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哥哥,我们在天国相见

人都知生命的脆弱,可是在生死之间忙碌的人们,却仍陷于汲汲营营之中,任凭生命被消耗、被缩短。   文/立雅   春光明媚,又到清明时节,人们忙着祭奠。我驻足于幽香的花间,想念着天堂里的亲人们。 36岁的表哥,从得知病重到停止呼吸,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死亡,常常是悄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对他的记忆,永久地停留在了最后的三次见面中。     病房里一片灰暗   我和…

Read More
14 Apr
当意外一再地发生……

当意外一再地发生……

两个孩子的生命体征都非常不好,满分是10分,他们只有4分和6分。   文/小安   2011年10月,我的儿子3岁多,已经在托儿所。和前两年相比,照顾他省了很多力。我在一家国企工作了10年,刚刚又签了5年工作协议。我的工作很轻松,从不加班,也能胜任,同事之间的关系也都非常融洽。工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的丈夫在教会做全职服侍,收入不高,但两人的收入加起来,每月还会有结余。一家三…

Read More
14 Apr
如果灵魂,像身体一样饥渴

如果灵魂,像身体一样饥渴

若非一位完全不同于我们的上帝的救赎,我们就仍然逃脱不了此在的虚空。   文/假面书生   今天,在教会领圣餐,我拿着被掰开的饼,端着注满杯子的葡萄汁,注视良久。       谈话就能驱散孤独吗   前段时间,看到王朔在文章中推荐10部短篇小说。其中有一句话很耐人寻味:“我们读别人的小说,是在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这话让我琢磨了大半天。 之前,我一直不愿承…

Read More
14 Apr
墙上的爱情

墙上的爱情

如果真的爱对方,就不要把爱情放在墙上。   文/高山   钱钟书在《围城》中,将人们的爱情世界一分为二:未婚的想结婚,结婚的想离婚。人们在一道墙的内外,演绎各种悲欢离合。然而,时下却有另外一类人:他们既不在墙外,也不在墙内,而是在墙上——他们是一群未婚同居的人。       孩子是一块试金石   两年前,同为90后的大刚和小倩(化名)在网上聊得十分投机,见了…

Read More
14 Apr
你我假装爱旅游

你我假装爱旅游

假装爱旅游的人,是一群希望“生活在别处”的人。   文/李珏   记得若干年前,在大学课堂上,老师第一次将“旅游是一种生活方式”摆在我们面前,并以欧美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的旅游习惯为例,向我们解释说明。当时年少无知的我们,哪里能够明白此番境界,那时只认为,旅游是生活中锦上添花的一笔,却怎么也不可能是一项必需品。      全民制造旅游热   毕业十几年后,今天,…

Read More
14 Apr
有宗教的坏人

有宗教的坏人

鲁益师(C. S. Lewis)曾说:“在所有坏人里面,有宗教的坏人是最坏的。”   文/基甸   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后,很多人都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为巴黎祈祷”的帖子或图片。接着很多人又转发了《查理周刊》的一幅漫画:“全世界的朋友们,谢谢你们为巴黎祈祷,但是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宗教!我们信仰音乐、亲吻、生活、香槟和喜乐!” 显然,在这位漫画家看来,宗教很多时候为世…

Read More
22 Mar
诘问灵魂,再思摇滚乐

诘问灵魂,再思摇滚乐

文/赵晨星   6月13日、14日,草莓音乐节到成都站,音乐节就像移动的马戏团四处巡演、谢幕,一派歌舞升平。可就在这天,有两个我极为熟悉的词汇竟不可思议地组在了一起——海龟先生乐队和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 这讯息在朋友圈里疯狂地转发,过了许久,我才从惊讶里挣脱出来。正如欧·亨利式结尾那样,这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总有一些歌者,不肯被娱乐 “2015年6月13日,在成都…

Read More
22 Mar
何处有光,照亮心灵的古墓 ——电影《寻龙诀》

何处有光,照亮心灵的古墓 ——电影《寻龙诀》

文/海云   对“鬼怪”故事向来不感兴趣的我,在朋友的推荐下,观看了最近热播的3D大片《寻龙诀》。 该片改编自小说《鬼吹灯》,但在盗墓的惊险刺激之余,故弄玄虚的“鬼气”并不重,即便有一些,不是被京味儿十足、令人捧腹的调侃冲淡,就是被主人公以颇具“科学精神”的解释合理化了。此外,大腕们出色的演技,身临其境的特效,内蒙大草原广袤绚丽的边塞风光,那个年代真挚的革命友谊,主人公之间纯真浪漫、生死…

Read More
08 Mar
信仰之跃

信仰之跃

输出摘要摘要
在气候宜人的成都,气温飙升至35℃并不常见。为了避开郁蒸的暑天,人们纷纷躲进了水里。游泳池里人满为患,又适逢暑期,整个水池里只看见孩子们在扑腾打闹,原本平静的池水几乎可以冲浪了。

Read More
08 Mar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文/健新   这是伯利恒,走在大街上,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亲密感。当年,约瑟和身怀六甲的马利亚来到这里时,当地也就百十来户人家吧,现在,3万人上下了。 伯利恒,一个古老的名字。圣经上第一次提到它是在《创世记》,雅各告诉儿子,他把妻子拉结埋葬在了以法他,“以法他就是伯利恒”(《创世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