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r
爱在厨房

爱在厨房

爱在厨房     诗/新民   爱,跳入大千的洗墨池 直冲到不染沙泥   爱,躺上性格手术的砧板 直剁到无棱无角无悔无怨   爱,失足在油炸的frying pan(平底锅) 直煎到丹心一片   爱,坐享胜似桑拿的蒸笼 直熬到你侬我侬   爱,围困两个人的瓦壶 直煮到双双脱胎换骨   爱,溜进锻炼的炉子 直烤到纯全单一 …

Read More
15 Mar
一个诚恳的ABC邀请……

一个诚恳的ABC邀请……

一个诚恳的ABC邀请…… 读完这本杂志,你有甚么感想呢?何不试试接受耶稣基督,成为基督徒,只要你肯: 1. 认罪(Admit):承认自己无力自救,没法靠自己得着丰盛生命。因为罪使我们与生命的源头--上帝隔绝。圣经指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但应许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壹书》1:9) 2. 相…

Read More
15 Mar
温暖的奖赏

温暖的奖赏

温暖的奖赏   在这些普通的甚至卑微的人的目光里,不正寄寓着仁慈上帝对作家的鼓励和期许吗?   文/刘树鹏   德国图宾根大学神学教授汉斯·昆,在《诗与宗教·在无宗教中对抗宗教》中,提到一件事:“在读完《穷人》的手稿后,德米特里·格里格列夫和尼古拉·涅克拉索夫,在凌晨3点按响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门铃,称他为最伟大的俄罗斯作家。在他们离去之后,陀思妥耶夫斯基靠在窗口,哭了…

Read More
15 Mar
宁静中的警醒  ——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宁静中的警醒 ——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宁静中的警醒 ——读维米尔的画作《持天平的女人》   当我们拥有许许多多“珍宝”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人生终点站。   文/高伟川   维米尔(Jean Vemeer,1632-1675)是17世纪中叶荷兰最杰出的画家之一,有些人认为,在欧洲美术史上,维米尔和凡高的命运有些相似,因为他们在活着的时候都很寂寞,作品也不为人知;死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却极高。 也有美术史…

Read More
15 Mar
12年后,故地重游

12年后,故地重游

12年后,故地重游   我做梦都没想到,以后也会成为基督徒。   文/朴人   因参加密苏里大学统计系建系50年庆典,我回了一趟母校。 2001年春季,获得硕士学位后,我便离开了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城;再回去时,已是2013年秋季,12年后了。      我不太认识它 哥城是我来美国后居住的第一座城市,对我和我的一群老同学们来说,这是一个让人倍感亲切的地方,如同…

Read More
15 Mar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脱下抑郁的“黑丧服”   突然,我脑袋里萌生出一个念头:试试从8楼跳下去吧?   文/尚利   2013年初到2013年8月,整整8个月的时间,我在抑郁中度过。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既感慨又温暖,充满对上帝的感恩,也深知自己的生命是脆弱不堪的。若不是得蒙上帝的保守,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      抱怨如火山喷发 2010年8月,结婚后,我随丈夫从深圳赴意大利…

Read More
15 Mar
布列塔尼的海滨

布列塔尼的海滨

布列塔尼的海滨   晚上,在空旷的院子里听潮,感觉奇异,无法描述,仿佛在听一个巨人的呼吸。   文/孙基立   法国西部的布列塔尼,有漫长的海岸线,面朝大西洋,有悠久的捕鱼历史。在一个名叫比尼克的海滨小城,面对大海的悬崖上,有一座面对大海的房子,我曾在那里住了几天。      享受美妙时光 每天,从高耸的悬崖望下去,海岸线弯弯曲曲,布列塔尼的天气多变,10分…

Read More
15 Mar
谁在拎着我?

谁在拎着我?

谁在拎着我?   那一刻,我一下子看到:在我头底下是铁轨;而在铁轨之下呢?是地球。地球之下呢?是一双温暖的无形的大手。   文 / 小约翰   我们家的孩子们都喜欢玩一个游戏,叫“拎小猪”。游戏的内容很简单:准备一个床单,爸妈拎着四个角,一个小孩子躺在中间,给两个大人拎起来——变高,变低;往左,往右;忽前,忽后……或干脆被拎到“集市”上当“小猪”卖。有人“买”,就轻轻…

Read More
15 Mar
生命暗处的囚徒

生命暗处的囚徒

生命暗处的囚徒   我宁愿冒着被遗传的危险,只希望他得病赶快死掉。   文/夕佳   经上说:“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伯来书》4:12)感谢主,他的道刺入我的里面,剖开我最深处隐藏的黑暗,感谢主释放了我心中被紧紧捆锁的囚徒,赤露敞开在他大能的光里。    …

Read More
15 Mar
今夜,我的思念如水清凉

今夜,我的思念如水清凉

今夜,我的思念如水清凉   那时,我只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文/慕溪   今夜,是新年第一天。我在嵊州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山村,以溪水为砚,月光作笺,流水为墨,写我,对你的相思。      但问家何在 总忆起儿时,那段糟糕的岁月,因为有你,不乏乐趣与感恩。如果没有你,我定是满含怨恨;如果没有你,我必不是我。父母说全是为了我,便抛下我离家出外打工,留我跟爷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