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Nov
只因有你在身边

只因有你在身边

    文/吴鸿铭   没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   2012年7月,得知父亲最后一次进ICU病房时,我正在康州的I-95高速公路上。母亲忽然打电话来,这让我感到事情的不寻常。平日母亲都是在周六等我电话,不会主动打我的手机。我正要到新泽西的公司去开会一个礼拜,随身行李只有几件衣服及公司的资料。一时也乱了方寸,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只有请母亲随时跟我连络,同时我也得…

Read More
20 Nov
什么样的活法,才不会被毁三观?

什么样的活法,才不会被毁三观?

    文/以笏     “毁三观”和“三观不正”,是当下流行的网络用语,泛指一个人行事举止怪异、甚至低俗粗鄙、以至于让人大跌眼镜。 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表明人们开始愿意思考什么才是更重要的东西。然而,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则更需要引起人们的思考与重视。那就是:我们用什么评判标准来判定一个人——包括他人和自己——的三观是否正呢?   三观影响生活 &…

Read More
20 Nov
游子的尴尬——出国十年小记

游子的尴尬——出国十年小记

    文/静弱慈     游子的共鸣   游子,在我最初的记忆里是一首歌。电影《虾球传》的主题歌便是“游子吟”。 都说那海水又苦又咸/谁知那流浪的悲痛辛酸/遍体的伤痕,满腔的仇冤/呵游子的脚印啊血泪斑斑/…… 小时候,我并不明白什么是游子,当然更不晓得歌词的内涵!但不知为什么,这首歌深深烙在我的心上,并且我信口便唱,歌词不忘,有时莫名其妙地还会唱…

Read More
17 Nov
基甸聊天:宇宙“大爆炸”支持无神论还是有神论?

基甸聊天:宇宙“大爆炸”支持无神论还是有神论?

基甸聊天:宇宙“大爆炸”支持无神论还是有神论? 基甸聊天2017/11/1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igbang.mp3     今天跟大家聊一聊关于宇宙起源的“大爆炸”(The Big Bang)理论。对于这个理论,基督徒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我自己的观点以前讲过多次,就是我认为大爆炸理论支持“时空有始”的…

Read More
17 Nov
基甸聊天:当机器人抢走我们的饭碗 

基甸聊天:当机器人抢走我们的饭碗 

基甸聊天:当机器人抢走我们的饭碗    基甸聊天2017/11/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robot.mp3 (图片来自“今日基督教”网站)前段时间因为阿尔法元(AlphaGo Zero)下棋,很多人都在网上谈起机器人、人工智能这方面的话题。阿尔法元特别的地方,是它可以自我学习,自己左右手互搏来学习下棋,就可以战胜人类,而不需要…

Read More
13 Nov
我的纵身一跃

我的纵身一跃

      文/吴泽西     我被孩子绑架了   半夜3点多,5个多月的小儿夜里醒来,我立刻警觉地从床上弹起,为避免大便弄脏宝宝的衣服和床单,我抱着他大便,然后开了夜灯,火速给他换了尿片,以免他哭声太大,影响隔壁房间正睡觉的哥哥。之后,我又火速给他喂奶,哄他继续睡着。 把尿片扔出去、洗手、擦护手霜、喝了一杯水——冷气叫人更加干渴。夜来风雨打得屋外…

Read More
13 Nov
马丁·路德的挣扎与自由

马丁·路德的挣扎与自由

    文/郭颜   1   奥古斯丁隐士修道院(ConventoftheAugustinianHermits/KlosterderAugustiner-Eremiten)建于1277年,是艾尔福特现存最大的一座修道院。修道院中的图书馆藏书6万册,是德国最重要的教堂图书藏馆之一。其中,古版书、宗教改革文献和马丁·路德版圣经尤为珍贵。 这座令人向往的中世纪修道…

Read More
13 Nov
打败迷茫,重新回家

打败迷茫,重新回家

    文/巴拉巴     1   1990年的春节,在运送新兵的车上,当我回头看父亲时,他正低下头抹眼泪。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远门,不太能体会父亲的心情,后来母亲告诉我,父亲有时一个人半夜想我,流泪! 我是在经历2次高考落榜后才在父亲的安排下去参军的,指望离开家乡去北京有个好的出路。当时要么考大学,要么去参军,要么就留在家务农。于是我带着父母的盼望…

Read More
06 Nov
花容月貌哪儿去了 ——献给我苍老却依旧美丽的母亲

花容月貌哪儿去了 ——献给我苍老却依旧美丽的母亲

      文/崔恩     习惯了母亲脸上不请自来的皱纹,习惯了母亲偶尔唤我帮她拔去几根白发,这一切我都觉得很自然。直到有一天,偶然翻出母亲年轻时的照片,我惊呆了!母亲竟美得像一位电影明星,哦不,像一位天使! 突然间,我仿佛看见了时光荏苒,在她的脸庞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视线开始模糊,眼眶变得湿润。   以我为祭…

Read More
06 Nov
安居的客旅

安居的客旅

  文/蔷薇河     奋力向前,灵魂却已萎缩   我的老家在一个贫穷的苏北小城。回想童年,每天清晨天还蒙蒙亮,我就背上书包、睡眼惺忪地走去学校。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像玉米棒子的气味,说不清的难闻。长大后才知道原来是建在城中的木材厂散发出的污染的味道。家乡有一条河,河水浑浊,绿萍漂荡;河分两城,城北热闹,城南萧条。 因为家乡贫穷落后,在当地,学生们都被灌输了一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