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ug
中国文化到底怎么了?

中国文化到底怎么了?

在韦伯看来,中国文化缺少一以贯之的、清晰明确的“宇宙法则”。     文/小约翰     马克斯·韦伯常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学术建树的西方学者。他心心念念,关切文化的突破与更新问题。西方文化在宗教改革后,从古代社会变成近代社会,但中国文化却一直在古代社会的静止形态中转圈,只有改朝换代,难见根本革新,这到底是为什么?     创新的关键 &…

Read More
25 Aug
爱,并没有那么难

爱,并没有那么难

孩子们开心地对着天空大声喊着爸爸,这时我忽然看见阿亮斜倚在旁边的窗户上,泪流满面。     文/一雨     十多年前,我和两个姐妹去一家外省的孤儿院做义工。院方把所有小孩分成3个班,让我带2班。这个班里都是11到15岁的孩子,每一个都有一堆问题,十分叛逆难搞。我每天都被他们弄得晕头转向,但他们又极其可爱,每一个孩子都有着悲惨的身世和故事,让我无法对他们有任…

Read More
25 Aug
我的朋友阿壳

我的朋友阿壳

说不上有多少次,我在这歌声里祷告,眼泪哗哗而下,终于觉得无比平安。     文/苏雪菲     我和阿壳认识是在网上,纯粹的网友。     1   让我们从二次元世界走向三次元的契机,是阿壳和她先生收留了一位年轻的未婚妈妈,需要筹款帮助她把孩子生下来。好些朋友参与了捐助。当时阿壳还在广州,我们没有机会见面,但因为这个事情打过几次…

Read More
25 Aug
一颗珍珠

一颗珍珠

在过去2年半里,经历了18轮化疗、18次放疗以及5次大型手术。   文/蔡茂昌   一个人生命的价值,不在乎长短,而是在乎他的内容。Joey,你的生命虽然只有短短的4年多一点,但你的一生却非常精彩,你活出了上帝给予的生命的真正价值和意义。     拿回去的珍珠   有一个故事,说一对夫妻有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家3口过着幸福满足的生活。有一天,丈夫匆匆…

Read More
25 Aug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专访基督徒演员张潇恒、杨梅夫妇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专访基督徒演员张潇恒、杨梅夫妇

许多以前的朋友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又是见证又是祷告,以为是哗众取宠。     文/周波     “上帝是我们家的信仰!”——冬夜,年轻、英气的影坛新星张潇恒一字一句地说。 1月末的北京,夜黑风大,张潇恒、杨梅的家却被柔暖的灯光充盈着。 张潇恒目光笃定,神情明朗,他告诉我:“文艺界大部分人是以工作为先,要出名,不愿过早成家。特别是女演员,怕结婚生孩子,怕丧失机…

Read More
25 Aug
分分合合说中秋

分分合合说中秋

因为他才是永恒。永恒在,团圆才在。     文/范学德     本来要说中秋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重阳节。是王维那首古诗作的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中秋月圆,怕说团圆   我在异乡,美国芝加哥;是异客,非白人非黑人。中国,在太平洋的那边。王维想到是遍插茱萸少的是自己,…

Read More
25 Aug
达尔文的困惑

达尔文的困惑

他们还将眼睛的遗传率设为50%,结果表明从眼点进化到照相机似的眼睛需要363,992 代。     文/鲍约瑟     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一书中承认,眼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设计,能调适不同焦距,控制光量,校正球面象差和色差。眼睛可以因大自然选择而形成的说法是极度荒谬的,但他仍相信,按照其逐步进化理论是可以成功解释的。但是,一个半世纪过去了,达尔文的进化论…

Read More
25 Aug
怜爱寄居者

怜爱寄居者

因着耶稣基督牺牲的救恩,我们今天才成为成功迁入天国的“属天难民(移民)”。   文/基甸   过去这两年,我们所处的世界,被大批人口的跨国迁徙浪潮搅动。难民和移民的问题在欧洲、美国和加拿大,持续成为新闻和政治的热点。   接纳与排斥 在欧洲,过去这一年有超过百万的难民,从叙利亚等中东国家涌入。这些中东难民大多数是为了逃避自己国家的战乱而冒险,长途跋涉去欧洲申请庇护;也…

Read More
24 Aug
基甸聊天:奥运金牌与上帝的荣耀

基甸聊天:奥运金牌与上帝的荣耀

基甸聊天:奥运金牌与上帝的荣耀 基甸聊天2016/8/2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aoyun16.mp3 (马柔里斯) 在美国,体育明星的宗教信仰常常会成为新闻中的热门话题。比如美国有一个美式足球的明星叫提博(Tim Tebow),他是一名基督徒,他最有名的就是在赛场上很高调的表现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提博所在的球队很厉害,他自己也…

Read More
19 Aug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历来充满此岸的追逐和逍遥的精神,较为忽视对彼岸灵魂的追寻。但如果没有对永恒信仰的渴盼,再璀璨的人生也如昙花一现。   文/诺虹   2016年5月26日,我坐在瑜文的自行车后座上,两颗崇尚自由的心灵在一望无垠、郁郁葱葱的北欧原野上驰骋……   求索心灵家园   恰逢5月,原野上怒放的夏花,早已将灰蒙褐色的地面朗润了。天空中鸟雀嘤嘤,湖畔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