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May
石榴的日记

石榴的日记

  文/晨牧   三年前,我制作过一个袖珍日记本,粉色的封面,淡蓝纸张的内页,捧到鼻尖下,还能嗅到玫瑰花的香味。这本日记是为努娜做的,那时她即将从省城的医科大学毕业。   努娜的故事   我把日记本拿给她的那天,天空飘着细雨,我们坐在大学的花园,园子里的花木开始抽枝发芽,毛茸茸的青草上罩着一层晶莹的雨露。 努娜穿着件藕荷色风衣,长发在脑后绾成一个蓬松的发髻,…

Read More
08 May
基督徒怎么看世界——天涯博客主编李国盛访谈彭强

基督徒怎么看世界——天涯博客主编李国盛访谈彭强

  基督教的信仰是唯实的,也就是这个世界有客观的、物质的一面,也有灵魂和精神的一面。   文/彭强  李国盛    “唯实”地看待世界   李国盛:我对基督教了解不多,以下访谈中如有不妥之处,请见谅。您作为很虔诚的基督徒,怎么看待这个世界? 彭强:基督教给我们解释生命是什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后,会到哪里去。通常,人不是用唯物主义就是用唯心主义来看世界,但基督…

Read More
08 May
天国

天国

  文/孙基立   有一次,我听到一位基督徒问,在天国里,我们每天能干些啥?每天吃饱喝足,在花园闲逛吗? 我想,天父听到这个问题一定会微笑。他为人类准备的天国,与地上的世界完全不在一个时空。但人类总喜欢以地上的逻辑,想象和理解天国,认为物质丰富、风景优美就是天国的定义。 天国是什么样子?我很难想象,但是我知道,天国一定比我们想象的美好得多。我们在天国时,会与天父在一起,沐浴在他…

Read More
05 May
死亡是真的那么可怕吗?

死亡是真的那么可怕吗?

    文/陈小小     冷飕飕的寒冬夜,划破天际的救护车鸣声,不时惊醒入睡的我,担忧起公婆、爸妈四位老人,他们是否耐得住这一波波寒流?   母亲离我远去   这几个月,公公住院开刀数次,父亲血便送医两次,母亲与婆婆因为挂心老伴,皆罹患程度不一的忧郁症,四位长者通通挂病号。我们除了每天打电话关心,也不时开车从台南飙到高雄去探视陪诊,再赶…

Read More
05 May
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柯林斯和“神导进化论”

  文/基甸   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基督徒在转一篇题为《无神论顶尖DNA科学家成为基督徒:相信上帝才是最合理的选择》的微信公共号文章(http://mp.weixin.qq.com/s/iSahbmaMTKRtR_h8MYki6A)。 文章中所讲述的科学家是美国著名生物学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柯林斯曾任美国人类基因…

Read More
05 May
悲凉命运之外的第三种选择——从范雨素说起

悲凉命运之外的第三种选择——从范雨素说起

    文/小约翰   无语话凄凉   读到《我是范雨素》开头,顿觉似曾相识。范雨素开篇这样写:“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弥漫在字里行间的那种哀怨、苍凉、无奈和认命,是中国人非常熟悉的。 经历的事多了,慢慢就学会了认命?正如范雨素写的——“神州大地的每个旮旮旯旯都是这样,都认命了。” 《活着》最后,余华写徐富贵把自己干脆看成是一头…

Read More
04 May
愿爱天下的人

愿爱天下的人

  爱,人皆有之,然对“爱”的认识或理解,则各有不同。   文/张国福   爱,人皆有之,然对“爱”的认识或理解,则各有不同。以我本人来说,是随着阅历的增广,而逐渐加深对“爱”的认识的。比如幼时只知父母的爱、长辈的爱;成人后懂得了朋友的爱、同胞的爱;立业成家后更懂得了对子女的爱、对晚辈的爱。 中国大陆自从50年代后,更用阶级划分“爱”。当时有句名言: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

Read More
03 May
思乡

思乡

  在基督信仰里,原来乡愁竟这样被“解救”了。   文/亚萨   自从上中学以来,我就离开了故乡,在外飘荡。 每隔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我就会没有来由地梦见故乡。儿时老屋前的清澈小河,打谷场边上的大皂荚树,碧绿的田埂……还有后来回乡看到的破败的院门,丛生的杂草,和秋天满地的黄叶。二者的印象常常奇怪地混杂在一起,进入到我的梦境。 在梦中,我的触觉和视觉似乎格外敏锐,能够看…

Read More
02 May
反抗、隐忍与超越

反抗、隐忍与超越

  文/STORY   孩童是不懂委曲求全的。如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大都在粗放的环境中长大。那时侯父母没有条件细心看管和照料我们。即或有条件,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父母也多是关心孩子的身体健康和学业,不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孩子的心灵和情绪上,比如,叛逆。 叛逆──这是孩子在自己的世界遭受破坏时的第一反应。诱发这种情绪可能只是一两件小事,例如有一天父亲因一件小事错怪并责打了他,于是他…

Read More
01 May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文/芙蓉   母亲的一生充满辛酸、坎坷。她自幼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凄苦贫寒:幼年丧父、早年丧夫、一次一次病痛,直至死亡边缘……然而神却在她生命中编织出奇妙。 母亲能活过75岁,本身就是神迹。她从六岁失去父亲,八岁就要出去做工自立,这其中的辛酸痛苦是难以言述的。她做过童养媳,受尽虐待,病得几乎死掉,被打得几乎死掉,几乎饿死,心无数次地伤透……冥冥之中,是神的手一次一次把她托起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