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Feb
冷漠何解?

冷漠何解?

你,是那个冷漠的人吗?怎样才能脱离冷漠的困境呢?   采访者/阿铮   题记 冷漠是让人与人产生隔绝的最有力的“杀器”。冷漠不只是一种个人体验,还可能成为一场群体事件,甚至变成一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的群体事件。 在日常生活中,把别人的遭遇当成一场热闹或谈资,面对危难却不伸出援助之手,已经成司空见惯之势。“冷漠”作为一种时代病,已深植于当代人的灵魂。 你,是那个冷漠的人吗?怎样才能…

Read More
21 Feb
有一种爱,我们不再陌生

有一种爱,我们不再陌生

我被爱,故我存在!   文/小约翰   大学时,我开始谈恋爱。 从谈恋爱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一个真相:我们其实没有真正去爱对方的能力。 当时,我写过一首叫《车站》的诗歌,来表达这种令人悲哀和无奈的感受,其中有一句:“走与走不出的/永远是自己……”   无能的爱   记得屠格涅夫读完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之后,曾评论道:“说列文一般地说是有能力去爱某…

Read More
31 Jan
点亮灵魂,驱散冷漠

点亮灵魂,驱散冷漠

我们越是寻找,感受到的,却越是一片点赞过后的空虚,一种更无力的疏离。   文/郭文萌   当你走在街上,如果有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微笑着向你问好,不知你会做何反应?是毫不犹豫地回应,还是头脑里警铃大作:“此人到底是骗子,还是推销广告?”   微笑成为奢侈   在一个“信任感”犹如北京上空的蓝天一样稀缺的社会,“面无表情”就成了我们身边最常见的表情。那些从我们…

Read More
31 Jan
当冷漠成为一种习惯

当冷漠成为一种习惯

个人意识的增强,必定带来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冷漠,甚至仇恨。冷漠并不是中性的,冷漠就是无爱。回到信仰看,冷漠是与耶稣所教导的“爱人如己”相违背的。一颗被上帝恩典之火点燃的心灵,怎么还会持续地冷漠呢?   文/ 惠苇   若是用某些词汇来描述当下社会或教会的情形,“冷漠”一词当属高频。   冷漠在盛行   笔者所在的教会是改革宗教会,一些人对改革宗基督徒的印象是…

Read More
19 Jan
基甸聊天:跨越种族的鸿沟

基甸聊天:跨越种族的鸿沟

基甸聊天:跨越种族的鸿沟     基甸聊天2017/1/16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gap.mp3     大家好!今天是2017年1月16日。很高兴,这是新的一年第一期“基甸聊天”。非常抱歉,过去这段时间很久没做“基甸聊天”了,主要是因为我工作、读神学等各方面都比较忙,很多时候想讲一…

Read More
14 Jan
厌倦了漂泊,灵魂的故乡今何在?

厌倦了漂泊,灵魂的故乡今何在?

  文/幸知之     梦寻故乡 还记得当年出国留学时,在北京机场和亲人告别的情景,正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当飞机呼啸着冲上云天,我觉得自己像一棵小树,正被连根拔起,头重脚轻,有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望着舷窗外渐行渐远的祖国山水,酸楚的泪水不住地涌出眼眶。 就这样,自己竟成了无根的飘萍,随风而去,从此浪迹天涯。于是,故乡的山水,便幻化成一幅幅或清晰或模糊的画面,…

Read More
16 Dec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是上帝使我跑得快。我跑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上帝的喜悦。   文/基甸   2016年在巴西里约举办的第31届奥运会已经落下帷幕,全世界数以亿计的观众通过电视或互联网观看了体育健儿们奋勇争夺奖牌的比赛。奥运的新闻里,也时有谈到一些体育明星、金牌得主的宗教信仰。 这届奥运期间,录像转播里有不少基督徒明星赛前祷告、获胜以后感谢赞美上帝的镜头,新闻里也有某明星因为读了基督教牧师写…

Read More
05 Dec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世界许多民族对自己的来源都有一套说法,各执一词,其中许多都带有神话的成份。中国有磐古开天的传说,又说伏羲和女娲是人类的始祖。 那么,华人的祖先究竟来源于哪里呢?     文/张纪德     中国远古历史的考证   中国有关原始人的考古史,大致如下: (a)北京猿人:据说在70万年前出现,但惟一的头盖骨却在1941年时下落不明,成为历史上的一个谜团(…

Read More
05 Dec
从基因迁移追溯到挪亚的子孙

从基因迁移追溯到挪亚的子孙

                  挪亚三子迁徙到欧、亚、非的主流   据最新统计数据,2016年世界人口总数已达到73亿。你可能会问,这么庞大的人类族群最初是如何迁徙的呢?通过人类迁徙的记载,我们是否能发现令人惊喜的信息?   文/张纪德   所有的考古发掘和历史证据都显示,人…

Read More
19 Nov
分子机器与智慧设计——从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谈起

分子机器与智慧设计——从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谈起

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几位获奖者,开发出了比人类头发丝直径还要小1,000倍的分子机器。他们的获奖在于成功地合成了各类分子机器,“是在以人工智能的方法模拟细胞中的精密零件配套”。分子机器中的精密协调指向智慧设计。 文/ 潘柏滔 控制分子活动的技术   3名科学家因为在分子学上的突破性研究,获得了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他们在分子学领域的研究,为发展号称世界上最小的机器——超微型机器奠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