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ug
“水深火热”找工作

“水深火热”找工作

  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领救济金。     文/王军     去年年底,在我博士论文答辩通过的晚上,我就听到先生即将失业的消息。当时,我并没在乎,还安慰先生说:“上帝连天上的飞鸟尚且养活,他也一定会看顾我们的。”     风暴骤起   话虽这么说,但当水电、保险、房贷各种账单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我们真正体会到了生活的…

Read More
07 Aug
恩曲不休

恩曲不休

  他允许我们有失败,我们亦坦然承认自身有不完全,这些并不能阻止感恩的心,因为今生是上帝给的;无论路径滴脂油,还是遇沙漠,都要感谢,藉着感谢,信心与喜乐发芽生长,生机勃勃,生出花来。     文/蜗牛小姐   依依惜别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小礼拜的时候,一首赞美诗《感谢神》,打动了我的心,眼泪都要流下来。歌这样唱:“感谢神赐温暖春天,感谢神凄凉秋…

Read More
02 Aug
葱姜彼得鱼

葱姜彼得鱼

    文/王学青   加利利海,位于以色列的东北部,东西约有八哩宽,南北约有十四哩长,呈梨形,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在圣经中,加利利海是耶稣行奇迹、显神力的地方。《马太福音》就记载,耶稣在海面上走,也叫彼得从船上下去,到水面上走。可是彼得信心不够,几遭灭顶,于是耶稣伸手把他从水里捞出来。 年前外子有幸参加国际质量管理协会在耶路撒冷召开的会议。在严肃的专题讨论外,大会…

Read More
17 Jul
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

  通过这道门,我们将重新和上帝相见。死亡并不是可怕的事。     文/孙基立   死亡并不可怕   这个地区的原名叫“死亡之门”(Door of Death)。 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是在外婆去世不久后,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外婆逝去的悲哀像云雾一样笼罩着我。我知道,多说这些只会为活着的人增添烦恼,而且在听到她死讯的那天,我发现,作为一个为信仰…

Read More
12 Jul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文/沉静   怨言遭亏损,顺服就蒙福   将近半年,我和儿子一直在两城之间来回跑,我始终没有意识到为迎接某国际会议全城外墙粉刷的旷日持久。居住于绿纱布笼罩的楼里,我们需要不时忍受刺鼻的油漆味,震耳欲聋的敲打声,无处不在的粉尘,从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下穿过,不留神就会崴脚。 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躲了一阵子,以为前一波的粉刷结束了,就返回了住处,结果粉刷带来的…

Read More
07 Jul
从胡萝卜花说起

从胡萝卜花说起

篡夺了主人身份的人,他只看到了自然的使用价值。     文/范学德     这花令我惊讶   我自认为对环绕我的自然还是蛮有感觉的,它们激起了我的喜悦,丰富了我的心灵。但直到前年深秋,我才不那么自信了。那天黄昏,我走进了我家后面的一片大草地,它是镇里的自然保护地,中间有几条沙土路。 沿着一条沙土路,我走进了小树林。路边开满了许多拳头大小的白花,后来…

Read More
07 Jul
还好没打掉

还好没打掉

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胎。     文/Bella     那天,我收到了A姐妹在微信上给我的留言,她说:“我们家的宝宝出生了,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感谢主!” 望着照片上可爱的小宝贝,我思绪万千,往事浮现。     一个“还好没打掉”的故事   十几年前,团契中一位刚信主的弟兄新婚不久,太太就意外怀孕了。这位年轻的妻子一心…

Read More
07 Jul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需要这样一批人来提醒我们……     文/孙基立     阿米什团体是欧洲宗教改革时代,即1730年,为逃避宗教迫害逃到美国的清教徒。他们遵守严格的清教习俗,直到今日还穿着16世纪的长裙,戴白色的帽子,不和外界接触,定时举行宗教聚会,以农业和木制家具工艺品为生,不开车,不看电视新闻,出门用中世纪的马车,他们的孩子在成年以后,可以出村过一段外…

Read More
02 Jul
还要跟他去冒险

还要跟他去冒险

日头就要落山了,霞光无比柔和温暖。我快步走着,泪水在眼里转着,一种胀鼓鼓的欣喜充满了我的心,是那种被眷顾和被宠爱的欢喜。     文/晨牧   “我是游客,上帝是导游,他已为我的旅行制定好路线和目的地,所以我要享受这趟生命之旅。”一个姐妹一大早发给我这段话。估计是春天到了,她要开启全新的旅行。 在我看来,上帝并不像导游,因为导游会尽力不让游客遇到危险,会预先提供有效的…

Read More
19 Jun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变得极没有安全感,不能独自出门。     文/艳阳     好友带着她的弟媳J到我家来玩,我热情地接待她们。中午,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好友过来告诉我,J今天从早晨出门到现在,一直觉得心里发慌。话音刚落,J就跟了过来,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我连忙让她坐,询问情况。这才知道,她几天前和丈夫吵了架,两人一直没和好,她在家里每天面对隔阂非常痛苦,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