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y
从“魏则西事件”看信息、信用、信心

从“魏则西事件”看信息、信用、信心

人类历史舞台上,做出上述惊天动地许诺的只有一位,就是耶稣基督。   文/新民   人类历史从刀耕火种的物质利用时代,经过各种能源(风能、水能、蒸汽能、电磁能、核能、太阳能)的能源利用时代,终于进入信息利用时代。而信息产业公司,比如美国的谷歌与中国的百度,成为引领信息时代各种信息的龙头企业。 最近引发网络热议的“魏则西”事件,则把信息、信用与信心的紧密关系,都摆在我们面前。 &n…

Read More
17 Apr
像一只果虫,吸附着生命树

像一只果虫,吸附着生命树

文/一乔   你为我 打开 内心的泉眼   顿时 日光柔美 松针、沙子 和星星眨眼 都与我有关   记得昨天 风暴来临 我咆哮着认不出你   你洁净我 用蓝天的方布 雪山的溪流 和童稚的憨笑   哦,这些仍 远远不够 我唯有住在你里面 就像一只果虫 吸附着 生命树

Read More
17 Apr
恩典之泉四支曲

恩典之泉四支曲

文/鲁拉尼   第1支曲:《永恒的归宿》 时光流逝,到2015年深秋,我去教会已有8个年头。8年,对一生来说,挺长;但对于永恒来说,又很短。想想以前,我以为人只要有个宗教信仰就行了,后来才慢慢懂得,唯有“信耶稣”,我们的灵魂才能去往那永恒的国度——上帝的家。看着这满地的落叶,我突发感慨,其实,我们的一生又何尝不像这一片片叶子呢? 《永恒的归宿》 片片黄叶,缓缓落下,带来大地一片金黄。他含…

Read More
17 Apr
恩典照进“夕阳红”

恩典照进“夕阳红”

女儿女婿信耶稣,是否是受了西方文化的影响,被西方和平演变、俘虏过去了?   文/焕成   我来自上海,退休前,曾长期在大型国有企业从事文化宣传工作,多年信奉无神论。但上帝没有离弃我,他的爱改变了我的生命。   我曾认为母亲信教是愚昧   回顾我的信主经历,在我家里、在我身上发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他按着自己的计划和步骤,让我一步步地走近和认识上帝、最终归向他…

Read More
16 Apr
唯有你,指引我的路

唯有你,指引我的路

文/曹世民   1984年9月,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北方的农村。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虽然家人都不是基督徒,但是亲情和睦,家风正派。从小到大,我得到了许多关爱,但我一直比较调皮,让家人操碎了心。   我应该追求什么?   由于受港台电影的影响,我一直不喜欢读书。高中二年级,突然有一天觉得,如果离开家乡到南方去上大学应该不错。后来慢慢地懂得了努力,考上了大学。 2004年…

Read More
14 Apr
局部与整体

局部与整体

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文/宁子   一   祈祷的时候,我里面跑出了一些思想,它们自发地,不断地跑出来,我既没有鼓励,也没有抑制,但我跟从了。在祈祷里,那些不断涌现出来的思想,似乎比直接的答案更有意思。 当我为面临的几项选择而寻求主的旨意时,我里面并没有即刻出现答案,却浮现了一个思想:“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

Read More
14 Apr
温暖的奖赏

温暖的奖赏

在这些普通的甚至卑微的人的目光里,不正寄寓着仁慈上帝对作家的鼓励和期许吗?

Read More
14 Apr
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宁静中的警醒——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当我们拥有许许多多“珍宝”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人生终点站。   文/高伟川   维米尔(Jean Vemeer,1632-1675)是17世纪中叶荷兰最杰出的画家之一,有些人认为,在欧洲美术史上,维米尔和凡高的命运有些相似,因为他们在活着的时候都很寂寞,作品也不为人知;死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却极高。 也有美术史家认为,在西欧绘画史上,维米尔算是最朴素、最宁静的…

Read More
14 Apr
12年后,故地重游

12年后,故地重游

我做梦都没想到,以后也会成为基督徒。   文/朴人   因参加密苏里大学统计系建系50年庆典,我回了一趟母校。 2001年春季,获得硕士学位后,我便离开了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城;再回去时,已是2013年秋季,12年后了。       我不太认识它   哥城是我来美国后居住的第一座城市,对我和我的一群老同学们来说,这是一个让人倍感亲切的地方,如同故居。这里四季分明…

Read More
14 Apr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突然,我脑袋里萌生出一个念头:试试从8楼跳下去吧?   文/尚利   2013年初到2013年8月,整整8个月的时间,我在抑郁中度过。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既感慨又温暖,充满对上帝的感恩,也深知自己的生命是脆弱不堪的。若不是得蒙上帝的保守,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       抱怨如火山喷发   2010年8月,结婚后,我随丈夫从深圳赴意大利米兰。两年多在异国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