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Sep
归家的路

归家的路

  忽然,一句话飘入耳中,“世上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那么有分量的一句话,抹去了我心头重重的自责,为着我曾做的错事。     文/晓光   我从小方向感就极差,近乎路痴。第一次和男友见面,相约于公园北门。一听“北”字,心里一阵作难。只知前后左右的我,显得有些尴尬,“北门在左还是右?”时至今日,此事还常被已升格为老公的他,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谈。哎,天生如此,我…

Read More
18 Sep
近距离恋爱——如何保有少女心

近距离恋爱——如何保有少女心

  文/晨牧   人人渴望的“少女心”   近来,我发现“少女心”被包装贩卖,而且价格不菲。比如,流行服装,极尽“少女”风,就连发型也出现各种减龄样式,还有五颜六色的烫染。 垂青于“少女心”的人中不乏大龄女性,甚至是阿姨级别的女人,她们穿着“少女”装,顶着减龄发式,涂着粉色的腮红。有些看上去蛮可爱,有些则叫人觉出几分凄凉和寂寞。 虽说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孩”…

Read More
18 Sep
你用恩典牵我手

你用恩典牵我手

    文/北鸥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哥林多后书》3:17)   我曾羞怯隐藏自己 深知无法满足周遭的预期 寻一处僻静的角落 放飞我斑斓的羽翼   我曾害怕争战 深感自己软弱乏力 宁愿在丘壑山谷之间 做一条默默清流的小溪   我漂洋过海千万里 为寻找我自己 而你用恩典牵我手 使我得称为你的儿女…

Read More
18 Sep
爱,是一个危险的花园吗?

爱,是一个危险的花园吗?

  文/静燃   戴安娜,英国王妃,曾是多少小女孩心中幸福的翻版。她的穿着和言行被人竞相模仿,她和查尔斯王子结婚的教堂,也成为多少女孩心目中最浪漫的结婚地点。在她逝世20周年的时候,这位曾经被盛誉为“人民的王妃”、“永不凋谢的英伦玫瑰”的女人,又一次回到了舆论的中心。 最新公开的一部纪录片《戴安娜,她的自述》(Diana,in her own words),更是对这场舆论风暴推…

Read More
18 Sep
女儿失恋、丈夫出轨,我该如何面对中年危机?

女儿失恋、丈夫出轨,我该如何面对中年危机?

  文/沈靖瑜   我来美国已经有20年,信主也十多年了。在上海,我还有一个姐姐。我们姐妹感情一直很好。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但还是彼此挂念,彼此关心。即使各自成立了小家庭,遭遇母亲去世后,我们姐妹之情仍然非常深。 我信主以后,常常有感动要传福音给她。她来美国探亲的几个月里,我也带她去教会做礼拜和查经。她喜欢唱歌,对查经却没有兴趣。我也不勉强她,相信上帝有他的时间。   …

Read More
11 Sep
你说

你说

曾经,我们都走过一段忧伤低迷的日子,在那些没有歌声的岁月,“美丽终将枯萎”,我们“像死一样活着”。然而,有一个可以呼吸和流泪的地方,可以带给我们盼望和新生。走向这地方,是需要一颗谦卑寻求的心……   文/一勤     你说,你走的是一条背离所有期望的路, 背离所有欢乐的路, 路上只有忧伤与孤独。   然而再美丽的哀伤, 也如同丢弃的花束, 美丽却终将枯萎。 …

Read More
11 Sep
五亿美元之轻

五亿美元之轻

  文/刘同苏     2016年2月16日,美国一家彩票公司开出了破历史记录的中奖金额:15亿6千余万美金。3位中奖人分别居住在加利福尼亚、田纳西和佛罗里达,各自可领取5亿2千8百78万4千的奖金。 对一个人而言,5亿美元可是个天文数字了,买什么不得买出一大堆,而且还必须是高档的。在报道此次中奖的网站上,紧接着中奖新闻下面的广告是:若中了5亿美元,你可以买某款370…

Read More
11 Sep
眼前的苟且,还是诗与远方?

眼前的苟且,还是诗与远方?

那首歌,曲调哀伤,声音苦涩,让我们无不为之动容。     文/双一     曾经,我们这代人高唱Beyond的《海阔天空》:“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如今,少时的自由梦想逐渐模糊,生活的劳碌与奔波让我们变得日益现实,口中的歌词蜕变成了高晓松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Read More
06 Sep
永生的笛声

永生的笛声

  文/杜商     春天,细雨唤醒了含羞草 和一个沉睡的夜晚 远方的风笛 带来的不仅仅是 优雅的琴音 还有命运和关于命运 的绝唱   一种人幸福地活着 却即将凄惨地死去 另一种人,另一种形态 因为爱的呼唤 因为圣洁的呼召 即使活得沉重 却注定要进入永生   永生不是知更鸟俗世的归巢 不是天南地北双飞客的闲谈 不是肉体对另一种肉体的 相思,也不是关于金钱的誓言 更不是…

Read More
06 Sep
在世俗时代向奥古斯丁学忏悔

在世俗时代向奥古斯丁学忏悔

每一个为自己的罪痛哭、懊悔过的基督徒,都会同感于奥古斯丁心中的挣扎。     文/李锋     查尔斯·泰勒在其巨著《世俗时代》导论的开篇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世俗时代。时代精神虽在改变,而那些带给人深度思考的阅读体验总是有着对时代精神的反叛和修正。从这个意义上讲,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值得来一场信心的冒险。   在恩典中忏悔   首次拿起这本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