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宇宙“大爆炸”支持无神论还是有神论?

基甸聊天:宇宙“大爆炸”支持无神论还是有神论?

基甸聊天2017/11/1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igbang.mp3

 

 

今天跟大家聊一聊关于宇宙起源的“大爆炸”(The Big Bang)理论。对于这个理论,基督徒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我自己的观点以前讲过多次,就是我认为大爆炸理论支持“时空有始”的理念,而“时空有始”的理念跟圣经《创世记》第1章第1节“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是相符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大爆炸理论跟基督教信仰并不矛盾,甚至是可以用来支持有神论的信仰的。实际上,今天基督教界最杰出的一些护教家,像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和 列诺克斯(John Lennox),都是把“大爆炸”作为上帝普遍启示和所谓科学护教里面上帝存在的证据的。

 

大爆炸理论是从宇宙膨胀的理论而来的,而宇宙膨胀理论是1927年由天主教的天文学家勒梅特(Georges Lemaitre)首次提出,后来才发展成所谓的“大爆炸”理论。实际上,所谓“大爆炸”是一个通俗的、类似于绰号、诨名的讲法。这个理论最重要的一点是讲,宇宙是从一个体积无限小,能量无限大的所谓的“奇点”(singularity)爆发出来的,然后宇宙一直有膨胀。

 

在很多人看来这表明时间和空间有一个开始,这叫“时空有始”。如果时间和空间有一个开始,就证明过去的一些无神论的理论,比如说“稳态(Steady State)理论”(认为宇宙是自有永有的)是错误的;现在一些无神论科学家提出的理论,比如说“震荡理论”(认为宇宙是在收缩跟膨胀之间不断地震荡),也是错的。

 

所以“时空有始”的神学意涵是宇宙是有起因的,也就是说宇宙是有创造者或者设计者的。因为每一件有起点的事情,都有一个起因,而宇宙是有起点的,所以宇宙有一个起因。这是三段论的很基本的逻辑。

 

很重要的一点是,宇宙膨胀或者是大爆炸理论是当今科学界有共识的一个理论。因为它确实已经有实证科学的很多证据支持,比如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观测。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斯穆特(George F. Smoot)和马瑟(John C. Mather)得奖,就是因为他们对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观测研究为大爆炸理论提供了确凿的证据。

 

斯穆特在得奖的时候说:“看到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就像看到了上帝的脸”。很有意思的是,我在中国科学院的一个网页上看到一篇报道,就是报道当年的诺贝尔奖的消息,这条新闻的题目里面就引用了斯穆特话,说“看清上帝的脸”(当然这个“上帝”是打了引号的)。

 

另外,最近特别的热门的引力波观测,也有很多科学家相信有望为大爆炸理论提供更多的证据。

 

但是我也知道,有很多的基督徒对大爆炸理论还是有很多的看法。尤其是在中国基督徒当中,有相当多的弟兄姐妹是持“年轻地球论”或者说“年轻宇宙论”观点的,所以他们对大爆炸理论是非常地怀疑,甚至持批判、强烈反对的态度。

 

为什么会反对大爆炸理论呢?他们的理由是:大爆炸理论认为宇宙的年龄很久远,而且“爆炸”肯定是无序、随机的,这个跟上帝用智慧来设计、创造宇宙似乎是矛盾的。而且如果是一爆就爆出来整个宇宙,那是很短的时间的事情,这个跟上帝要花六天来创造,也似乎是矛盾的。另外有些基督徒反对大爆炸理论是因为像霍金这样的无神论科学家,他们也是相信大爆炸的,所以给人的印象是大爆炸理论不可能跟基督教信仰相容。

 

大爆炸理论确实是包含了宇宙久远的观念。今天的科学家普遍相信,按照大爆炸理论,宇宙的年龄是140亿年左右。他们认为,在这个久远的宇宙历史里面,宇宙是有进化的。如果我们是持“年轻宇宙论”的,当然这个跟我们的相信看上去是矛盾的。

 

但是基督徒对于地球的年龄或宇宙的年龄也有不同的看法。这涉及到解经,也涉及到我们怎样解读一些科学的证据。所以,同样的圣经,也是同样的科学证据,我们可能有不同地解释和解读。

 

所以即使在神学立场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中间,对这个问题,也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基督徒相信地球只有几千年或者一万年左右的年龄;但是也有很多基督徒认为基督徒不必相信地球是这么年轻,因为如果我们对圣经里面的“六日创造”的每一“日”有不同解释,然后我们对科学界有共识的一些科学的证据有不同地看法,那么我们会对宇宙的年龄也得出不同的看法。

 

在“年轻地球论”跟“年老地球论”之间是有很多的争论。我过去多年也看到很多这方面的争论。看了很多,我只敢说,“年轻地球论”跟“年老地球论”似乎双方都有一些优点和缺点。基本上这些都是人的理论。圣经很确定地讲,宇宙万物是上帝所创造。但是上帝用什么样的途径、什么样的机理来创造这个宇宙,圣经并没有讲,所以很多时候是我们人的解读。

 

因此我个人认为,“年轻地球论”跟“年老地球论”之间的分歧不是基要真理的分歧,不是说可以用这个来划线,可以用这个来判定异端。所以在我看来,基督徒其实没有必要一定要相信宇宙只有几千年或上万年的年龄。

 

 

说到霍金等人对大爆炸理论的解释,当然霍金是一个宣扬无神论的科普工作者,甚至我们可以把他称为“无神论的护教家”,他对大爆炸科学数据的解读当然是带着无神论、自然主义的前设的。所以他的解读我认为是完全错的。

 

但这并不是说霍金很傻。他一点儿都不傻,他非常聪明。他明确表示过厌恶大爆炸理论所包含的神学含义,他的一些无神论同志把大爆炸理论所包含的神学含义称为“充满神创论臭味”的一种解释。正因为他们意识到“时空有始”这样的神学含义,霍金和其他的无神论的科学家都要很努力地提出对大爆炸的自然主义的解释,其中包括多重宇宙、M理论或者是膨胀-收缩-膨胀-收缩的震荡理论,等等。但很重要的一点是,宇宙膨胀是有科学实证的证据的,而这些自然主义的理论是没有任何的科学证据的,纯粹就是人的玄想,有点像是科幻。

 

我觉得这是非常典型的,用信仰、用哲学来拼死抵抗科学实证的证据。照我看来“时空有始”可以说是上帝的普遍启示,但是圣经也说不信的人会压抑真理,或者说“阻挡”真理。

 

所以基督徒应该怎么看待大爆炸理论?我想我们可能先要定义什么是“大爆炸理论”。如果大爆炸理论是指像霍金等无神论者带着自然主义哲学的前提来做的解释,我当然是跟很多基督徒一样,是反对的。但是如果我们讲到“大爆炸理论”是指其中关于“时空有始”、宇宙膨胀的科学证据,甚至包括宇宙有久远的年龄,我觉得我自己都是可以认同的。这个跟基督教信仰并不矛盾,甚至是可以用来支持有神论的信仰的。

 

其实这也涉及到基督徒怎么样看待科学与信仰的关系的问题。基督徒所谓的“科学护教”,我觉得有两个极端需要避免。一个是向科学主义投降,对科学的有限性没有足够的批评,甚至牺牲信仰去迎合科学。这当然是不对的。

 

但是另一个极端,是反科学主义或者是反智主义,无谓地把科学当成信仰的仇敌,即使在科学和信仰根本不矛盾的时候,还是一定要把两者对立起来。我觉得这也是不可取的。上帝有普遍恩典,无神论科学家的信仰前提可能是错的,但是他们所发现的一些科学证据也完全可能是上帝的普遍启示。就如加尔文所说,“假如我们相信上帝的灵是真理唯一的泉源,那么不管真理在何处显明,我们都不应该拒绝或藐视,要不然我们就是侮辱上帝的名了”。

 

这是我的一点点感想。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