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ug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专访基督徒演员张潇恒、杨梅夫妇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专访基督徒演员张潇恒、杨梅夫妇

许多以前的朋友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又是见证又是祷告,以为是哗众取宠。     文/周波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冬夜,年轻、英气的影坛新星张潇恒一字一句地说。 1月末的北京,夜黑风大,张潇恒、杨梅的家却被柔暖的灯光充盈着。 张潇恒目光笃定,神情明朗,他告诉我:“文艺界大部分人是以工作为先,要出名,不愿过早成家。特别是女演员,怕结婚生孩子,怕丧失机…

Read More
24 Aug
基甸聊天:奥运金牌与上帝的荣耀

基甸聊天:奥运金牌与上帝的荣耀

基甸聊天:奥运金牌与上帝的荣耀 基甸聊天2016/8/2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aoyun16.mp3 (马柔里斯) 在美国,体育明星的宗教信仰常常会成为新闻中的热门话题。比如美国有一个美式足球的明星叫提博(Tim Tebow),他是一名基督徒,他最有名的就是在赛场上很高调的表现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提博所在的球队很厉害,他自己也…

Read More
19 Aug
不一样的奥运冠军

不一样的奥运冠军

第31届奥运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每一届比赛,都有新的奥运冠军产生。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冠军的名字都会从公众的视野里渐渐远去,后人很难记得他们的名字。 但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却一再被人提起,他就是英国著名短跑运动员爱力德。他的奥运故事曾被拍成电影,他的事迹在九十多年后仍然成为传奇……   文/马岷   还是八十年代初在兰州教授英语时,经常到西北师大的外国友人家做客。有一次…

Read More
23 May
在我遇患难之前,他已经知道

在我遇患难之前,他已经知道

在我自己还不知道生了大病时,上帝已经知道了,他用大能的手指引我……   文/戴晓溪     看似偶然的提醒   2011年6月初,一天上午,我像往日一样坐到电脑桌前,上网查看邮箱。读到好友转来的俄罗斯某医学研究所发表的文章,内容主要是讲肛门痒与肠癌有关,虽然具体的因果关系还未研究出来,但临床表现确实如此。 正巧,前不久我肛门痒了好几天我不敢大意,马上到医院做…

Read More
23 May
从哀哭变为跳舞

从哀哭变为跳舞

我甚至开始向上帝祷告,求他拿走我的生命……     文/小蒙     转眼间,我已经信主5年了,身体和心灵都经历了上帝的医治。这是我从前不敢想像的事。   心里对上帝很不满   2007年信主时,长期的神经衰弱让我的身体和心理都承受了很大压力,我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上帝,就信了。但当时并不明白什么是罪。2008年3月去埃德蒙顿,在情欲上跌倒,…

Read More
17 Apr
恩典之泉四支曲

恩典之泉四支曲

文/鲁拉尼   第1支曲:《永恒的归宿》 时光流逝,到2015年深秋,我去教会已有8个年头。8年,对一生来说,挺长;但对于永恒来说,又很短。想想以前,我以为人只要有个宗教信仰就行了,后来才慢慢懂得,唯有“信耶稣”,我们的灵魂才能去往那永恒的国度——上帝的家。看着这满地的落叶,我突发感慨,其实,我们的一生又何尝不像这一片片叶子呢? 《永恒的归宿》 片片黄叶,缓缓落下,带来大地一片金黄。他含…

Read More
14 Apr
有你相伴

有你相伴

医生告诉我,我得了早期乳腺癌,已经有一年了。     文/日月     2012年9月3日下午,因为发现乳房肿胀,我去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得很仔细,最终告诉我,情况很不乐观。 在等候室等待结果的15分钟里,我一直在抖,只能紧紧地攥着丈夫的手。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告诉我,我得了早期乳腺癌,已经有一年了。 这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雳,我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回的家。 &n…

Read More
14 Apr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人都知生命的脆弱,可是在生死之间忙碌的人们,却仍陷于汲汲营营之中,任凭生命被消耗、被缩短。     文/立雅   春光明媚,又到清明时节,人们忙着祭奠。我驻足于幽香的花间,想念着天堂里的亲人们。 36岁的表哥,从得知病重到停止呼吸,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死亡,常常是悄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对他的记忆,永久地停留在了最后的三次见面中。     病房里一片…

Read More
14 Apr
当意外一再地发生……

当意外一再地发生……

两个孩子的生命体征都非常不好,满分是10分,他们只有4分和6分。     文/小安     2011年10月,我的儿子3岁多,已经在托儿所。和前两年相比,照顾他省了很多力。我在一家国企工作了10年,刚刚又签了5年工作协议。我的工作很轻松,从不加班,也能胜任,同事之间的关系也都非常融洽。工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的丈夫在教会做全职服侍,收入不高,但两人的收入加…

Read More
29 Feb
我的家乡在哪里?

我的家乡在哪里?

作者:冬青 “走在夜晚的南京路步行街上,好像走在电视里。可是,我好想回家……” “我在上海。上海好大。上海离我很近,上海离我很远……” 听着一群来自西南B城,初到上海求学的女孩们的谈论,不由让我想起自己初到上海的那些年。 大学毕业后,我离开东北老家,来到上海工作。刚到上海时,看到高楼大厦林立,购物商场里商品琳琅满目,街上到处是穿着考究的帅男靓女。我心中满是憧憬,立志要成为上海的精英分子。 意外的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