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ul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文/汤懿思   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我做了4次全麻手术。手术前后,我和妈妈迫切祷告,很多弟兄姐妹和教会也在为我祷告,可是并没看到很大的好转。 然而,在生病的阶段,我学到了这些功课:上帝是否在听你的祷告?上帝会不会回答?当你对未来感到迷茫时该怎么办。   只要我努力,我就能做到   我上的是10年级,非常累,非常忙。即便如此,我总是感觉如果我没有每一秒钟…

Read More
24 Jul
在世俗时代向奥古斯丁学忏悔

在世俗时代向奥古斯丁学忏悔

      文/李锋   查尔斯·泰勒在其巨著《世俗时代》导论的开篇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世俗时代。时代精神虽在改变,而那些带给人深度思考的阅读体验总是有着对时代精神的反叛和修正。从这个意义上讲,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值得来一场信心的冒险。   在恩典中忏悔   首次拿起这本书的读者,我建议先细读第10卷前4章,看看作者希望读者需要以什么心态来阅…

Read More
21 Jul
基甸聊天:打爸爸脸的孩子

基甸聊天:打爸爸脸的孩子

打爸爸脸的孩子      基甸聊天2017/7/11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TAG.mp3     上个周末我在YouTube上听了一场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辩论(英文录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nGAazNCfdY ,文字记录:http://justin…

Read More
17 Jul
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

当我再一次试图以平静的心情去怀念外婆,还有那位去中国的女传教士卡丽安德森时,我再一次看见,她们的生命宛如玉石的光辉,温润、柔和、沉静。     文/孙基立   死亡并不可怕   这个地区的原名叫“死亡之门”(Door of Death)。 我第一次来这座岛,是在外婆去世不久后,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外婆逝去的悲哀像云雾一样笼罩着我。我知道,多说这些只会…

Read More
17 Jul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春春在学校把自己锁在寝室里服用大量安眠药企图自杀。   文/晨牧   要不是因为春春这个女孩,我可能仍会把“空心病”以及与此相关的信息看成新闻事件,带着无奈与心焦为这代人惋惜。   黑暗里的挣扎   空心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名词。早在20世纪初,诗人艾略特就写了一首《空心人》,来描述现代人的空乏和虚幻:“我们是空心人,我们是稻草人,相互依靠,头…

Read More
17 Jul
时间的圣剧(外一首)

时间的圣剧(外一首)

    文/杜商     《时间的圣剧》   一   花儿悄悄地告诉我 云卷云舒间,美丽稍纵即逝   雨儿曼妙地告诉我 那滋润过大地的水珠 永远不再收回   那雕刻在脸上的皱纹 是岁月的衣裳 是时间机器的马达声 是一个季节滑到另一个季节的 舞步   二   在看得见的舞台上 幸福跳动着的 是你的身影…

Read More
17 Jul
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我的家族救赎故事

    文/亚萨   主让卑微的升高,使骄傲的降卑。     我从小不招人喜欢。   我   奶奶告诉我,我出生以后,又黑又丑,日夜啼哭。我妈告诉我,在怀我的前半个月,刚流产过一次,大出血,母亲差点死掉。家里本来打算能生个女孩,结果还是个男孩。看着自己小时候留下的几张照片,塌鼻子、小眼睛、眉毛耷拉、哭丧着脸,的确没一点可爱之处。…

Read More
12 Jul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文/沉静   怨言遭亏损,顺服就蒙福   将近半年,我和儿子一直在两城之间来回跑,我始终没有意识到为迎接某国际会议全城外墙粉刷的旷日持久。居住于绿纱布笼罩的楼里,我们需要不时忍受刺鼻的油漆味,震耳欲聋的敲打声,无处不在的粉尘,从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下穿过,不留神就会崴脚。 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躲了一阵子,以为前一波的粉刷结束了,就返回了住处,结果粉刷带来的…

Read More
12 Jul
留学生遇害,这世界哪里有平安?——从章莹颖事件说起

留学生遇害,这世界哪里有平安?——从章莹颖事件说起

      文/尘土   6月9号,章莹颖失踪了,清秀善良的北大才女在美国大学蒸发,案情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直到30日,美国FBI才逮到绑架凶手,同时也宣布了她的噩耗。   儿子遇害,上帝的声音抚慰了我   章莹颖的悲剧,让人想起2012年5月24日,留学加拿大的武汉男生林俊,被同性恋室友残忍杀害。林母杜芝桂完全崩溃,走在蒙特利尔大街上,感觉每个人都…

Read More
12 Jul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中国人心里都有三个形象或者三个理想:皇帝、强盗、和尚。   文/郭暮云   世间一切故事,或具体来说,一切文艺作品,内涵和外延越靠近圣经,就越具有震撼力,越具有高水准。圣经故事的叙事目的和叙事风格成了人类文学无法突破的天花板。 所以,若以这个标准来看,试图塑造完美偶像要人膜拜的文艺是最糟糕的,而能够指出人性幽暗,进而使人知道救赎之必要的,才是好作品。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