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
人间四季天

人间四季天

        ⊙吕允智       春天--春风得意,追寻五子登科。 夏天--夏日炎炎,昼夜作牛作马。 秋天--秋风落叶,高处居安思危。 冬天--冬寒刺骨,内心活水涌流。

Read More
15 Oct
爱那不可爱的,可能吗?

爱那不可爱的,可能吗?

        文/余宗泽       前些日子,有一位太太打电话跟我说,她对先生已经没有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对男女因为彼此相恋而走入婚姻后,常对婚姻有不正确、过高的期待。但是往往过了一段婚姻生活后,内心却充满伤痛、挫折、怒气与怨恨,就会对自己说:“我对他(她)已经没有爱了,我想结束这段婚姻!”或是:“他(她)已经变得不可…

Read More
15 Oct
乘驾在爱的最高处——宽恕面面观

乘驾在爱的最高处——宽恕面面观

  在对方以为你恨他的时候,你爱他;在对方应受惩罚的时候,你放过他。       文/陈宗清       1. 什么是宽恕?   宽恕简单说来,即对于任何人对我的触犯或伤害,给予原谅,不再计较。 所谓饶恕人,就是在脑海中,把人与他所犯的过错分开,把他从伤人的行为中解脱出来,然后再次认识他。事实上你并未改变他本人--他做…

Read More
15 Oct
兄妹

兄妹

  经常听到姐姐在抱怨父母亲,做事受气她有份,任何好处却最后得。       文/晓 草       元旦凌晨一点半,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响了,姐姐在地球的另一端说:“妈妈因心肌梗塞在家突然去世了。”这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半年前,我与儿子回上海看望她老人家,独居的母亲身体很好,妈妈也认定自己会长寿。现在的医疗条件和生活状况明显改善,…

Read More
15 Oct
目中“有人”——中西方人际关系漫谈

目中“有人”——中西方人际关系漫谈

  在西方,奉公守法的官员顶多被赞为“尽责”,在东方就成了“青天”。       文/夏维东       一   中国的人际关系很复杂,暧昧不清,应了一个“乱”字,纠缠得像一团没有头绪的毛线,怎么理都理不顺,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孔夫子神往的上古大道消隐之后,中国文化里便没有了明确的是非概念。老子寥寥数言就道出了真…

Read More
15 Oct
谁来当家?

谁来当家?

  她自己该煮饭养孩子的时候,选择去上班创业,把家丢给佣人。现在退休了,就来抢我的工作,抢我的孩子,抢我的家!       文/欧以南       剧中人物:思华(婆婆),老伴(公公),阿弟(思华之子),静雯(儿媳) 思华:老伴,儿媳妇在嫌我们了,该是整理行李回国的时候了! 老伴:别孩子气。披件外套,我陪你出去走走--天气真好,…

Read More
15 Oct
幼雏独飞

幼雏独飞

  他小时候,凡是有消息,都是来告他状的。       文/窦铁荣       以前我和太太一直自我标榜是最民主的父母(至于儿子怎样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信主以后才明白,这是上帝对一个家庭最最起码的要求,个人是没什么好吹嘘的。儿子是上帝寄养在我们家的人,他是个自由、独立的人,是上帝对我们夫妻,对我们家庭特别的恩赐。孩子给我们…

Read More
15 Oct
我是你放不下的重担——纪念我的母亲

我是你放不下的重担——纪念我的母亲

  然而我确实是从母亲身上了解到“无私”的份量,并且开始明白那其实是母亲无可选择的命运。       ⊙王 萍       和千千万万中国的母亲一样,我母亲的故事也是用许多的美德来谱写的。然而关于我母亲的坚强而又脆弱的故事,总叫我无限感伤。 我的母亲离开我已经两年了,在外人眼里,母亲真可谓“多子多福”,享尽了人间的福气。可是每当…

Read More
15 Oct
萍水之交

萍水之交

  大伙一路攀高一路嘿啊荷啊兴高采烈地唱着:“喝醉了的那个水手,我们该怎么办?”……       文/陈 咏       一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千篇一律,不幸福的家庭各式各样。”我发觉相仿的套语似乎也可以用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上。深厚的友谊千篇一律,萍水之谊形形色色。 这儿的千篇一律指的是无论何方何族何人遇见…

Read More
15 Oct
玫瑰的剌

玫瑰的剌

  突然,车里面的两样东西跃入她的眼睛,也猛地刺了一下她的心。       文/唐 薇       那是1998年初夏的事。 终于熬到了午间休息。她同往常一样,带着午饭和那本《Daily Bread》,朝公司外面的大草坪走去。那里有一棵大树,一片绿荫,是她小小的领地。在斑驳的树影荫下,吃饭,看书,听风声,观白云,再喂喂她的朋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