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形像

 

 

 

文/张远鑫

 

 

 

在所有艺术家之中,最让我景仰的是画家。我常常折服于他们那娴熟的手头工夫,几笔下去,便把他们对自然的感受清清楚楚地表现了出来。同样是一处风景,显现在画布上的总是要超过一副摄影照;虽然相机能一丝不苟地记录下这风景的一切,但它总不及画家的作品那样深刻,因为画家所勾勒的乃是这风景的神韵,不单单是它的全貌而已。同样是一个人物,肖像画虽不及照片那样逼真,但它却能体现出人物的性格及气质。可见画家的眼睛要比摄相机的镜头高明,它更具窥探及综合的能力。

在绘画艺术中,有无数作品取材于《圣经》,《圣经》中的人物变成许多画家描绘的对象。威严的摩西,英俊而潇洒的大卫,慈祥的马利亚以及十字架上的耶稣,都会在我们脑海中一一浮现,唯独不见上帝的形像。大概上帝的伟大及丰富远远超过画家的想像能力,自然也无人胆敢将之描绘出来。

然而当你真正品味的时候,你会发现,每幅画中都有上帝的形像。原来,画家们有意无意之中,都在述说着上帝。看着莫奈的《日出印象》,你会惊诧于他敏锐的目光及对朦胧的领受,进一步,你又如何能不感叹那设计这美景的巨匠的美学修养?看着拉非尔的《海上的维纳斯》,你的灵魂也许会随着那美丽而纯洁的少女而升腾,同时你又怎能否认,这纯洁及美丽都来自于那独一的上帝?你或许曾迷失在《蒙纳丽莎》的神秘里而不知归途,可上帝的深奥及广大远超过她的神秘,我们在其中神游,何曾接近过边际?即使在中国画中,也清清楚楚有上帝的存在。那曾迷惑过李白且飞流直下三千尺而不断的飞瀑,飞的不正是上帝那秀发的飘逸?那云里雾中,若隐若现的崇山峻岭,不正如上帝的巍严及雄伟?就连齐白石那简单的小虾中,也看得出上帝的恢宏中还包含着细腻。更何况,这些让画家们描绘不尽,歌颂不完的山水及人物全出自上帝一人之手,可见上帝艺术才华之高,想像力之丰富,实在是盖世无双。于是,画家们多少只能管窥一面,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如果说,上帝在祂的山水画中溶入了祂对人间的美学观念,那么,祂在祂最得意的作品  人中,更是铸进了祂自己的灵性。我们只要稍微欣赏一下人,应能找出上帝的形像来。只可惜当今的人们已经面目全非,飘泊流浪在人世间,全然忘了自己的源头与归宿,谈何上帝的容貌?上帝,这个一丝不苟的艺术家,丝毫不嫌弃这幅正在褪色的作品,爱至深处,竟派祂的独生子代人赎罪,为人辟出一条通天的道路来。人,因此而复得其尊贵之状,美善之容,并放出上帝的光芒来。一幅画,离开了作者的诠释,只不过是一堆让人百猜不透的颜色组合;同样,人若离开了上帝,又何尝不是一团纯物质的拼凑,丝毫不具灵性的光辉?当我们明白了上帝的形像后,我们才清楚自己当有什么样的追求。

 

作者来自北京,美国夏威夷大学植物病理系博士,现于美国印州做研究工作。本文由檀香山华人信义会国语大专团契提供。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