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Mar
换种活法,才算真活着

换种活法,才算真活着

回到家我就开始后悔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信主了?     文/周小焕     我出生在大陆,从小在国内接受无神论教育,一直以来,我对唯物论和进化论深信不疑。 我十几岁时,外曾祖母过世,她是我记忆中第一位过世的亲人,亲人的去世使我第一次对死亡产生了恐惧。根据从小的教育经历,我对死亡的理解是:死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整个世界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时,年纪小,我对死…

Read More
10 Mar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我真想从高楼的窗口飞跃而下,体验飞的快感。     文/木子     我今年27岁,20岁信靠上帝。回首这些年,如果没有遇见上帝,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现在会怎样。     我恨他们   我家有4口人,父母、姐姐和我。当年计划生育很严,我是超生的,需要缴纳很多罚款。因为家里穷,父母没什么本事,很多人都看不起我们。这让我心中充满了憎恨,…

Read More
03 Mar
有一种听见,比世界更精彩

有一种听见,比世界更精彩

我的脸也开始发烧,也像个罪犯,抬不起头,嗓子一阵发干,心跳也加快了。   文/晨牧   1   受造物与造物主彼此呼应,生命便不止于活着,而是有生机地交相辉映,延绵不息。 就像一朵花向着阳光颔首,芦苇随秋风舞蹈,杨柳在春暖中抽芽;就像破壳而出的鸟儿,破茧而出的蝶;就像听到寒风渐起,展翅南飞的雁;就像一只水獭,嗅到阳光的味道,洑水到岸边,去晒冬日的暖阳。 或者,就像一个…

Read More
31 Jan
小桥边的鲁冰花

小桥边的鲁冰花

  就当她坐在厨房地板上,擎着刀,对着手腕,蓦然想到,一个基督徒同学曾给她讲过耶稣。       文/晨牧     只身在异国他乡,最伤心莫过于收到亲人骤然离世的消息。 小桥接到妈妈的电话时,这里已是周六凌晨6点多,她和母亲都不曾落泪。她父亲年事已高,走得极快,又毫无痛苦,是件让人觉得安慰和感恩的事。 小桥是我在这世间遇见过的最开朗、心胸…

Read More
14 Jan
我是如此超越恐惧

我是如此超越恐惧

  文/蜗牛小姐   关于恐高症,维基百科上这样说: 恐高症,又称惧高症和畏高症,是恐惧症的一种,指对身处一定程度以上的高度感到恐惧,症状为在高处时陷入恐慌,呼吸加速,手足无措,无法对周遭事物做出正常反应,而呆在高处下不来。除了视觉造成的效果,从高处落下的体验(如云霄飞车)也会引起恐高症的发作。 如果不影响正常生活,恐高症可以不用治疗,如果要治疗的话,治疗恐高症方法很多,如行为…

Read More
16 Dec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小时候,家是一张温暖的大床, 桔红色的灯光,还有冒着炊烟的砖瓦房。 小时候,家里并不华丽,也少有肉香, 有的只是热气腾腾的红薯南瓜汤。 小时候,爸妈总是很忙,日子又总是很长, 天黑了,我们还在院子里玩着捉迷藏。 家啊,儿时的家啊, 就是玩累了,疯跑后,倒头就睡的地方……   长大后,家是写在信笺上的一行地址, 是字里行间的…

Read More
16 Dec
虽看不清,我的心却透亮

虽看不清,我的心却透亮

我还能继续上学吗?我会不会在某一天起床的时候,突然看不到阳光?     文/王清     小时候,我是个“好奇宝宝”,喜欢问“为什么”。母亲招架不住,给我买了套《十万个为什么》,我不识字,她就念给我听。   我是小小理性派   我虽不识字,从这套书丰富的插画和照片中,也能了解很多东西。妈妈告诉我,我们人都是猴子变过来的。原来是这样!难怪猴…

Read More
16 Dec
初恋中,那些疼痛的盲点

初恋中,那些疼痛的盲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筹划和憧憬竟然被一一击碎。     文/静默姑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一段别人无法触及、深埋心底的旧事。我亦是如此。     他先向我表白   我的初恋短暂却又痛彻心扉。信主后盼望着主内美好的爱情,很珍视爱情的圣洁,因此暗暗决定,一生只谈一次恋爱,就是与我未来的丈夫。也因此,一直坚守着…

Read More
25 Aug
“大叔控”的逃生记

“大叔控”的逃生记

我和爸爸的亲密关系太微弱,这让我特别在意成熟的男性……     文/小鹿     我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这让我深深地渴望拥有永恒的爱和归属感。     多余的孩子   我来自山东。家里有3个孩子,大姐、我和弟弟。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罚款,1987年春天,我出生后便被带到姥姥家。最终,我的家庭还是为我和弟弟缴纳了巨额罚款,爸爸也被开除了…

Read More
25 Aug
9月,我为你祝福——一位学长致新生的一封信

9月,我为你祝福——一位学长致新生的一封信

  你无法拒绝命运,但可以选择热爱它。     文/齐宏伟     亲爱的新生朋友:   多年前跟你一样,我也是一个新生。记的那是9月初的一天,我长途跋涉从一个偏远山村来到一座陌生城市,一下子就被淹没在各种社团报名招新的狂潮中。这个世界上似乎所有门都向我敞开了,什么机会我都想抓住,但很快却陷入无所适从、焦躁不安中。出了门却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