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
油腻中年男,真正需要的是这个……

油腻中年男,真正需要的是这个……

        文/光正       去年,冯唐的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发布后,得到褒贬不一的评论。该文据说帮他吸引了不少女粉丝,掉了不少男粉丝。一时间,“油腻”变为高频词。 且不论这篇文章是否言之有理,这个现象背后凸显出来的“中年危机”,却是许多人的真实经历。那么,如何度过中年危机呢?   &nbs…

Read More
15 Oct
那个曾经迷信算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曾经迷信算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文/雅歌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篇》16:11) 我是一个喜欢仰望星空的人,月朗星稀的夜空带给我无限的遐想;我也是一个心灵易于敏感的人,山川河流、风霜雨雪、花开花落……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感,都能让我感受到上天赐予人类的福泽。 在很早的时…

Read More
08 Oct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生命精密设计的应用?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生命精密设计的应用?

  【导读】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美国学者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和日本学者本庶佑(Tasuku Honjo),奖励他们发现白血球T细胞表面的两种抑制性受体,促进免疫阻断剂的研发,为癌症治疗带来全新的策略。免疫系统是人体精密设计和“不可约化的复杂性”的一个代表,如此利用人体内彼此配合的系统互动来治疗肿瘤,也许是生命精密设计的一个实际的应用。   艾…

Read More
08 Oct
飘在美国,一个自卑少女的转变史

飘在美国,一个自卑少女的转变史

        文/寻求者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一个人去了美国,因此,我对他的印象一直很模糊。爸爸走后,妈妈经常需要晚上工作,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我的生活。 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孩,又喜欢撒娇,爷爷奶奶从小就把我捧在手心。     移民到美,生活变调   在我9岁那年,我跟着妈妈移民到美国找爸…

Read More
08 Oct
暴风雨中的呼求

暴风雨中的呼求

        文/北鸥       “他从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诗篇》18:16)   我曾在无人之境哭诉哀求 我曾在旷野之处振臂怒吼 我曾在暴风雨中被冰冷刺透 我曾像被撕碎的纸屑,撒落街头   流云匆匆无意倾听我的哀曲 秋风瑟瑟卷走我天真的希冀 今日的太阳为谁升起? 我的哀痛如铅坠地 …

Read More
08 Oct
宫斗剧为什么受欢迎?

宫斗剧为什么受欢迎?

        文/孙基立       近年来,国内上映的许多宫斗剧深受欢迎,例如《甄嬛传》、《延禧宫略》、《如懿传》……很多人沉迷于此,看嫔妃们争风吃醋,尔虞我诈。     在权力中迷失   这类剧情,只要角色们陷入解决不了的矛盾,皇帝就会及时出现,几句话摆平,让该受罚的受罚,该伸冤的伸冤,于是皆…

Read More
08 Oct
从一棵树,读懂上帝写在大地上的诗行

从一棵树,读懂上帝写在大地上的诗行

        文/雅歌         1   如果面对一棵树,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纪伯伦说:“树是大地写在天空的诗”,而在我看来,树是造物主写在大地上的诗。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一排排茂密如烟的树,一棵棵壮硕结实的树,如同大地忠实的守卫者,每棵树都是恩典的见证。 清早推开窗户,打开门,一股清凉新鲜的空气扑面…

Read More
25 Sep
你是我的眼睛

你是我的眼睛

        文/晨牧       1   6月,当人们为俄罗斯世界杯欢呼时,可能很少人会知道与此同时,在西班牙的马德里,有另一场世界杯也在进行着。 这场赛事由国际盲人体育协会主办,和世界杯足球赛是同年举办。 我在视频上看他们踢球,发现观众席上零零落落地坐着些人,赛场貌似设在一个公园里,四围有树木,天空中有云朵静静流…

Read More
25 Sep
千百次辗转,惟有一条归路

千百次辗转,惟有一条归路

        文/张雅捷       在最亲切的地方被牧养   我出生在一个温暖的家庭,是家中独女。我从小心思细腻,善察言观色,揣摩父母想法,明知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强求。也许是成长环境比较孤独,也许是总有家人照顾不到的地方,或者因为人的心实在难被满足,除家人对我的爱之外,我总要求更多,渴望被爱和被关注。 妈妈是我们家…

Read More
25 Sep
靠颜值、拼家境的社会,谁能真正爱你?——绘本《你很特别》系列读后感

靠颜值、拼家境的社会,谁能真正爱你?——绘本《你很特别》系列读后感

        文/羽鹏       最近给孩子读陆可铎的《你很特别》系列绘本,其内容如甘露滋润着我。作者在序言中谈到一个词,“自我认知”。 当前的社会,少数人坐拥巨额财富,终日想着变换花样取乐;而大多数人为生活奔波,在底层痛苦挣扎;另有一部分中产阶级,不愁吃住,却在健康和养生中花费大量心力。 总有人相互比较而沮丧忧闷:为什么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