物,但我也不是很喜欢。关于圣诞购物,我向来参与不多。有时可能买一点礼物给家人,但不会花很多钱。我不反对圣诞节购物的理由是,我们总需要借着一些机会向家人、朋友表达爱和感谢。耶稣诞生的时候,三个博士不是从东方给耶稣送去礼物的吗?那些黄金、没药也挺昂贵的。

Rusty(男,美国,1995年)圣诞购物?哈,我爱的!我喜欢给别人买礼物。不过只能买小礼物,没钱,嘿嘿。我反对父母给孩子买很贵的东西,那会宠坏他们,比如送iPad什么的。

 

 

圣诞节,最大的心愿

 

王清:我在教会中待得比较久,我最大的心愿是希望那场圣诞特会能更加精彩!

大禹:圣诞节期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靠着主耶稣,举办一场高水平的圣诞聚会。无论是参加小组的节目,还是在诗班献唱,都可以在排练节目中经历上帝的大能,看到自己的渺小,看到自己什么都不会。但上帝悦纳我们这颗愿意为他摆上的心,也借着这样的圣诞聚会,让更多人认识上帝,归向上帝。

所以,总体来说,我在圣诞节最大的心愿就是:更多地经历上帝,更多地沟通交流,让更多的人得着福音。

小琳: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有更多的同学能参加圣诞聚会,能够认识上帝。

Merry我在大学宿舍住了一年,现在刚搬回来,所以我最期待,今年圣诞在家里与家人共度时光。真的,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Ryan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希望今年全家人,可以去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看望外婆。每隔一年,我们全家会去那里相聚。

Sally(女,美国,1998年)我希望所有的哥哥、姐姐,还有他们的孩子都能回来过圣诞。好像也不需要什么礼物,有人给我两件衣服也好,哈哈。

 

 

会带非基督徒朋友去教会吗?

 

王清:会!因为这也是教会举办圣诞特会的一个目的。在圣诞节邀请非基督徒朋友来教会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能比较有效地传福音。

大禹:一定会!圣诞节已成为中国年轻人非常热衷的节日,追捧圣诞节已经成为一种时髦。大家总是错误地认为,圣诞节就是圣诞老人来送礼物。我们有必要让身边的朋友明白,圣诞节是纪念主耶稣基督降生的日子。当他们对圣诞节感兴趣时,就是传福音的好时机。

小琳:我肯定会带他们去教会。我从小信主,没有任何理由不带他们去。何况,我知道一些还没认识上帝的同学,他们过得非常不好,没有喜乐。

盼盼(女,天津,1990年):会的!首先,圣诞节是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教会有很多活动,能让新朋友更容易融入;其次,在比较开放、活泼的教会敬拜环境中,他们更容易感受到耶稣基督的爱,会期待认识主耶稣;最后,在圣诞节期间,朋友们都喜欢接受礼物,会更容易接受耶稣基督做他们生命的救主。

Merry会带啊,以前就带过,我有一个朋友跟着我去过几次,目前已经开始研读圣经了。

Ryan: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朋友,我都会带去的。我会邀请非基督徒和我去圣诞party,他们挺喜欢。今年还会请。

Rusty肯定会的!

 

 

圣诞节PK春节,最喜欢哪个?

 

王清:更喜欢春节,毕竟在我们的文化中,春节是一种共同的记忆。或者说,春节本身就是文化的重要部分。春节期间休假,能和家人团聚,这带来的温情回忆,是圣诞节无法比拟的。春节期间的节日气氛,也是圣诞节无法比的。

大禹:说心里话,我最喜欢的还是春节。小时候喜欢春节是因为,父母会给自己买新衣服,会给压岁钱,不会担心犯错了父母会打骂我。长大了,在外漂泊求学,每到过年,不管回家的票多难买,都要奔波1,500多公里回趟家,一家人团聚才是最幸福的。无论是味蕾的满足,还是团圆的气氛,这是乡愁的一剂解药,也是春节对成年后的我最大的吸引和满足。

小琳:我更喜欢圣诞节,因为春节都是家里人办,而且爸爸不喜欢花钱。可是一到春节,又不得不花,这让他每次花完钱,都会抱怨,给家人带来很大压力。所以,春节总是让我有不好的印象,就好像没有一样;而圣诞节则是整个教会都在庆祝,非常棒!

盼盼:喜欢春节!第一,春节有假期,圣诞节就一天。第二,春节可以回家,亲戚、朋友可以相聚,有很长的时间一起分享、玩耍,而圣诞节当天很欢快,但一结束,通常就没有后续的关怀了。第三,在中国,春节是每个人都会期待的节日,气氛热闹,而庆祝圣诞节的人群以年轻人为主,没办法与父母、长辈互动。

 

 

春节,你的关键词是什么?

 

王清:我喜欢过新年,提到春节,首先想到的词是“陪伴”。只有在春节期间,我才有机会回家,父母才有机会放假,亲友才有机会走动、拜访。在城市化进程当中,传统乡土化的亲友关系所需的相聚时间,基本很难保证,因此,春节在这个时代,就更显得宝贵了。

其次想到的是“休息”。现代人总是会有忙不完的事,春节可能是最让人能心安理得地,不去理睬那些任务的时候了,正所谓“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大禹:喜欢过年。说到过年,我想到的就是:团圆、温馨、欢乐、美味、惬意、爱。

小琳:我真的不喜欢过年,我喜欢圣诞节。春节让我首先想到“红色”“鞭炮”什么的,与其他日子没有任何差别,反而很有压力。

 

过年方式,各有所好

 

王清:我觉得,走亲访友、吃吃喝喝就很愉快,也很轻松。这也是我现在过春节的方式。关键是,家人、亲戚、朋友能在一起。

小琳:我过年想找个地方,自己一个人待着,做点喜欢的事情。因为爸爸不太愿意和别人一起吃饭,更不会请人来家里吃饭。每次他出去吃饭,都是迫于无奈,不得不去。他这样就会在无形中影响到我。我不想给他带来压力,自己一个人待着就好。

盼盼:春节当天,我希望亲朋好友都能聚在一起,同龄人在一起聊天,分享趣事,共同总结过去,畅想未来;也可以一起做游戏,组织团体性活动。春节期间,走亲访友不在乎形式的礼尚往来,而是真诚地交谈、鼓励与称赞。希望春节期间,有更多的时间能和家人分享,而不是在餐桌上喝酒、狂吹。

 

 

春节中最大的喜乐和担忧

 

王清:最大的喜乐是心中对“陪伴”的需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担忧呢,如果是逼婚的话,现在还没遇到,所以,应该不存在什么担忧吧。

大禹:春节最大的喜乐就是一家人团聚,虽然我们分散在北京、天津、上海、香港甚至远在美国,但是因着春节,我们都会想办法调假、买票回家。一家人团聚、一起吃顿年夜饭,分享、诉说过去这一年的经历,彼此干杯祝福。

比较担忧的,还是春节祭祖问题。在家乡,每年除夕,都有给逝者送灯、烧纸钱的习俗。我又是家族中的男性,更是逃不掉。但因信主,在与家人沟通后,我表示我能做的,就是把墓碑打扫、清理干净。虽然,一开始遭到他们的指责,但感谢上帝的保守,这件事没成为我和家人之间的纷争和阻隔。其实,他们也明白,这些都是做给活人看的,家家都做,自己岂有不做之理?我能做的就是为家人祷告。

小琳:我最大的喜乐是,教会来我们家探访。我们在乌鲁木齐只有一家亲戚。亲戚家很有钱,而我们家不是那样,所以彼此来往不多,家里比较冷清。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呆着,门被推开了,爸爸、妈妈,还有教会的一群信徒走进来,大家给我们一家做祝福祷告,非常热闹,也非常温暖。

盼盼:春节,我最大的喜乐就是,能见到平常见不到的亲戚朋友,能拉近关系,吃很多好吃的。担忧是,自己容易成为比较和谈论的对象,有隐形压力,会影响心情。家里人会向我“逼婚”,会介绍各种相亲对象。有时需要给晚辈红包,会有经济压力。自己又长了一岁,感觉应承担的责任又多了,需要自我提升,应该更加成熟、稳重。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