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an
基甸聊天:跨越种族的鸿沟

基甸聊天:跨越种族的鸿沟

基甸聊天:跨越种族的鸿沟     基甸聊天2017/1/16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gap.mp3     大家好!今天是2017年1月16日。很高兴,这是新的一年第一期“基甸聊天”。非常抱歉,过去这段时间很久没做“基甸聊天”了,主要是因为我工作、读神学等各方面都比较忙,很多时候想讲一…

Read More
14 Jan
我是如此超越恐惧

我是如此超越恐惧

  文/蜗牛小姐   关于恐高症,维基百科上这样说: 恐高症,又称惧高症和畏高症,是恐惧症的一种,指对身处一定程度以上的高度感到恐惧,症状为在高处时陷入恐慌,呼吸加速,手足无措,无法对周遭事物做出正常反应,而呆在高处下不来。除了视觉造成的效果,从高处落下的体验(如云霄飞车)也会引起恐高症的发作。 如果不影响正常生活,恐高症可以不用治疗,如果要治疗的话,治疗恐高症方法很多,如行为…

Read More
14 Jan
厌倦了漂泊,灵魂的故乡今何在?

厌倦了漂泊,灵魂的故乡今何在?

  文/幸知之     梦寻故乡 还记得当年出国留学时,在北京机场和亲人告别的情景,正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当飞机呼啸着冲上云天,我觉得自己像一棵小树,正被连根拔起,头重脚轻,有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望着舷窗外渐行渐远的祖国山水,酸楚的泪水不住地涌出眼眶。 就这样,自己竟成了无根的飘萍,随风而去,从此浪迹天涯。于是,故乡的山水,便幻化成一幅幅或清晰或模糊的画面,…

Read More
20 Dec
如果苦难是真的,我是否还愿意相信耶稣?

如果苦难是真的,我是否还愿意相信耶稣?

当朋友圈被《耶稣你不要让我与你为敌》刷屏时,无论事情本身的真假,“与耶稣为敌”的话都会迫使我们反思:如果苦难是真实的,我们当如何面对上帝?如何透过信仰之眼看待生活中的苦难?   文/拉结   前几天,看到大量转发《耶稣你不要让我与你为敌》的文字时,我心里是惶恐的。因为转发给我的都是站在基督教门口的姑娘。我生恐她们的信仰建立在“上帝有求必应”的基础上,于是讲了很多关于真理的问题。…

Read More
20 Dec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约翰福音》15:4)   文/骆鸿铭   问:我很孤单,没有什么好朋友。虽然信主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感觉不到耶稣基督,生活中也还有很多克服不了的恶性。请问解套的力量在哪里?怎样才能感觉耶稣基督与我同在?   答:很多人一想到圣经说的,耶稣基督与我同在,脑海里就情…

Read More
20 Dec
亲情邮票

亲情邮票

亲情,是世间最微妙、醇厚的情感,虽然每个人的亲情不尽都美丽,但是若干年后回忆起来,亲情依旧最温暖人心。   文/许粲然   变换了几轮的时空,在南京与西北的黄土高原间穿梭,一眨眼过去了50多年,连我都长大了。   载满亲情的列车   有时候,即使亲人不随旁在侧,即使他们远在天边,即使没有温暖的问候,亲情也会像每天的太阳照常升起。虽然时有你高我低的比较,有说不…

Read More
16 Dec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多年以后的邂逅,令人羞耻的见面,一个是审判者,一个是被审判者。   文/李相宜   “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啊,你醒了,也必照样轻看他们的影像。”(《诗篇》73:20)   权力谎言下的牺牲品    在影片《生死朗读》中,女主人公汉娜向往着高贵的事物,却出现在法西斯的阵营里,她用爱与怜悯搭救一个少年,相反,对自己从事的狱卒工作表达的只有程序上的正义。她爱理性…

Read More
16 Dec
诗画五首

诗画五首

摄影/海蒙  文/考凰      今天下午的阳光   今天下午的阳光 比从前的雨水更珍贵   今天下午的教堂 比以往的日子更神圣   头发蓬乱的人 板起手指,数数罪孽的一生   谁轻手轻脚走过去 嘘 可能是住在隔壁的天使     旷野牧人   我的牧人 今天你从山上回来 是否一肩尘土,半身风雨   …

Read More
16 Dec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他的审美和企图却突破了老庄的“无”,进入了“日光之上”的“有”。   文/施玮   白野夫先生纵横于水墨彩之间,突破传统与当代的藩篱,任凭点、线、块在激情而松驰的笔势下聚合、撞击、叠加、交融、远眺……那眼不能见的灵魂隐显于画面,甚至是灵魂中的万千情思、上下求索,也始而隐忍,继而呼号着突显在我的面前。 这一刻,我是震惊,甚至尴尬的,面对着另一个人赤裸的灵魂,以及它所…

Read More
16 Dec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在众猫之中,你是我的猫

但我也知道,我再怎么喜欢它,也绝不会为它付上我的生命。   文/书拉密   在门口那群流浪猫中,黑藤不是最显眼最突出的。 那个时候,它瘦弱、胆小,耳朵后面少了一撮毛。在阳光里,能够看到那块红色的伤疤,伤口似乎一直未愈合。作为猫,它绝算不上漂亮,而且显然不是纯种猫,爪子和身上是全白的,尾巴和头顶、面部则是花黑的。唯一还算好看的,是它的眼睛,大而明亮。不过,很少有猫的眼睛太小。 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