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Feb
我的天使

我的天使

    文╱夏盈   James是我的大儿子,也是一个患有唐氏症的孩子。他曾经是我心中最深的痛。然而,他却带给了我们许多欢乐与祝福。 我和我先生,都生长在非常平凡的家庭里。既不是名门贵族之后,也不是富豪商贾之子。不过,在我婆婆眼里,却认为自家家世显赫,一门英烈。她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家族里出了6个台大毕业的。对于自己那政大毕业的哥哥,及交大毕业的儿子(也就是我那“不争…

Read More
02 Feb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下)——“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短暂的幻想与永远的噩梦(下)——“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

  文/夏维东     美丽新世界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比较了高度机械化的文明国,与蛮荒的野人国之间的差异。文明国里物质极度丰富,不过人变成了机械的奴隶,或者说是宠物,毫无自由和人性的尊严,生命的诞生再也不是爱情的结晶,而是孵育中心的一道工序。 书中第十章详细描写了试管里的受精、婴儿从瓶中“脱胎”、饲养以及催眠式教学的过程,这些叙述让我们不由自主想起…

Read More
01 Feb
教会在中国的部分创举

教会在中国的部分创举

    文/黄幸平     每谈及基督教入华,至今仍有许多中国人,称基督教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麻痹中国人民的鸦片”,却不知道西方传教士入华,对中国现代科学知识的传播、自由思想的启蒙,尤其在兴办教育与医院、译印书籍、发行报刊上,做出了巨大的、里程碑般的贡献。 以下即为西方教会及宣教士,在中国的部分创举: 中国第一所西医医院,叫“博济医院”,是美国宣…

Read More
01 Feb
生命杂想

生命杂想

    文/铁虹     蜿蜒起伏的山峦上,那金色的林海虽然依旧静穆无语,窗外的红叶却已在空中伴着轻风冉冉飘舞,分明是在说:秋天来了! 能拥抱秋天、沐浴四季,的确是一种莫大的享受。生命真美好!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骚客舞文弄墨,借着所见的美妙世界,抒发对生命的感怀。然而,除了诗人苏东坡“但愿人长久”这样对生命短暂的无奈叹息之外,我们对生命的了解到底有多少呢?无…

Read More
01 Feb
二加二等于三

二加二等于三

其实肉眼所能看见的事物极其有限,就如人用肉眼看不见风、空气、电波、质子等。然而没有人会否认这些物质的存在。人说自已看不见上帝,是因为用错了器官。     文/王文锋     金钱、权力、地位、美色、名望……五彩缤纷的世界带给人们极大的诱惑。在滚滚红尘中,人们都在拼命追逐名利,追逐自己理想的生活和事业。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中,有人名利双收,事事顺利,有人却人财两空…

Read More
31 Jan
灵魂的乡愁

灵魂的乡愁

哪里是家园?何处是归程?家园依然在梦中。     文/幸知之     梦寻故乡   还记得当年出国留学时,在北京机场和亲人告别的情景,正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当飞机呼啸着冲上云天,我觉得自己像一棵小树,正被连根拔起,头重脚轻,有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望着舷窗外渐行渐远的祖国山水,酸楚的泪水不住地涌出眼眶。 就这样,自己竟成了无根的飘萍,随风而…

Read More
31 Jan
爱的约束

爱的约束

    文/高尔     有人困惑,上帝为什么给人自由意志,为什么不直接约束人的行为?这不是故意让人犯罪嘛! 其实,上帝给人自由意志时,也有约束的方法。在旧约时代,神通过摩西颁布十诫,通过律法约束人的行为。新约时代,耶稣来了,给人以爱,让人用爱来约束自由。 爱能约束自由?有爱就不用遵守十诫,只要信耶稣就行了? 是不是这样呢?这里就来谈谈自由与爱。 “自由”,…

Read More
31 Jan
《马太福音》里的圣诞节

《马太福音》里的圣诞节

在熙熙攘攘、忙忙碌碌的圣诞节里,有一个来自另外世界的声音──“Behold﹗”举目仰望,这就是圣诞。     文/不寐   公元四世纪初叶以来,圣诞节,而不是圣诞,成为了人类生活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没有人质疑圣诞节,但相信圣诞,相信童女怀孕、道成肉身的人,少之又少。 这是人类精神史上一个充满悖谬的现象,但这恰恰是人类精神疾病的表征。这种悖谬不是“启蒙”之后的…

Read More
30 Jan
小溪改道

小溪改道

    文/梅子     小溪改道   我家所在的小区有一片树林,树林里有一条小溪。几个月以前,我和女儿去散步。那是一连二十多天大雨以后,我们第一次去散步。当我们走过小木桥时,女儿突然惊喜地叫出来:“妈妈,这条小溪改道了。它原来是往那边流的,现在向这边流了。” 我急忙看过去,果然,小溪有一段拐了一个弯,一条直直的小溪,现在变成S形了。 不久,我们全…

Read More
30 Jan
梦中迷途

梦中迷途

    文/云生     我来自中国大陆,几十年来形成了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世界观,认为客观的物质存在是第一性的,而思想意识和道德观念等上层建筑是第二性的,即所谓“存在决定意识”。而对宇宙万物则抱定自然主义,认为自然界无始无终,自动依照自然规律而运作。人只须努力去寻求、认识和掌握这些规律,就可以造福人类。 然而,我还是隐约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某种超然的力量,在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