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n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变得极没有安全感,不能独自出门。     文/艳阳     好友带着她的弟媳J到我家来玩,我热情地接待她们。中午,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好友过来告诉我,J今天从早晨出门到现在,一直觉得心里发慌。话音刚落,J就跟了过来,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我连忙让她坐,询问情况。这才知道,她几天前和丈夫吵了架,两人一直没和好,她在家里每天面对隔阂非常痛苦,想…

Read More
12 Jun
谁来替人定优劣?

谁来替人定优劣?

  如何看待残障婴儿,他们的生命权应当由谁决定?怎样看待残障?谁是真正的残障者?谁有理由活在这世上?   文/严行   无论我们怎样在口头上认可“人人生而平等”“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但我们却心照不宣、约定俗成地去对待不同的人。事实上,社会和个人一直都承认人是有等级差别的。国王和乞丐、天才和弱智,几乎从未真正平等过。这既是历史,也是现实。 那么,人的高低贵贱到底由谁来认…

Read More
05 Jun
平安的七分之一——一个唐氏儿准妈妈的内心告白

平安的七分之一——一个唐氏儿准妈妈的内心告白

  文/黄恩慈口述、严行整理   我和嘉彤结婚多年没要孩子。嘉彤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还不想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我一方面担心他不是个好父亲,另一方面也并不大喜欢孩子。但自从两年前,我们的长女出生后,我俩都变了,嘉彤从心里感到孩子的宝贵,我作为母亲更觉得孩子可亲、可爱。因此,我们就想多生,求上帝再给。   是1/7,还是6/7   2008年9月,我又怀孕,我…

Read More
22 May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善于管理时间、不够勤快、没有远见时,我庆幸自己不至于像毕士大池边那个瘫了38年的人一样绝望,因耶稣对我说:“起来,走!”     文/沉静     我的年日窄如手掌   朱自清在《匆匆》里这样形容时间:“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们总以为时间还很多,就任由时间流走,他说,“洗手的时候…

Read More
15 May
奔忙与安息

奔忙与安息

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   文/宝藏   这或许是我在这间房子里住的最后一夜。 周一傍晚,我一个人背着包,到城门口的车站,管车票的阿姨说,原本没票了,不知怎么,高快司机偏巧晚出发了5分钟。于是,我就像最后一粒被捡到碗里的豆子,坐上了开往L城的高快。是那种很高的大巴,座位在司机头顶上方,我竟坐在了第一排的第一个位置。窗外一览无余,山有多远,路就有多长。车转过一道弯,大片的云…

Read More
16 Mar
他是我的“照妖镜”

他是我的“照妖镜”

不过每次汗颜之际,我都惊惧,骨子里的那个老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死得干干净净? 文/舒舒   小妖之:合理避税   前些日子要从朋友那里买一辆二手车,想到去过户时要交的税,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脑筋小聪明又开始耍了起来。我问先生:“哎,你说,我们能不能算作是礼物赠送呢?这样子没有买卖交易,就能省税嘛。当然,结束后我们肯定、必然、一定会付钱的嘛。”他不带一丝犹豫,立即否定:“不行不行,那…

Read More
15 Mar
生死一瞬间

生死一瞬间

那一刻,我的大脑停止了运转,只有一个念头在飞旋——今天,我完了!   文/天之德泽   每早晨我高高兴兴上班,每晚上平平安安回家。妻子和孩子经常围在我身边,在欢声笑语中,时光匆匆流过。一转眼,到德国已满14年了。   解馋,聚聚餐   我做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作,平时耗费脑力较多,身体疲倦,幸亏我的爱好广泛,可以在不同的事情上得到放松和休息。在我的公司,有好几位…

Read More
22 Feb
基甸聊天:歪瓜扭果也有春天

基甸聊天:歪瓜扭果也有春天

基甸聊天:歪瓜扭果也有春天   基甸聊天2017/2/22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uglyveg.mp3 今天是2017年2月22日。 前段时间收到我大儿子就读的马里兰大学的校刊,感觉设计得很漂亮,内容也很不错。其中有篇报道讲到这个学校的年轻校友、两年多前刚毕业的卢茨(Evan Lutz)创业的经历。 卢茨创建了一个叫“饥饿…

Read More
20 Dec
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悲恸来临,我还愿跟随耶稣吗?

当他平静地讲完他的故事。我们觉得,我们的事,都不是事。   文/拉结   当我们向上帝祷告,求一个A,结果上帝没有给我们A,他给了我们B,甚至是一个负的A,你打算怎么办? 很多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道假设题。信主4年,听多了各种神迹奇事,也不止一次听见传道人在讲台上鼓励我们每天写下自己祷告的内容,以及上帝如何成就,好叫我们能建立起对于他的信心。 然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个问题…

Read More
16 Dec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但我也知道,我再怎么喜欢它,也绝不会为它付上我的生命。   文/书拉密   在门口那群流浪猫中,黑藤不是最显眼最突出的。 那个时候,它瘦弱、胆小,耳朵后面少了一撮毛。在阳光里,能够看到那块红色的伤疤,伤口似乎一直未愈合。作为猫,它绝算不上漂亮,而且显然不是纯种猫,爪子和身上是全白的,尾巴和头顶、面部则是花黑的。唯一还算好看的,是它的眼睛,大而明亮。不过,很少有猫的眼睛太小。 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