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新款iPhone的红是Bono红

新款iPhone的红是Bono

基甸聊天2017/3/22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ono.mp3

 

U2-Bono-Red-2015

今天是2017年3月22号。

 

昨天Apple苹果公司发布了几款新产品,其中最显眼的是红色版的 iPhone 7和iPhone 7 Plus。这款红色被国内媒体称为“亮骚红”、“特供红”甚至“中国红”,但似乎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红色其实代表的是(Product) RED(“红色系列产品”)这个慈善品牌。(国内主流媒体好像没有报道,苹果中国网站也没有提及。)

red iphone

RED是著名摇滚乐队 U2 主唱Bono (波诺) 发起的一个商业性慈善公益项目,目的是帮助非洲和世界其它不发达地区防治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等传染病。RED的运行机制是与全球知名品牌合作开发相关产品,将部分利润直接汇入到一个全球基金来做慈善,目的是让参与的品牌通过发售授权产品来实现合作互利,达成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慈善运营。

 

红色iPhone让Bono再次成为新闻热点。但Bono根本不需要这款手机来帮助他走红。他作为一名经久不衰的摇滚歌星已经红了几十年。今年是U2摇滚专辑“Joshua Tree”(《约书亚树》)发布30周年纪念,美国媒体已经有很多关于Bono和他的队友的消息。《约书亚树》被认为是摇滚史上最经典的专辑之一。在这张原本标题是《两个美国》的专辑里,U2不仅表现出对于美国的痴迷和热爱,而且作为从欧洲跨洋来爱美国的粉丝,他们也对美国有很多批评,因为他们相信“爱她,就要批评她”。一些评论家认为那些30年前的歌词很有“先知性”,放在今天的美国大环境里也很应景。Bono说,美国应该是“应许之地”,但实际却是“破碎的应许之地”,“我们U2这帮人就好像一帮讨人嫌的粉丝,手里拿着《独立宣言》,跟在上厕所的美国政客后面穷问:‘这里不是说我们要这样做,这是我们的神圣许诺吗?’……”

U2_TheJoshuaTreeTour_2017

最近这二十年,Bono更是因为参与慈善事业而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Bono在2000年代就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去年女性时尚杂志《魅力》(Glamour)竟然选他为“年度男人”,打破该杂志26年来每年都只选“年度女人”的惯例。他被公认为当今世界最有名的从事慈善的演艺人士和最有社会影响力的明星。

 

Bono最厉害的一点,是极有号召力。无论是教会、政府、慈善机构、流行文化界还是商业界的很多领袖,他都能动员起来跟他合作。小布什、克林顿、奥巴马、盖茨、乔布斯……都曾经跟他同台并肩。而且他能团结不同派别的人都支持他: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无论是基督徒还是无神论者,都能放下政治和宗教等方面的分歧参与进来。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是他在小布什总统任期内说动小布什,让美国政府跟他合作,成立了PEPFAR(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总统艾滋援助紧急计划),迄今为止这个计划已经投入600亿美元援助非洲的艾滋病防治。

bush_bono_465

bono red

bono jobs

这些钱没有白花。从2000年到2014年,全球每年新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从300万下降到100多万,专家估计照此趋势到2030年人类有可能消灭艾滋病。Bono的慈善组织资助的,远远不只是艾滋防治,还包括贫穷、饥饿、经济发展、教育、人权、难民、救灾、环保……等几十个领域。

Bono-Time-Magazine-cover

Bono的慈善事业得到的并非只是赞扬,也受到很多批评和非议。2008年,《纽约邮报》曾经披露他的ONE慈善机构在一年当中得到1400万美元捐款,但其中只有18万是真正用在慈善上面了。这些慈善机构存在严重的管理不善、效率低下的问题(甚至有人怀疑有腐败)。也有人质疑Bono把慈善和商业结合得这么紧是否符合公义的原则。

 

Bono投身于慈善事业,跟他的基督教信仰紧密相关。他多年前曾经跟妻子一起到非洲参与基督教慈善机构“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的扶贫工作,他对慈善的热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Bono的慈善事业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有一个原因是他会用超越党派和宗派的信仰来激励支持者。Bono对圣经非常熟悉,他会引用圣经挑战基督徒,比如用马太福音25章,说跟随基督就要有帮助穷人的行动。

 

21世纪开始的时候,非洲每天有数千人死于艾滋病。这是一个极其残酷的现实。Bono认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最具代表性的社会和道德问题。他在美国四处奔走,大声疾呼人们关注这个问题。他也到教会里分享,呼吁基督徒软化刚硬的心,拿出一点怜悯的心肠来。

 

Bono对西方社会对艾滋病在非洲蔓延的袖手旁观感到痛心甚至愤怒。而基督教会在这件事情上的冷漠和定罪他人的态度更令他感到失望。很多基督徒认为艾滋病是上帝对性不道德的惩罚,Bono认为这种“他们活该”的“天谴论”完全无视基督教的“恩典”的观念,是不符合基督教精神的。他说圣经的思想非常清楚,上帝的心意是要人行公义、好怜悯,“圣经里面有2103节经文讲到穷人”。他认为基督徒对这样的大问题视而不见,只知道把教会搞成成功神学的团体和“上帝保佑我俱乐部”,是属灵“瞎眼”;基督徒拒绝社会关怀,是“扭曲福音和拒绝圣灵”。

 

也许跟他对今天的教会和基督徒的负面印象有关,Bono虽然承认自己是耶稣基督的追随者,但不愿意成为任何宗派的教徒。Bono的母亲是天主徒,父亲是新教徒,但他说自己从小就是一个感觉不到被爱、特别孤独的孩子。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在爱尔兰加入过一个叫做Shalom(“平安”)的松散组织,那是一个受到倪柝声影响的具有敬虔主义和反宗派倾向的基督徒团契。

 

Bono说自己不愿意把基督徒的称号当成勋章戴在身上,但他是真信基督。在为数很少的几次接受记者采访谈到信仰时,Bono曾讲到他对“耶稣是谁”的看法。在一次著名的访谈中,他说:“我想你不能很随便地说耶稣是个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哲学家。因为事实上他到处跟人说他是弥赛亚(救世主),这也是他为什么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原因。他被钉死是因为他说他是上帝的儿子。所以照我看,他要么是上帝的儿子,要么他是疯子……邪教头子那种级别的疯子。我觉得很难接受两千年来半个地球上亿万的人被一个疯子感动,他们的生命被他触摸,他们被他激励……”

 

在另一次访谈中,Bono说:“如果你相信宇宙背后有一种爱和逻辑的力量,这本身已经够让人晕一阵的了。而如果这个爱和力量更降身为一个粪便、草堆和贫穷中的婴孩,这样的想法就更是绝顶精彩。它让我不得不跪下敬拜。”他说,世界上的宗教,基本上都讲“业力”报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但基督教信仰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同。因为基督教讲“恩典”,爱胜过罪,所以像我Bono这样的烂人也能得救,也有指望。“这并不给我犯错的借口,但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拿掉了我的罪。因为我知道我是谁,我不指望靠自己的宗教虔诚(得救)”。

 

Bono当然不是什么“圣人”,他身上也有很多毛病。他的慈善事业也有很多问题。我们所处的世界问题太多,这样的慈善能够帮助的也很有限。但他确实有他的理想和努力。在明星当中,他应该算是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Bono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吗?可能有很多基督徒会持怀疑的态度。这还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个形象叛逆、常常说粗话的摇滚歌星。虽然他自称是基督徒,虽然主流媒体普遍把他在慈善方面的贡献归功于他的基督教信仰,但在很多基督徒眼里,他的慈善工作可能也只是一种左派的幼稚的爱心泛滥,或者只是一种自由派神学派生出来的“社会福音”。尤其在一些福音派基督徒似乎更希望把基督教跟华尔街资本主义相结合的今天,Bono的慈善行动很可能不但得不到欣赏,还会得到嘲笑和指责。

 

但是无论如何,Bono的神学至少在“耶稣是谁”这一点上是对的——而正如Bono自己所说,“这对基督徒来说是个定义我们信仰的问题”。至于对穷人和弱势群体的社会关怀是否符合基督教信仰,我个人不得不同意Bono所说,圣经确实非常强调这一点,相关经文的数量是压倒性的多。这是超越党派政治的。无论我们是政治上的左派还是右派,这一点都无法否认。基督福音的核心是耶稣舍己的爱。要用圣经、用基督教信仰为任何成功神学或“精致的利己主义”背书,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谢谢大家!

 

Bono“耶稣是谁”访谈视频(中文字幕。翻译:基甸,制作:大熊们)

 

bono quote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