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ug
相见与怀念

相见与怀念

而今的我,是在一个新世界里,死而复生。   文/ 宝藏   忽然想起,阿明死了。他的死讯是在他死后一年多,才辗转传给我的。他死在拉萨,好像是心脏病突发。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有心脏病。   想念香格里拉   阿明是个画家,画油画。在云南迪庆藏区的独克宗古城里,开了一间酒吧,叫圣地艺术空间。只要他有空,白天晚上他都在那画画,酒吧却开得清淡。我还在香格里拉的时候,偶尔…

Read More
25 Aug
一直欠他一句话

一直欠他一句话

有一次,我问:“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他沉默。   文/火锅狂人     相识18年,牵手17年,结婚13年,我觉得自己一直欠他一句话。这需要从我的原生家庭说起………       同病相怜   我的外婆,据我妈妈描述,应该算一个女权主义者。那个时候,我外公是大学教授,在那个普遍工资一二十块钱的年代,外公每月就能挣200多块钱,尽管家里有5个孩子,还…

Read More
19 Aug
亲爱的,没事,有我在!

亲爱的,没事,有我在!

夫妻之间有些承诺并不体现在言语上,而是体现在行动中。在妻子需要帮助的时候,丈夫能挺身而出,就是最甜蜜的表达。 文/小萱 寻觅良久的感觉   昨天推着女儿在公园散步。公园有各种车,双人四人脚踏车、代步电动车、小火车、观光车。女儿对这几种车都超爱,都要上去坐一遍,每上一种车我都需要和她解释:“对不起宝贝,因为爸爸不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只带着你一个人开车,虽然你很喜欢,但我们只能爸爸下次在的时候…

Read More
18 Jul
感恩十年——《海外校园》伴我成长

感恩十年——《海外校园》伴我成长

不知不觉中,参与基督教灵性文学创作已满10个年头。回顾这些年走过的笔耕历程,心中充满感恩。   偶遇《海外校园》 初识《海外校园》是在2003年春天。朋友带我来到瑞士苏黎世华人基督教会,那里有不少中文书刊,其中就有这份著名的中文杂志《海外校园》。经推荐,我挑选了几期带回家阅读。没想到,我的心竟被紧紧地抓住。 其中不少文章,对于像我这样刚开始阅读圣经、思考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慕道友来说,有着很…

Read More
25 May
苹果,该给谁吃?

苹果,该给谁吃?

在教导孩子时,千万不要仅仅满足于孩子“怎么说”。   文/风间   近日,有机会听闻妈妈们大谈育儿心经。我凑上前去,有幸听到许多经验之谈。其中一个故事,尤其令我深思。       一个苹果,两种吃法   先说说这个简单的亲子互动,姑且将之称为豆豆和妈妈的故事。 一日,豆豆妈拿出一个大苹果,笑吟吟地问4岁的女儿:“豆豆,你想吃苹果吗?”“想吃!”豆豆看到苹果,…

Read More
25 May
窗上的把手可以抓吗?

窗上的把手可以抓吗?

他期待又难过的眼神望着我,嘴巴微微一撇,嘴唇抖了一下,说了声:“妈妈抱。”   文/嘟妈   嘟嘟2岁多了,他的小脑袋里开始装进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这让我常常不能一下子就明白他到底在想啥,也就很容易失去耐心。       嘟嘟的小顽强   昨天傍晚,我匆忙地把脏衣服塞进洗衣机,然后一手抱着嘟嘟,一手去关窗户、拉窗帘。嘟嘟注意到了窗上的把手,非要去抓,我不依,他…

Read More
23 May
候鸟带他来,小蛇送他走

候鸟带他来,小蛇送他走

我爸爸就是在26岁时有的我,可我在26岁时,恐怕要失去自己的孩子了。   文/阿浅   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要起一个温柔点的标题,写一段温柔点的开头。这样,如果我的妻子吉吉,偶然看见这篇文章,就不会一开始就受到强烈冲击。而我,也可以比较温柔地讲述一个关于孩子的故事。       生日   2015年11月9日,是我26周岁的生日。 吉吉怀孕50多天,仍然起了个…

Read More
23 May
有一种活动,叫青松团契

有一种活动,叫青松团契

从误解到释然,从怀疑到接纳,这样的转变是老人在来美探亲之前无法想象的。   文/平安   我们居住的林城位于休斯顿北30多英里,那里除了林湖的秀丽风光,藏身松林中的社区公园,还有大型购物中心。这里的居民们享受着小区里弯弯曲曲的道路(据说是为了让居心不良的家伙们进来就找不到出口),路旁还有供人运动、暴走、散步、遛狗、骑车的林间小道。这样的居所和美景,对于从地球的另一边来探亲的长辈…

Read More
18 May
女人,你莫阻止我唱歌!

女人,你莫阻止我唱歌!

我几乎是含着泪水想象着年轻的他们,一个捂着耳朵嗷嗷叫着四处逃窜,一个拿着气泡纸一边追一边捏得噼里啪啦响,满屋子的笑声,满屋子的爱……   文/舒舒   擅长找乐子的榜样   那年冬天,婆婆因心脏病住院,先生去West Virginia照料她一周。他去之前就已感冒,回来后仍未见好转。到家那天,他早早地吃了晚饭,说要加会儿班再睡觉,就径自上楼去了。我怀疑他是否能专心工作。…

Read More
17 Apr
恩典照进“夕阳红”

恩典照进“夕阳红”

女儿女婿信耶稣,是否是受了西方文化的影响,被西方和平演变、俘虏过去了?   文/焕成   我来自上海,退休前,曾长期在大型国有企业从事文化宣传工作,多年信奉无神论。但上帝没有离弃我,他的爱改变了我的生命。   我曾认为母亲信教是愚昧   回顾我的信主经历,在我家里、在我身上发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他按着自己的计划和步骤,让我一步步地走近和认识上帝、最终归向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