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基甸聊天2017/3/29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rits.mp3

 

 cjy

今天是2017329号。

 

昨天我在知乎上瞎逛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回答,回答的问题是“你是在什么条件下信上帝的?”回答的人叫“罗登”,我看他在知乎上有非常多的粉丝,算是一个“大V”。他在答这道题的时候,最后一句话是说“我相信,一个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传道”。他答这道题其实是分享一个他自己的经历,就是有一次他碰到一帮英国人,这些英国人要到四川的藏区去做一些慈善的工作,他们都是基督徒,他们遇到困难,就在一起祷告。

 

这位罗登知友听了他们的祷告,就非常感动。他说他很“震惊”,因为这些人都是他很尊敬的人,他们到长江源头,到四川藏区,是为了去帮助那里的人。遇到困难他们也不抱怨,而是在那里祷告。所以这位知友受感动,甚至加入他们,跟他们一起祷告。

 

看到这里,我就反应过来——原来这位知乎上的朋友分享的经历跟我20多年前(1990年)在国内的一段经历非常相似。实际上他遇到的那帮英国人是去做“邓科项目”的,而我1990年碰到的,也就是“邓科项目”第一次在长江源头(四川、青海等地的藏区),也有做慈善工作的一帮英国人。这两批英国人是参与同一个项目,里面也有少数人(我想)是两群人里面共同都有的,包括一位叫Mel的领队。

 

bet mel

“邓科项目”领队Mel Richardson跟藏族孩子在一起

 

所以知乎上这个回答让我想起1990年那段算是很特别的一次“长漂”的经历。我在我的信主见证( http://www.godoor.net/jidianlinks/jianzheng.htm )里面也提到,我是在1980年代末在一种 “怀疑人生”的状态下开始寻求信仰的。90年代初,我到美国留学,主要是被基督徒的爱心感动而信主。但是我在见证里面也提到,1990年我在国内碰到这一帮大多数都是基督徒的英国人,我对他们的生活方式有过很直观的、近距离的观察和体会,这段经历对我的信主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1990年的时候我是为了挣外快(当时很多人有“第二职业”),去考了业余英语导游的执照。我在成都碰过这帮英国人,我是为他们当翻译。那是“邓科项目”的第一次,他们是要用气垫船到长江上游去“探险”,那些地方都是四川、甘肃、青海的藏区。这些英国人是自愿组队的,他们每个人都是自己掏腰包到中国来。他们来,不是为了旅游消闲,而是要做一些科学考察和慈善的工作。除了地理、地质、高分子材料、医学等方面的科学考察,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利用气垫船这一现代交通工具来进入长江上游那些闭塞的地区,进行一些人道援助。

 

他们遇到很多的困难。1990年的时候,他们遇到恶劣的天气,也遇到中方的一些人为的阻扰。所以我也是同样地见证了面对困难的时候他们怎样耐心祷告、仰望上帝,用爱心来饶恕、理解别人。在长江上游的藏区,我跟他们朝夕相处,风雨同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并没有机会很系统地向我传讲福音,但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那种活生生的见证,让我对基督徒、对基督教信仰有了好感,在无形当中抵销了一些先入为主的成见和误解。

 

那次气垫船科学考察以后,当年驾驶气垫船的人,Dick Bell(他曾经是英国空军的王牌飞行员),回去以后写了一本书,书名叫做“To the Source of the Yangtze”,《走向长江源头》,讲述这一段历史,后来他们考察队里一位叫Gwyn的人送过我一本。

 

bet1

《走向长江源头》(以下两张图片也翻拍自这本书)

 

Gwyn是一位英国将军的儿子,当年他自己也刚刚退役不久,高大帅气,身板挺直,很有英国绅士的风度。当年的领队Mel是一个得过英国帝国勋章的人。他是一名大学教授,跟我是同行(也是搞高分子材料的)。这个团队里面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人——Dick Bell是飞行员;有一位叫“Dr. Ray”的是女医生;Andrew (他们叫他“人民币”)是银行家;有一位老顽童叫Stan,他是一位知名的画家;队伍中还有社会工作者、慈善机构人员、青少年牧师……等等。

 

我当年碰到的30个人里面,27个都是基督徒。他们在英国,可能都是蛮“成功”、生活优裕的人。但是在长江源头那边,他们也是非常谦卑地干各种体力活。当年他们是用卡车载着气垫船在川藏公路上走,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有的时候车子会“搁浅”。后来他们的气垫船在长江里航行的时候,虽然照出来的照片非常漂亮,但其实也很困难。有一次在虎跳峡附近船触底碰到水里的石头被划破,他们要把船拖回县城去修。所以他们在那边也是很辛苦。

 

到了礼拜天,他们也有主日敬拜,在一起围成一圈,坐在椅子上,有人弹吉他,有人讲道,等等。我当时其实对圣经、对基督教信仰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所以其实我也听不懂,但是我也一样非常感动。我想他们的敬虔和那种超越环境的平安喜乐同样也是震撼了我的心灵,虽然那时我还是一位无神论者。

bet4

左下及上方:气垫船在长江中;右下:考察队员在川藏高原主日敬拜,中国电视台有转播

 

我也看到他们怎么样去服务当地的藏族村民。长江源头交通非常不方便,那些藏族人平时去哪儿都是靠走路或骑马,有的藏族人可能连汽车都没看到过。当他们把气垫船停在那边的时候,邓科这个村子整个村就放假,村长就组织所有的藏民来参观。他们围着气垫船绕着圈看,我想像他们可能感觉就像我们看到外星人的飞船降落下来一样。

 

这帮英国人带了很多药物,他们也为藏族的娃娃接种疫苗。队里有医生,也给藏族人看病。我还记得他们给一些藏族的老人做白内障手术。有一次他们甚至见到几位得了麻风病的藏族人。然后他们不但跟这些藏族人交谈,而且我看到还有身体的接触。当时中方的人员都吓得半死,但是我看到这些英国人都很泰然。我信主以后回想起这一段,都会很自然地想起圣经福音书里耶稣医治麻风病人的故事。

 

 bet5

上方:邓科村长为气垫船“剪彩”;左下:考察队员搬石头;右下:为藏族娃娃接种疫苗

 

2000年,在1990年第一次考察十周年纪念日,当年的考察队员在英国相聚,举办了庆祝活动。我那时在美国,没有能参加,但他们通过网络跟我通了话。我告诉他们我已经信主,也感谢他们对我的影响,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恩。

 

再后来的日子,我跟大多数当年的队员们渐渐失去联系(一些年长的队员,如Stan,甚至已经过世),直到几年前在脸书上又跟Gwyn夫妇重新联系上。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有一天我应该到英国去见一见这些当年的队员。今年六月,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我将跟妻子一起去英国旅游,会住在剑桥Gwyn的家,而且可能还会见到Mel。我非常期待。

 

所以我的感想跟知乎上那位朋友讲的一样,那就是“一个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传道”。基督教历史上有句很有名的名言(据说是圣弗兰西斯阿西西说的),说基督徒都应该努力传福音,“必要时还可以通过讲话”来传福音,说的也是类似的意思。

 

基督徒都是“因信称义”,唯独靠着上帝的恩典,没有人能靠自己的善行得救,被上帝称义。但是,圣经真理的另一面,是“好树(必须)结好果子”。真正重生得救的人必须要有善行,与我们所蒙的恩相称。基督徒用生活方式所做出的见证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有很多认识我的网友可能都把我看成一个经常在网上为基督教“护教”的人,但我当年从无神论者变成基督徒,也并不是因为有基督徒在理性上说服了我,或者把我辩赢了,而更多是感动于基督徒美好的见证。

 

“一个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传道。”

 

谢谢大家!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2)条精彩评论:
  1. 音频无法播放
    羔羊的救赎2017-04-24 15:34 回复
    • 谢谢您的反馈,但是我们这边测试后是可以正常播放的。有可能存在浏览器兼容问题,可以请你换个浏览器试试。或者点击下面链接收听: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jI1ODI2Mw==&mid=2651398812&idx=1&sn=a521ad70147b0d2715b9da17bcce770b&chksm=bd118a248a6603325be0c7949f70d77fe9c5cb02e59f5b3033bae09bd4e1e15fca4b15569430&mpshare=1&scene=1&srcid=0424dSfkZIpMG8ZfIKWQP0Ey&pass_ticket=6OcTdIbTYNWwerF%2FFyPL0lWjd6ufaE2dWPcOxUo0WHM%3D#rd
      Sayah2017-04-24 19: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