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Mar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文/赵奇云   宋代理学家朱熹写过两句寓意深刻的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观书有感》)它让人想到,如果要找到问题的症结,理应追根溯源,搞清来龙去脉,这样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要先找到根本问题   我们每天都要作出各种价值判断,但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哲学家称之为“价值观…

Read More
06 Mar
从化蝶到复活

从化蝶到复活

梁祝为什么一定要死后变成蝴蝶而不是乌龟?乌龟岂不是活得更长?   文/齐宏伟   有一年元旦,我和妻子一起去听新年音乐会,最后一曲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   复活的憧憬   我原以为对这首曲子很熟,但那次现场聆听,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尤其是最后梁祝化蝶,乐曲忽然变得那么绚烂、宁静、美好,一下子把人的灵魂提升到某种出神入化、蒙受恩宠的天堂之境!…

Read More
06 Mar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文/范学德   一个全善又全能的上帝,怎么能够容许苦难发生?古往今来,唯有这个问题是真实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无解,理论上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明白。   别替上帝辩护   大作家路易斯写过一本很出名的书《痛苦的奥秘》,说了许多关于苦难的大道理,但那时他还单着。后来他结婚了,不久他爱的人要死了,他祈祷,他呼求…

Read More
03 Mar
有一种听见,比世界更精彩

有一种听见,比世界更精彩

也是那时起,我开始明白,对主的爱,有一种是听见他的声音就跟上去的顺服。   文/晨牧     01   受造物与造物主彼此呼应,生命便不止于活着,而是有生机地交相辉映,延绵不息。 就像一朵花向着阳光颔首,芦苇随秋风舞蹈,杨柳在春暖中抽芽;就像破壳而出的鸟儿,破茧而出的蝶;就像听到寒风渐起,展翅南飞的雁;就像一只水獭,嗅到阳光的味道,洑水到岸边,去晒冬日的暖阳…

Read More
03 Mar
那一刻,有某种神圣的事情发生

那一刻,有某种神圣的事情发生

“他只瞧了一眼,就翻身下马,跪倒在狮子的脚边”。那一刻,有某种神圣的事情发生,语言难以描述。   文/苏雪菲   家里小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十年前一位画家叔叔给我画的素描肖像。有一天,三岁半的儿子指着那幅肖像对我说:“妈妈,你看,那是你的照片吗?” “不是呀,那是画像。”我回答。 “是妈妈的画像。”他说,“妈妈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我愣了一下:“是吗?妈妈没有不高兴啊。” “可…

Read More
03 Mar
以和平化解暴戾——评武汉杀人案

以和平化解暴戾——评武汉杀人案

这不只和文化有关,也和人性有关。   文/小约翰   2017年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武昌火车站东广场附近武南一村一炸酱面馆,发生了一起惨剧。 胡某和同行两人因3碗热干面被面馆老板姚某多收3元钱与面馆老板发生纠纷,最终,胡某将姚某杀害。 此事件虽然仍有不同的细节描述,但不可置疑的是,这是一场悲剧! 有人说胡某是垃圾人,又是精神残疾二级。但不管怎样,他毕竟是20多岁的成人,…

Read More
03 Mar
追寻心灵故乡

追寻心灵故乡

将来爸爸妈妈一个去天堂,一个去不了,她该怎么办?   文/刘美芹   我是在无神论环境中长大的。虽然看到母亲每逢春节或者其他节日烧纸磕头,自己所受的教育告诉我,这都是迷信,且与我无关。而且我以此自豪:我是无神论者。 我成年之后,却时不时地追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人生在世的意义又是什么?每当看到自己周围的人一一过世,这个关于人生的疑问就更加让我困惑。 &n…

Read More
01 Mar
爱你胜过爱生命

爱你胜过爱生命

要奉献,就要奉献最痛的。   文/阿浅   1   谈恋爱的时候,你谈些什么呢?我和吉吉谈圣经故事。 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记得那天早晨,我和吉吉上班前,在一个公园里聊天。济南灰蒙蒙的,深绿的柏树层层叠叠,一位晨跑的大叔还看了我们一眼。 我给吉吉讲了《创世记》里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亚伯拉罕100岁的时候,才得了儿子以撒,自然是宝贝得不行。不料,赐他儿子的上帝,居然要…

Read More
01 Mar
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属他的器皿,若不脱离卑贱,如何能被使用呢?   文/书拉密   信主后,在向一些知识分子慕道友传福音时,最让他们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一句表达就是“我是罪人”,他们最常回应的一句话就是“我虽不好,但也不能算是罪人!” 于是,我便四处找证据和理由来向人传讲“我是罪人”与“我不算是罪人”之间的差别,我的逻辑清晰、表述流畅,让听的人不由得会反思。 可惜,这当中,唯一也最致命的漏洞在于——这…

Read More
28 Feb
向左走,向右走——科学和信仰到底在纠结什么?

向左走,向右走——科学和信仰到底在纠结什么?

对大多数的青少年而言,信仰与科学就像是一个豪宅中的两个房间,同时存在,不会彼此干扰。   文/董家骅   100多年前,发生在中国的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强调唯有跟随“赛先生”(science科学),华人才能挣脱帝国主义的侵略,迈向强国之路。自此,许多华人知识分子以科学取代传统儒家文化,并连带反对所有的宗教信仰,认为信仰宗教是为迷信。 因此,在华人教会的历史记忆中,要带领受过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