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爱因斯坦“用爱发电”了吗?

爱因斯坦“用爱发电”了吗?

基甸聊天2017/8/16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ayst.mp3


今天跟大家聊一个中文网上的老话题,就是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问题。

爱因斯坦的宗教观和上帝观常常被人误解。这可能跟爱因斯坦喜欢谈论“上帝”和宗教有关。比如很多人都熟悉爱因斯坦讲过的一些话——他说“上帝不掷骰子”,“造物主深奥难明,但却无恶意”以及“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等等。爱因斯坦既是物理大师,也是数学大师,但是他说:“上帝不为我们那些数学难题而费心。他用丰富的经验将万物合一(He integrates empirically)”。

很多人因此误解爱因斯坦的信仰。中文网上曾经有基督徒转发“爱因斯坦是基督徒”的谣言,被方舟子等人拿来作为基督徒撒谎、不诚实的例子(虽然基督徒以讹传讹可能只是轻信的表现)。还有一个被广为传播的视频,故事讲的是一个欧美的大学生跟无神论教授在课堂上辩论上帝是否存在,里面也把爱因斯坦的名字安到这位学生身上。爱因斯坦很不幸地被编造成基督徒的代言人了。

这两年在中文网上、新媒体上更是流传着一篇号称爱因斯坦“用爱发电”的文章,标题是《爱因斯坦临终惊天遗言曝光:宇宙中一切物质都不存在,唯有精神永恒》,文章声称在一封最近才被公开的爱因斯坦写给女儿的遗书中,爱因斯坦谈到爱与上帝。据说爱因斯坦在信中说,宇宙背后有一种生命力,那就是爱。爱是一种无比强大的能量:爱是光,爱是引力,爱是终极的“万有理论”;每一个人类个体都是“强大的爱的发电机”,爱是生命的意义,爱是唯一的答案,“爱是上帝,上帝就是爱”……

爱因斯坦这封“用爱发电”的遗书简直就像是一篇试图用现代物理为相信上帝的宗教信仰护教的文章。但很遗憾,关于这封“遗书”的报道其实是假新闻。复旦大学物理系教授施郁曾在“知识分子”知乎专栏撰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20594001),用事实和分析令人信服地证明这封“遗书”根本就是虚构、伪造出来的假文章。(且不说爱因斯坦显然不可能说出“宇宙中一切物质都不存在”这样的鸡汤式胡话。)

爱因斯坦确实不是基督徒或犹太教徒。他在1954年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中说:“你所读到的关于我笃信宗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如果在我的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之为宗教的话,那就是对我们的科学所能够揭示的这个世界的结构的没有止境的敬仰……”

爱因斯坦也谈到自己不信犹太-基督教的“人格化上帝”的一些理由。他说:“教会两千年来做了许多不人道的事……你只要看看教会在历史上对付犹太人和穆斯林的仇恨表现,十字军所做的坏事,宗教裁判所的火刑柱,当犹太人和波兰人在挖掘自己坟墓的时候,教廷对希特勒的默许。希特勒年幼时还作过圣坛童子……”——很明显,这些理由跟科学是否跟基督教信仰冲突没什么关系,而跟教会在历史中的“孽债”和罪恶有更大的关系。我们也许可以说爱因斯坦是被基督教历史上的负面见证绊倒了。这一点值得基督徒反思。

那爱因斯坦口中经常谈到的“上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想很多人都知道,爱因斯坦那句”上帝不掷骰子“的名言,背景是物理学历史上关于量子力学的争论。爱因斯坦用这话来表明他不认同“哥本哈根学派”的正统量子论,也就是说他拒绝接受“随机性(不可精确预期性)是客观物理世界的根本属性”,或者说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决定论”。

从科学的角度讲,在这点上,爱因斯坦确实是错了。所以伟大如爱因斯坦者,也会犯错。(所以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也会犯错,在科学以外他更可能有很多缺点,比如他可能不会做饭、不会谈恋爱或不懂欣赏艺术,或者他对宗教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所以无论爱因斯坦的上帝观、宗教观是怎么样的,我们都不应该因为他是伟大的科学家就无条件地认为他的上帝观、宗教观一定是对的。)

爱因斯坦在很多讲话中用了“上帝”这个词,不一定就证明他是有神论者。就如著名物理学家霍金是一位高调宣称“没有天堂”的无神论者,但他的《时间简史》的最后一个字也是“上帝”(God)——那本书的最后几个字是“上帝的心思/意念”(the mind of God)。西方人生活在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语境之下,即使不信上帝的人也会借用God这个字,这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爱因斯坦虽然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也不认信特定的宗教,但他并不是一名无神论者。我们最多可以说他是一位不可知论者或自然神论者。爱因斯坦对宗教表现出相当的尊重,他本人也可以说有相当深厚的宗教情怀。(我曾在普林斯顿大学附近住过几年。在普林斯顿神学院的图书馆,还可以看到爱因斯坦当年在神学院照的照片。当年他经常经过神学院,有时也会跟一些神学教授探讨宗教信仰问题。)

爱因斯坦曾说,“宇宙最令人难以理解的,就是它竟然是可以理解的”。他认为,可以用像E=mc2这样简洁优美的数学公式描述的自然律是那么的真实、永恒、优雅,本身就让我们感动和惊叹,引发我们的宗教情怀。作为一名科学家,爱因斯坦对科学的热忱也是其宗教情怀的一种表现。他说“我想知道上帝的构思。其它的都只是细节”。

爱因斯坦相信所谓“斯宾诺莎的上帝”。这样的“上帝”不是像圣经启示的上帝那样既创造宇宙万物,又是具有思想、理性、意志、情感、掌管历史、垂听人祷告、既超越、又临在的有“位格”的上帝。对爱因斯坦来说也许“上帝”就是自然律,自然律就是“上帝”。“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然后就让它们自然运行或进化,但自然律不会向人说话、听人祷告,自然律没有位格。

对基督徒来说,我们相信的上帝不是某种冷冰冰、没有位格的规律,而是公义、慈爱、“又真又活”的有位格的至高者。这样的上帝是一位有权柄创造宇宙万物、也有恩典慈爱安慰受伤灵魂的上帝。也许是因为基督徒在历史上的不好的见证,爱因斯坦与这样的一位上帝(也就是耶稣基督的上帝、亿万基督徒相信的上帝)擦肩而过,这是非常令人叹息和惋惜的事情。

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