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Dec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但我也知道,我再怎么喜欢它,也绝不会为它付上我的生命。     文/书拉密     在门口那群流浪猫中,黑藤不是最显眼最突出的。 那个时候,它瘦弱、胆小,耳朵后面少了一撮毛。在阳光里,能够看到那块红色的伤疤,伤口似乎一直未愈合。作为猫,它绝算不上漂亮,而且显然不是纯种猫,爪子和身上是全白的,尾巴和头顶、面部则是花黑的。唯一还算好看的,是它的眼睛,大而明亮。不…

Read More
16 Dec
我要这样死去

我要这样死去

今年,我虚岁60了。从年初,我就时常思想一件事,我该怎样准备自己的死亡?     文/范学德     扫了一会儿落叶后,我突然想明白了,我要这样死去,像落叶一样,成为肥料,归于尘土,为大地增添一点养分。     思索上帝的时刻   下午一点多,我开始清理草坪上的落叶。上周末清理了一次,这几天,又落下了厚厚的一层。我先用大耙子,把…

Read More
16 Dec
一个国际玩笑的始末

一个国际玩笑的始末

随之而来的是后悔和深深的自责,一种恨不得拿刀伤害自己的自责。     文/火锅狂人       艰辛美国梦   2014年9月,和好多人一样,怀揣着一个美国梦,我和女儿来到美国。在一个人带女儿的同时,我还申请学校,想要读我感兴趣的儿童教育,虽有波折,但也顺利申请到学校,为我签发了I20,然后我找了律师,准备齐所有材料,向美国移民局提交了转…

Read More
16 Dec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小时候,家是一张温暖的大床, 桔红色的灯光,还有冒着炊烟的砖瓦房。 小时候,家里并不华丽,也少有肉香, 有的只是热气腾腾的红薯南瓜汤。 小时候,爸妈总是很忙,日子又总是很长, 天黑了,我们还在院子里玩着捉迷藏。 家啊,儿时的家啊, 就是玩累了,疯跑后,倒头就睡的地方……   长大后,家是写在信笺上的一行地址, 是字里行间的…

Read More
16 Dec
虽看不清,我的心却透亮

虽看不清,我的心却透亮

我还能继续上学吗?我会不会在某一天起床的时候,突然看不到阳光?     文/王清     小时候,我是个“好奇宝宝”,喜欢问“为什么”。母亲招架不住,给我买了套《十万个为什么》,我不识字,她就念给我听。   我是小小理性派   我虽不识字,从这套书丰富的插画和照片中,也能了解很多东西。妈妈告诉我,我们人都是猴子变过来的。原来是这样!难怪猴…

Read More
16 Dec
初恋中,那些疼痛的盲点

初恋中,那些疼痛的盲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筹划和憧憬竟然被一一击碎。     文/静默姑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一段别人无法触及、深埋心底的旧事。我亦是如此。     他先向我表白   我的初恋短暂却又痛彻心扉。信主后盼望着主内美好的爱情,很珍视爱情的圣洁,因此暗暗决定,一生只谈一次恋爱,就是与我未来的丈夫。也因此,一直坚守着…

Read More
16 Dec
主的平安,我的夜

主的平安,我的夜

圣诞其实不只是和耶稣的诞生有关,也和你我的人生有关。     文/小约翰     圣诞节在神学上其实没有主日重要,因上帝明确吩咐不可停止聚会,且要纪念基督徒的安息日也就是主日,但经上没说基督徒必须过圣诞节,而且耶稣诞生的具体日期圣经也没确切记载,大家也拿不准到底是哪一日。 尽管如此,圣诞平安夜对我来说,却是上帝所赐的恩福。     凑热闹…

Read More
16 Dec
智者出东方

智者出东方

  人生最大的误区,就是认为耶稣的出生与自己无关。   文/华欣   美国作家欧·亨利写过一篇短篇小说,讲述一对生活贫困的年轻夫妻为爱人准备圣诞礼物的温馨故事。丈夫吉姆用祖传的金表,为妻子德拉换了一套最好的梳子,德拉却卖了自己瀑布般的美丽长发,为吉姆买回一条白金表链。小说以《麦琪的礼物》命名,以“他们就是麦琪”结束。 新约圣经《马太福音》第2章也有一个“麦琪的礼物”的…

Read More
16 Dec
上帝的“真心话、大冒险”

上帝的“真心话、大冒险”

读圣经其实一点都不枯燥,相反,是一场刺激的“真心话、大冒险”之旅。   文/董家骅   读圣经很枯燥吗?如果圣经是一扇门,通往人生最重要的冒险、最有价值的旅程,而且在这门背后的,不是别人,正是创造我们的上帝。他在等我们,与他一起踏上这旅程。这道门,你开或不开?     一、最有效方式   我曾问自己:如果我要让我的孩子认识我,最有效的方式是什么? …

Read More
16 Dec
哪里有完整的爱

哪里有完整的爱

回头望,只有眼泪……   文/范道丽   有句歌词说“没有爱的人很渺小”,当时听的时候,我特别有同感。一个不曾被爱过的人,心底总会闪现着渺小的自己。每个人都渴望被爱,以至于会对无数歌颂爱的诗词念念不忘,尤其是那些写给父母的。 然而,人的成长背景千差万别,当父母被放置在充满艰辛的日子里磨砺时,有限的父爱和母爱也可能成为难言的伤害。     幻想是我唯一的朋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