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l
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

  通过这道门,我们将重新和上帝相见。死亡并不是可怕的事。     文/孙基立   死亡并不可怕   这个地区的原名叫“死亡之门”(Door of Death)。 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是在外婆去世不久后,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外婆逝去的悲哀像云雾一样笼罩着我。我知道,多说这些只会为活着的人增添烦恼,而且在听到她死讯的那天,我发现,作为一个为信仰…

Read More
17 Jul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春春在学校把自己锁在寝室里,服用大量安眠药企图自杀。   文/晨牧   要不是因为春春这个女孩,我可能仍会把“空心病”以及与此相关的信息看成新闻事件,带着无奈与心焦为这代人惋惜。   黑暗里的挣扎   空心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名词。早在20世纪初,诗人艾略特就写了一首《空心人》,来描述现代人的空乏和虚幻:“我们是空心人,我们是稻草人,相互依靠,…

Read More
17 Jul
时间的圣剧(外一首)

时间的圣剧(外一首)

    文/杜商     《时间的圣剧》   一   花儿悄悄地告诉我 云卷云舒间,美丽稍纵即逝   雨儿曼妙地告诉我 那滋润过大地的水珠 永远不再收回   那雕刻在脸上的皱纹 是岁月的衣裳 是时间机器的马达声 是一个季节滑到另一个季节的 舞步   二   在看得见的舞台上 幸福跳动着的 是你的身影…

Read More
12 Jul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文/沉静   怨言遭亏损,顺服就蒙福   将近半年,我和儿子一直在两城之间来回跑,我始终没有意识到为迎接某国际会议全城外墙粉刷的旷日持久。居住于绿纱布笼罩的楼里,我们需要不时忍受刺鼻的油漆味,震耳欲聋的敲打声,无处不在的粉尘,从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下穿过,不留神就会崴脚。 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躲了一阵子,以为前一波的粉刷结束了,就返回了住处,结果粉刷带来的…

Read More
12 Jul
留学生遇害,这世界哪里有平安?——从章莹颖事件说起

留学生遇害,这世界哪里有平安?——从章莹颖事件说起

      文/尘土   6月9号,章莹颖失踪了,清秀善良的北大才女在美国大学蒸发,案情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直到30日,美国FBI才逮到绑架凶手,同时也宣布了她的噩耗。   儿子遇害,上帝的声音抚慰了我   章莹颖的悲剧,让人想起2012年5月24日,留学加拿大的武汉男生林俊,被同性恋室友残忍杀害。林母杜芝桂完全崩溃,走在蒙特利尔大街上,感觉每个人都…

Read More
12 Jul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中国人心里都有三个形象或者三个理想:皇帝、强盗、和尚。     文/郭暮云     世间一切故事,或具体来说,一切文艺作品,内涵和外延越靠近圣经,就越具有震撼力,越具有高水准。圣经故事的叙事目的和叙事风格成了人类文学无法突破的天花板。 所以,若以这个标准来看,试图塑造完美偶像要人膜拜的文艺是最糟糕的,而能够指出人性幽暗,进而使人知道救赎之必要的…

Read More
11 Jul
宗教改革与科学革命

宗教改革与科学革命

  文/基甸   前些日子我和妻子在意大利旅游。在罗马路过当年布鲁诺被烧死的鲜花广场时见到他的纪念雕像,在佛罗伦萨又特意去参观了伽利略博物馆。伽利略和布鲁诺都是当年遭到教会迫害的科学家。我一边参观游览,一边在心里回想起历史上基督宗教跟科学之间的恩恩怨怨。因为今年是纪念宗教改革500周年的年度,我也联想到宗教改革跟现代科学的诞生和发展的关系。   恩怨情仇  …

Read More
07 Jul
请你和微风一起歌唱

请你和微风一起歌唱

    文/杜商     亲爱的,请把黎明的晨曦 抓在手中,请把灿烂的朝霞 当做喜乐的衣裳 披在你的肩膀上   亲爱的,请你和微风一起歌唱 那些欢乐的元素 比如真理的饭团 信心的葡萄汁 关爱的无花果饼 将加添你的力量   你的歌声,必定是卑微世代 独特的笛音,它蘸满深情 就像圣徒的感恩祭 发出馨香的气息 没有买卖换来的珠宝 却饱含朝圣者的虔诚   …

Read More
07 Jul
一匹野马的归服之旅

一匹野马的归服之旅

    文/王斌     旷野深处,升腾的薄雾封锁住生命的视线。远方传来低吟的嘶鸣,伴着沉重的蹄声,一匹灰色的野马,桀骜不驯,狂放不羁,扬起一头厚重的鬃毛,将疾风甩在身后,试图挣脱烙在它身上的死亡咒诅,在泥泞的沼泽地上留下一串凌乱的蹄印。 一缕阳光,划破天空,刺透雾霾,捎来远方的呼唤——“回来,回来,回来……”这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如同心中早已尘封的记忆被打…

Read More
07 Jul
从胡萝卜花说起

从胡萝卜花说起

篡夺了主人身份的人,他只看到了自然的使用价值。     文/范学德     这花令我惊讶   我自认为对环绕我的自然还是蛮有感觉的,它们激起了我的喜悦,丰富了我的心灵。但直到前年深秋,我才不那么自信了。那天黄昏,我走进了我家后面的一片大草地,它是镇里的自然保护地,中间有几条沙土路。 沿着一条沙土路,我走进了小树林。路边开满了许多拳头大小的白花,后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