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an
在上帝面前,我们本就如此——读施玮小说《叛教者》

在上帝面前,我们本就如此——读施玮小说《叛教者》

      文/山眼       施玮姐妹的小说《叛教者》描述了中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激流涌荡、摧枯拉朽的时代车轮之下,以李夜声为领袖的一群上海聚会处基督徒一度被逼迫,甚至逼到绝处的信仰经历。     一   与远藤周作的《沉默》相似,《叛教者》也集中着墨于基督信仰非常艰深、大多数时候人们回避的问题。传统信…

Read More
15 Jan
圣经人物的幸福感

圣经人物的幸福感

    文/路百佳     幸福本是心灵的必需品,如同食物是身体的必需品一样。然而,当我们观看这个世界,或是静下来反思人生,便不难发现,我们是不幸的∶这个世界出了问题,我们自己也出了问题——永远有无止境的失望。我们仿佛被抛在一个难以生存的地方。这个世界不是家,而是一间廉价、肮脏的旅店。   幸福感4个要素   从古至今,人们试图通过文学、…

Read More
15 Jan
打倒了,却不至死亡——从赌鬼、毒虫到牧师

打倒了,却不至死亡——从赌鬼、毒虫到牧师

      文/汤从发     我生长在一个被父母宠溺的家庭,从小娇生惯养。后来,父母为我安排了一份在工商局上班的工作。由于工作环境很舒适,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就结交了一群社会上的朋友,染上赌博的恶习。每天除了吃喝玩,就是参加各种场合的赌博,只要是关于赌钱的事,我样样精通。   跌入低谷——初试海洛因   赌博要经常熬夜,为了晚上…

Read More
08 Jan
成瘾,满足的虚假承诺

成瘾,满足的虚假承诺

    文/慕溪     几天前,一位好友跟我聊起他近来的挣扎。 他说:“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玩游戏,现在是写论文的关键期,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 我问:“是不是压力越大,就越有想玩游戏的冲动?” 他说:“是啊!而且一玩就停不了,有时不吃晚饭就开始玩,一直玩到夜里两点。” 我问:“持续多久了?” 他说:“快半年了,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一旦玩起来就很兴奋,玩完又…

Read More
08 Jan
无神论者的几个疑问

无神论者的几个疑问

    文/葛城、刘同苏     先声明一下,我是无神论者,不过,不是来踢馆的,是来问问题的。我身边也有几个基督徒朋友,下面这些疑问都找他们探讨过,然而没有得到非常满意的解答。于是拿来给各位参详参详∶     一、信仰基督的基础是什么?   就是“为什么信”,以及“为什么信基督”。或者说,我想知道,在基督徒看来,“相信”和“信仰…

Read More
04 Jan
雾霾时代的希望

雾霾时代的希望

      文/田梅       水漏尽了吗? 破旧的水池在哪里? 手凿的工程在哪里? 巴别塔的石漆在哪里? 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 不被拆毁吗?   流连于放逐之路的人 崇尚建城 忘记你名的人迷恋独居 饮净化过滤的水 品世上茶叶的回甘 便似乎解了渴   今夜,尘晦铺张 吸进的是霾,吐出的是霾 饮霾饮到醉 我便忘了如何奔…

Read More
04 Jan
冬日,想起在春天远去的你

冬日,想起在春天远去的你

      文/唐薇     窗外,雪停了,铲雪车正忙碌着。拉上窗帘,打开床边的灯,思绪从皑皑白雪的畅快,转到柔和光中的这份温暖。 打开手机,看见OC海外校园微信公号上的文章《亲情邮票》。一读即被触动,我把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并附上自己的感受:生老病死是每个人、每个家庭绕不过也逃不掉的事,这个故事让人看到一种身在天国的确信!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

Read More
02 Jan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 2017/12/18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sdsongs.mp3   圣诞节很快就要到了。十二月的马里兰(美国Maryland州),到处都是浓郁的圣诞气息。感恩节一过,我就把手机、平板上的音乐app全部调到圣诞音乐频道,天天百听不厌。这个季节,附近的教会和学校等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圣诞音…

Read More
01 Jan
家和远方

家和远方

      文/宝藏       如果家是一个避风港,那么远方呢? 我,生而忧伤。 胆小怕生,却离家千里。     妈妈给我家,不在了   母亲去世的那个晚上,在一片漆黑中,我忽然觉得,家有了一种一去不回头的滋味。若不是已经有了天上的家,我不知道自己会忧伤成什么样子。 母亲病重多年,即便她什么都不能做,甚至性…

Read More
01 Jan
谁能把无尽苍凉换成永世芳华?——电影《芳华》

谁能把无尽苍凉换成永世芳华?——电影《芳华》

    文/小约翰       电影《芳华》最后,在云南边境小站木椅上,刘峰伸出仅存的左手,搂住何小萍,二人终于轻轻偎依在一起。导演和观众都一起泪崩,这一代人的芳华缩影,所谓善良者最温馨,平凡者最伟大,残酷战争反倒成全了何小萍,要不她怎么配得上在她眼中那么好的刘峰呢?     绚烂之后,归于平淡   圣诞节前夕,坐在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