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Jun
有爱才有家——我的安家落户记

有爱才有家——我的安家落户记

  房东话语中暗含的讥讽,使我心潮难平。     文/小羊使者     蜗居南京,诸多不适   我们一家搬到南京已3年有余。刚来时,我们租了一个65平米的房子,房子除了墙壁稍微粉刷过之外,基本上算是毛坯房。两室一厅,客厅小得只能放下两张桌子。厨房也简陋得很,只有一个油渍斑斑的抽油烟机。厨房门也被劈了一块,凹陷下去,似乎已经历了许多风雨。 房子虽简陋,不过对于我们一家人,却是一个…

Read More
01 Jun
鸽子流泪的地方

鸽子流泪的地方

  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写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好,是因为科技的昌明和物质的繁荣;坏,是因为人性的无可救药。 因为人的逃离,这个世界成为“鸽子流泪的地方”;而世界的希望在于,仰望那位被钉在十字架上“最无辜的羔羊”。     文/一勤   这是一个鸽子流泪的地方, 如瘟疫的冷漠, 片片血污里多少哀歌。   如果有什么可为之…

Read More
01 Jun
阿尔法狗的上帝

阿尔法狗的上帝

2016年挑战人类理性的阿尔法狗,究竟会给人类带来祝福还是灾难?     文/郭暮云     2016年初,阿尔法狗(AlphaGo)VS李世石的人机大战,赚足了眼球,引爆了舆论,并且以4:1的比分和荡气回肠的棋局证明,硅基生命似乎已经胜过了碳基生命。2016年尾,升级后的阿尔法狗以“Master”再次约战中日韩围棋大师,并取得60连胜。 那么,2016年挑…

Read More
22 May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善于管理时间、不够勤快、没有远见时,我庆幸自己不至于像毕士大池边那个瘫了38年的人一样绝望,因耶稣对我说:“起来,走!”     文/沉静     我的年日窄如手掌   朱自清在《匆匆》里这样形容时间:“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们总以为时间还很多,就任由时间流走,他说,“洗手的时候…

Read More
22 May
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文/李渔岣     10年前的愿望   10年前,我刚上高二。那时我虽听说过上帝,但并不将真理放在心上,反倒向往今生的盼望。记得一节语文课上,我被老师煽情的话所感动。 “父母可以为了给孩子治病,负债累累,哪怕花了最后1分钱!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长大后,如何挣钱为他们谋得一个健康无忧的晚年呢?如果他们得了重病,怎么办?”作为高考大军中的一员,我每天都需…

Read More
15 May
奔忙与安息

奔忙与安息

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   文/宝藏   这或许是我在这间房子里住的最后一夜。 周一傍晚,我一个人背着包,到城门口的车站,管车票的阿姨说,原本没票了,不知怎么,高快司机偏巧晚出发了5分钟。于是,我就像最后一粒被捡到碗里的豆子,坐上了开往L城的高快。是那种很高的大巴,座位在司机头顶上方,我竟坐在了第一排的第一个位置。窗外一览无余,山有多远,路就有多长。车转过一道弯,大片的云…

Read More
15 May
那一年,我们一起歌唱

那一年,我们一起歌唱

  岁月是一条河,里面夹杂着时光的瓦砾和斑驳的心情。当你回首年少的青春时光,是惋惜、悔恨,还是心怀满满的感恩? 有一种青春,会让我们更绽放。因为在这样的青春里,我们会与那比海洋更宽广的爱相遇……   文/杜商 那一年,有一颗种子在歌唱 源自无暇的灵魂 沾满泥土的芳香 造物主点亮了我们童年的灯 命运的手让我们 紧紧相连 那一年,有一种声音在呼唤 却消失在无尽的寒夜 就像滑过长空的…

Read More
15 May
女人美貌决定一生?

女人美貌决定一生?

  文/何百合   今天的媒体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美女形象,及各类整容机构,人们对美的追求可谓盛况空前,很多人把外在美与成功人生划上等号。在他们看来,未婚女子颜值高就意味着吸引人,机会也远远大于长相平庸的人;对于已婚女子来说,保持美貌则是维系情感、保证配偶不出轨的必要条件。 这就是“美丽至上”的思维,而“丑女”似乎就注定要上演悲剧人生。   从小晒黑变丑女   …

Read More
15 May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他们是我的父母?为什么父母和我像是仇人?”     文/欢然     我3岁时离开祖父母,跟随父母生活。     苦毒爬进我的心   起初,我们仨过得其乐融融,虽然贫穷却相亲相爱。父母工作的工厂坐落在偏僻的市郊。我们和职工们一起住在工厂的家属区,职工中有些是劳改释放人员或犯人的家属。我父母虽在工作上是骨干…

Read More
08 May
雪夜里的风铃

雪夜里的风铃

但在现实与需要面前,我依然能平静地跨出这一步,要感谢那在我生命中有声无声地向我轻轻摇响的风铃,它让我知道,在我一切的需要之上,有他在天上看顾。   文/王人义 加拿大的温尼泊市,被誉为世界上的三大冷都之一。它位于加拿大中部平原,从南向北流入北冰洋的红河,从市中心穿过。一到冬天,由北极向南直扑而下的冷空气,就顺着一马平川的草原长驱直入美国,密度大的冷空气便会集结在低洼的红河河谷地区,这让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