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2 / 68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2 / 68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亨德尔读着,泪流满面,创作的热情鼓舞着他。

他念到第二部分结尾“哈利路亚”时,情不自禁高声

喊出胜利的宣告。创作的火焰在他心中愈燃愈烈,一

串串音符在他心中组成美妙的旋律,排山倒海似地向

他涌来,他的思绪汹涌澎湃,拿起笔,开始创作。此

刻虽然夜深人静,黑暗笼罩着整个城市,亨德尔的心

中却似明灯照耀,通明透亮,无声的圣乐从他心中流

泻出来,通过手中的笔,填满了一页又一页纸张。

倾注全情的创作

接下来的21天,亨德尔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屋

里创作。仆人送饭进来,放在桌上,他左手拿起面包

片,塞进嘴里,右手还是不停地写。他整个身心都沉

浸在创作里。歌词像温煦的春风,吹遍他冰封枯冽的

心田,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打动了他,他感受到前所未

有的自由和释放。当写到“欢欣,欢欣”时,他想象

着合唱团在齐声欢颂,歌声响彻云霄,直达天庭。当

写到“他是我们的帮助”时,他热切地要把上帝的慈

爱向世人宣告:只有经过了死荫的幽谷才能感受到光

明的喜悦,只有经过了火一般的试炼才能感受到造物

主的怜悯。亨德尔感到,自己责无旁贷,必须要向全

世界宣告,上帝将他的肉体从死亡的边缘拯救回来,

使他的灵魂从死里复活的奇妙经历。

“他被藐视”(《以赛亚书》53:3),这句描

写耶稣受难的经文,令亨德尔联想到自己的遭遇。耶

稣被钉十架,原本为人类赎罪,但是世人以为他被上

帝遗忘诅咒,讥笑讽刺他,连他最亲密的朋友都抛弃

他。亨德尔感同身受,将此完全融入整段经文,曲

子悲怆沉重。但是,“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诗

篇》22:8),上帝是信实的,他没有撇弃他所爱的,

他让耶稣从死里复活,将天上地下的所有权柄都交

给他。上帝也没有忘记亨德尔,他使亨德尔的心灵复

苏,再次呼召他把大好的信息传扬给世人。“众城门

哪,你们要抬起头来!”(《诗篇》24:7),“主发

命令”(《诗篇》68:11),此时的亨德尔泉思汹涌,

一发不可收拾。

1741年9月14日,从那个炎热的夏日深夜开始动

笔,不到一个月,亨德尔谱曲到了最后一句歌词“阿

们”,整部清唱剧的高潮,短短的两个音节倾注了他

对上帝所有的激情和感恩,他把第一个音节“阿”拉

得很长很长,然后重复两个音节,一次比一次强烈,

最后一个“阿”由弱变强,由低转高,由高转低,越

来越清澈嘹亮,最后,风琴以暴风之势卷入,穿越教

堂屋顶,直达苍穹,充满宇宙,天上地下有气息的被

造物,众天使都加入了这个对造物主的永恒大合唱。

把荣耀归与上帝

此时,大功告成的亨德尔缓缓地从座椅上起来,

他非常非常疲惫,步履蹒跚,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他连续睡了17个小时,仆人几次推门进来,都唤不醒

他,以为他又病了,赶紧去请医生。等仆人携着医生

赶回来的时候,亨德尔已经醒来了,正在餐桌上大口

大口地嚼着面包,喝着啤酒,容光焕发,开怀大笑。

面对医生的满脸狐疑和质问,他一言不发,走到钢琴

边上坐下,自弹自唱,完全沉浸在音乐里。一曲告

终,站起来,医生目瞪口呆,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只喃喃地说道:“天哪,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奇妙的音

乐,你该不是被鬼附身了吧?”亨德尔也被刚才的演

奏和上帝的恩典而震惊,甚至有点不好意思。他慢慢

地转过身来,望着窗外,轻声说,“不,是上帝与我

同在!”

1742年复活节,清唱剧《弥赛亚》第一次在爱尔

兰的首府都柏林公演,亨德尔把这次和此后的票房收

入全部捐给服务医院和监狱的慈善机构,他说:“这

不是我的功劳,这是上帝的作为。我曾经生病,是他

医治了我;我曾经被囚,是他释放了我。”

1759年4月6日,74岁的亨德尔已经双目失明,

他在伦敦的考文皇家歌剧院最后一次指导弥赛亚的演

出。这年的耶稣受难节是4月13日星期五,就在这天,

亨德尔卧床不起,第二天,复活节的钟声还未敲响,

他与世长辞,安息主怀。他给后人留下的旷世之作,

崇高至圣,波澜壮丽,不仅见证了上帝的大能,更鼓

舞着上帝无数的子民,在聆听美妙音乐的同时,加深

对造物主的敬拜和赞美之情。

60

文 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