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Apr
厉害老妈,越苦越“厉害”! / 榕

厉害老妈,越苦越“厉害”! / 榕

文 / 榕 我三四岁的时候,住在爷爷奶奶家,常听到很多亲戚对我妈的评价:“你妈妈呀,那叫真厉害!” 后来长大一点了,我爸告诉我:“你妈妈的脾气,太厉害了!”我明白了,原来别人是说妈妈脾气凌厉。 厉害老妈 我上小学后,爸妈时常吵架,每次我妈都会占上风。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我妈告诉我,她的梦想是当记者,但是因为时代原因没有读过大学,没有机会实现理想。我脑中常会出现我妈当记者的样子:有口才、反应快。…

Read More
22 Mar
谁能剪去我30岁的忧虑 / 古墨

谁能剪去我30岁的忧虑 / 古墨

文 / 古墨 当我迈入30岁的门槛时,有一段时间,早上醒来就感觉厄运即将来临,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要发生。随即,我迫切地感觉需要跑得更快,更努力地工作。生活中的压力、工作的忙碌,就像一团乌云笼罩着我的白天黑夜。有时感觉重担压身,快要窒息。夜晚来临时,虽然很安静,但我的心还是焦虑地叫喊着。 修剪的季节 回想那段时间的忧虑,究其原因主要是30岁以前,没有太多生活上的顾虑,就算遇到窘境,背后还有父母家人帮…

Read More
15 Mar
抑郁女记者的夏之繁花 / 傲洁

抑郁女记者的夏之繁花 / 傲洁

文 / 傲洁 曾经,在生命之春抑郁病重,青春的赞歌断了弦,季节停在阴冷的长冬里,黯淡无光!当微光乍现,眼前隐约一片万紫千红,夏竟于无声无息间踏入我枯竭良久的生命里,谱起缤纷的乐章。 繁花开在文字事奉之始 初夏的蓓蕾绽放,始自我投身基督教报社的文字事工。当时,艰巨紧凑的编采工作,没有压垮我如黛玉般的孱弱之躯,反而使我更坚心依靠上帝,竭尽所能地完成工作。同事赞许我敬业认真,写作上一丝不苟,敢于接受挑战…

Read More
01 Feb
外婆与她的葡萄树 / 子衿

外婆与她的葡萄树 / 子衿

文 / 子衿 1 外婆的葡萄树,已然成了我儿时记忆中的一部分。 妈妈年幼时,外婆种下了葡萄树。到了我们可以攀爬摘葡萄的时候,葡萄树已经从泵房褪皮的土墙边伸展到了院子另一头。 每到夏日,叶子发旺,阳光从叶子间隙滑落,便星星点点落在地上,偶有树上掉落的毛毛虫悠然爬过。葡萄树叶枯黄飘落的季节,外婆每天都会晨起清扫落叶,落叶扫过后的地上,斑驳的影儿还在微风中闪动。每当棕榈扫帚与飘落的葡萄叶碰撞发出规律的沙…

Read More
28 Jan
献身中国的“挪威南丁格尔”­——司务道

献身中国的“挪威南丁格尔”­——司务道

不少妇女在听了福音之后归向真神,不再杀害女婴。 文/丁怡嘉、苏文峰 到东方去 司务道(Annie Skau Bernsten, 1911-1992)出生在挪威的荷顿(Horten)。从小在祖母熏陶下,学会了凡事祷告、仰望上帝。 她父母原希望她中学毕业后继续读师范学校,然而司务道却有一股莫名的感动想要成为一名护士。父母虽不情愿,仍然支持女儿的决定。 作为病房实习,司务道亲眼见证一名垂死青年,因为听了…

Read More
30 Nov
美容是虚浮的 / 雪榕

美容是虚浮的 / 雪榕

文 / 雪榕 奔波在爱美的路上 同事小叶子的脸,最近又红肿变形了,自从她花高价祛斑后,就遇风过敏。每天在写字楼乘坐电梯时,也会发现很多“小叶子”,她们一律浓妆艳抹——口红很红,脸很白,白的看不到真实肤色。 回想7年前的自己,也是一个“小叶子”。在闲暇时光,我曾积极地穿梭在美容院、美发店和盘发店。办公桌上放着小镜子,随时看看发型和今天美容的效果如何。我还会经常问丈夫:“我美吗?”也以此作为借口和动力…

Read More
06 Nov
我虽悖逆,他仍引领我 / 一一

我虽悖逆,他仍引领我 / 一一

文 / 一一 我虽然在16岁时就已受洗,但在之后近10年间,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我并没有放下心中的恨。 1 记得早些年,有人问我:“你家是有人生病了?” 我说:“没有啊。” 又问:“你爸妈也信吗?” 我说:“不是。” 再问:“小小年纪,你为什么信耶稣?” 我反问:“难道信耶稣非要家里有人生病才可以吗?” 因为外婆和大姨家信耶稣,所以在我小学时就知道有耶稣的存在。我在小伙伴家中,看到过耶稣画像,小伙伴…

Read More
05 Nov
基甸聊天第135期:富能仁的文字恩情

基甸聊天第135期:富能仁的文字恩情

富能仁的文字恩情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宣教士对中国的文化、医疗、教育等领域,曾作出重大贡献。 本期,基甸弟兄与您分享英国宣教士、老傈僳文字创造者、被称为“傈僳人使徒”的富能仁(James Outram Fraser)与基督教文字事工的不解之缘。 主持人: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2020年10月27日录制 音频网址:http://godoor.net/whjdt/Fraser.mp3 在云南西部,跟缅甸…

Read More
02 Nov
如果真有上帝,请你回答我…… / 寸草心

如果真有上帝,请你回答我…… / 寸草心

文/寸草心 元旦之后的这一夜,小易漫步在异国街头,四下无人,只有冰冷的钢铁机车在身边飞驰。再也不用受父母管束的轻松自由,转眼间已被严酷的现实重重压住。 只想尽快毕业 堂叔虚弱的声音言犹在耳:“……只是,我9个月前确诊肺癌,花掉一大笔钱,开学之后你在校园找份工作吧。” 她早听说美国的学生大多半工读,但出国前父亲说她不需要,因为做大生意的堂叔会包揽一切费用。 自从踏足这大洋彼岸,她好几次幸运地得到帮助…

Read More
27 Oct
婚姻不完美,神学家也无法避免? / 向远

婚姻不完美,神学家也无法避免? / 向远

文 / 向远 世人期待英雄都是完美的,在各个方面都是值得学习的典范。基督信仰则呈现一个事实:人都是有限的,连伟大的神学家也可能在婚姻上出现破绽。 那么,人的失败,是否意味着上帝的无能?上帝的主权和作为,是否会因人的软弱而受到限制?回顾圣·奥古斯丁、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和约翰·卫斯理的婚姻生活,也许我们会从中获得启示。 奥古斯丁——从荒淫之子到独身侍奉 奥古斯丁一生未婚,却有一段很长的情史。他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