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他们是我的父母?为什么父母和我像是仇人?”     文/欢然     我3岁时离开祖父母,跟随父母生活。     苦毒爬进我的心   起初,我们仨过得其乐融融,虽然贫穷却相亲相爱。父母工作的工厂坐落在偏僻的市郊。我们和职工们一起住在工厂的家属区,职工中有些是劳改释放人员或犯人的家属。我父母虽在工作上是骨干…

Read More
08 May
雪夜里的风铃

雪夜里的风铃

但在现实与需要面前,我依然能平静地跨出这一步,要感谢那在我生命中有声无声地向我轻轻摇响的风铃,它让我知道,在我一切的需要之上,有他在天上看顾。   文/王人义 加拿大的温尼泊市,被誉为世界上的三大冷都之一。它位于加拿大中部平原,从南向北流入北冰洋的红河,从市中心穿过。一到冬天,由北极向南直扑而下的冷空气,就顺着一马平川的草原长驱直入美国,密度大的冷空气便会集结在低洼的红河河谷地区,这让温…

Read More
08 May
石榴的日记

石榴的日记

  文/晨牧   三年前,我制作过一个袖珍日记本,粉色的封面,淡蓝纸张的内页,捧到鼻尖下,还能嗅到玫瑰花的香味。这本日记是为努娜做的,那时她即将从省城的医科大学毕业。   努娜的故事   我把日记本拿给她的那天,天空飘着细雨,我们坐在大学的花园,园子里的花木开始抽枝发芽,毛茸茸的青草上罩着一层晶莹的雨露。 努娜穿着件藕荷色风衣,长发在脑后绾成一个蓬松的发髻,…

Read More
05 May
死亡是真的那么可怕吗?

死亡是真的那么可怕吗?

    文/陈小小     冷飕飕的寒冬夜,划破天际的救护车鸣声,不时惊醒入睡的我,担忧起公婆、爸妈四位老人,他们是否耐得住这一波波寒流?   母亲离我远去   这几个月,公公住院开刀数次,父亲血便送医两次,母亲与婆婆因为挂心老伴,皆罹患程度不一的忧郁症,四位长者通通挂病号。我们除了每天打电话关心,也不时开车从台南飙到高雄去探视陪诊,再赶…

Read More
05 May
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文/基甸   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基督徒在转一篇题为《无神论顶尖DNA科学家成为基督徒:相信上帝才是最合理的选择》的微信公共号文章(http://mp.weixin.qq.com/s/iSahbmaMTKRtR_h8MYki6A)。 文章中所讲述的科学家是美国著名生物学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柯林斯曾任美国人类基因…

Read More
13 Apr
一滴水中的暴风雨──有感于凡高和他的画

一滴水中的暴风雨──有感于凡高和他的画

  文/高伟川   19世纪末,在法国画坛上,继印象主义之后,出现了一个新的艺术流派──后期印象主义,其代表画家就是凡高、塞尚和高更。他们三位画家,各自创造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但却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他们改变了西洋画传统,由客观再现走向了主观表现。 这三个画家都追求挚诚,不喜欢虚假,所以他们的作品质朴天真,感情强烈,而凡高最为突出。 凡高(又译“梵谷”,Vincent Van G…

Read More
06 Apr
基甸聊天: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基甸聊天: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基甸聊天2017/3/29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rits.mp3     今天是2017年3月29号。   昨天我在知乎上瞎逛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回答,回答的问题是“你是在什么条件下信上帝的?”回答的人叫“罗登”,我看他在知乎上有非常多的粉丝,算是一个“大V”。他在答这道题的时候,最后一句话是说“我相信…

Read More
03 Apr
苦难而荒谬的人生,如何超越?——电影《沉默》

苦难而荒谬的人生,如何超越?——电影《沉默》

  文/魔球   在电影院刷了两遍《沉默》,并又看了一遍中文版原著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想写点什么。   苦难人生已成荒谬   《沉默》上映后,我们选择了晚上9点的那场,整个放映厅只有我和JK两个。片子放完,我们坐在那里发愣,不知该如何反应,似乎只有沉默是对这部片子最恰当的回应。 一个星期以后,我又跑到影院看了一遍,这次要跑得更远,开车一个半小时。这片子太重,…

Read More
03 Apr
新科技的伦理风险与基督信仰

新科技的伦理风险与基督信仰

   其实网络早已偷窥了你的秘密。   文/亚萨   近年来,新科技迅猛发展,人类的生活方式正在或即将发生深刻的改变。新科技对人类的伦理观念也产生巨大的挑战,基督徒们是如何认识和回应的?本文选择三项影响较大的新技术,来简单谈一谈。     人机大战   最新世界等级排名第一棋手柯洁在微博上感慨地说:“人类数千年的实战演练进化,计算机却告诉…

Read More
03 Apr
自画像背后的秘密

自画像背后的秘密

  文/晨牧   在美术学院进修的第一年暑假,我受邀去一个青少年夏令营帮忙,专门负责绘画部分的活动。听说营会地点在山里,我好一阵兴奋,一边准备绘画材料,一边想象着和一群孩子们面对高山流水玩艺术的开怀。   长着蓝眼睛的小飞猪   午饭后,下起了小雨,本来打算在户外作画,也只能进到室内了。热身活动之后,我让孩子们一边听音乐,一边进行想象无极限的自画像创作。 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