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Nov
灵魂的归属

灵魂的归属

      文/不歪       现在很多人都为教育孩子发愁,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她就很怕在这个纷乱的社会中教不好自己的孩子。其实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把他交到神的手里,让他获得灵魂的归属。很幸运,我从小就成为基督徒。而这份运气,要从外公外婆的信主经历说起。     耶稣救了外婆   在我出生前,外公外婆就已…

Read More
19 Nov
前路难行,但你一直都在

前路难行,但你一直都在

      图  文/北微     我看见他们好像那个少年人 因着巧言 谄媚而跟随她 像牛被牵往宰杀之地 像雀鸟急入网罗 而我们选择了背向她 我们迎着人群,逆流而上 在这场浩大的世纪队伍中 被碰撞,被践踏 他们看我们为万物中的渣滓   然后我发现 我的脚除了能奔跑跳舞 还能够跪着前行   你说这路是窄的,门是小的 你说我们会经过…

Read More
19 Nov
科学与信仰冲突吗?——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如此说

科学与信仰冲突吗?——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如此说

      文/浮云游子       2018年的诺贝尔物理奖于10月2日揭晓。美国科学家阿瑟·阿什金(Arthur Ashkin)、法国科学家热拉尔·穆鲁(Gérard Mourou)和加拿大科学家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因为在激光物理学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而获奖。 阿什金今年96岁,成为年龄最大的诺奖得主。他…

Read More
12 Nov
一个“死活嫁不出”的超龄女中年

一个“死活嫁不出”的超龄女中年

      文/李艳       根本就遇不到   讲真,作为一个死活嫁不出的超龄女中年,看到身边的人结婚,衷心祝福的同时,还是会有一丝心酸。尤其是我所在的教会,居然几乎每个月都有婚礼。 为什么看到别人结婚,自己会感觉酸酸的,我觉得这还不单是出于生理与心理的需要,更多的是来自这个世界的眼光。 首先,大龄的我还没有结婚,显得格外另…

Read More
12 Nov
家境优越的我,如何寻回失落了的心

家境优越的我,如何寻回失落了的心

        文/橡树那里       我的见证也许并不独特,但我知道,神让我从死,走到了生。——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条件优越,十分传统的家庭,父母白手起家,生活节俭,事业越做越大。我在家中排行老二,被父母的生活习惯所影响,专注于做事情,尚未成年就熟谙父母所说的世人的阴暗,只是我从没有经历过。   &nb…

Read More
12 Nov
在灵性贫乏的时代,如何过真正的信仰生活?——读薛华的《属灵的真意》与《上帝永在》

在灵性贫乏的时代,如何过真正的信仰生活?——读薛华的《属灵的真意》与《上帝永在》

      文/孔锐才       当代基督教思想家,有“知识分子宣教士”之称的法兰西斯·薛华(Francis August Schaeffer,1912-1984)的写作,总是擅于处理基督徒在时代中遇到的切身问题,这种姿态与欧洲大陆的神学家截然不同。欧洲的神学家大多从一个既定的哲学传统和思潮出发,无论是卡尔·巴特还是克尔凯郭尔,他们与其…

Read More
06 Nov
万圣节:请不要把孩子交给世界

万圣节:请不要把孩子交给世界

      文/段小丘       1   那天,大壮约我去买文具,走到小区门口看到不远处的那家快餐店灯火通明,大壮说:“你看,那个店里不是挂了很多南瓜灯吗?快过万圣节了。” 我们走上前去看,果然是万圣节的氛围,商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提前针对万圣节开始了各种营销。路过两家饰品店,显眼的不仅是南瓜灯,更是货架上愈加逼真的半身骷髅道具。…

Read More
06 Nov
营建精彩的单身生活

营建精彩的单身生活

      文/溪林       曾经看过一项北美的统计资料,95%的人选择在25-65岁之间结婚;有5%的人会一辈子单身;而且人们步入婚姻的年龄越来越晚。即使一个人30岁结婚,那从18岁开始,也有十几年的单身生活。 一个人单身时素质如何、日子安排得怎样,将决定他(她)婚姻生活的质量。如果一个人正直、乐观、宽容、富有责任感、有良好的人际关…

Read More
29 Oct
如果你深深地爱过什么人——《延禧攻略》的攻略

如果你深深地爱过什么人——《延禧攻略》的攻略

      文/蜗牛小姐       前段时间,妹妹小冬天天跟我说《延禧攻略》的剧情。这部剧中,有人看到人生如宫斗,有人看到女主的强大性格与金护指,我却看到的是一群作为人间缩影的模特在爱的围城中,求生求荣,爱而不得,加重筹码,胜利失败。 他们将所爱之人当作拯救,得不到的人如纯妃、尔晴等,经过长久的等待大多绝望黑化了;得到的人如富察皇后、皇…

Read More
15 Oct
金色年华——我爱美国这样过晚年

金色年华——我爱美国这样过晚年

        文/高鲁冀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长存。”(《约翰一书》2:17)     人已暮年   我自1980年赴美,在中国的一切,就都丢在背后,又开始了新打拼。岁月匆匆,一眨眼,我竟然七十奔八了。从一个人,到全家四口——我与妻及两女儿。两女儿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