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
权力与公义

权力与公义

Read More
11 Jan
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从“绊脚石”到“垫脚石”

文/周翔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十来岁的我,偷偷地借来了《牛虻》、《安娜卡列尼娜》、《简爱》、《悲惨世界》等当时的禁书,然後在午夜的被子里,打著手电筒快速地阅读,再秘密地转递给下一个读者。 就在这样的深夜,我听到了“良友广播电台”的歌声∶“耶和华啊,我的心仰望你┅┅”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一位神叫耶和华。然而,当时的我,和大多数“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一样,自认为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

Read More
11 Jan
三十九岁的故事

三十九岁的故事

文/矽谷农夫 我一向认为,39岁是人生的一个转捩点,是从人生上半场进入下半场的转捩点。我一直希望自己“四十而立”,进入人生下半场的时候功成名就,飞黄腾达。谁知道我到了39岁的时候,不但没有功成名就,反而倍受煎熬,生不如死。 我是专家 记得2005年10月的一个星期六,我们团契聚会。10月份生日的人都可以领一个生日礼物,但领礼物以前,要先说一下新年愿望。适逢39岁的我上台领生日礼物,新年愿望是在新的…

Read More
08 Jan
生死之交

生死之交

文/吴霭梨 从小到大,从事进出口生意的父母,提供我很优越的生活环境。我上的是广东最好的学校。1987年,在那一个连出国念博士的人都很难拿到签证的年代,我的父母千方百计,让还在读大二的我,顺利拿到签证。 我只身来到了夏威夷,马上展开忙碌的大学生活。四年後,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接著考到美国注册会计师资格,被全球六大会计师公司之一聘请。1999年,我自己开业了。 那时,我真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我相信,…

Read More
08 Jan
女人味

女人味

文 傅海嘉 寻父寻夫 一位朋友给我一本书《姜汤说女人》。作者从各方面娓娓道出女人的许多内在特质。他以男性的眼光省视女人,不仅告诉读者什麽样的女人会使男人著迷,而且也坦率指出,什麽样的女人会让男人趣味索然。 确实,无论是在现代文学作品中,还是在现实生活里,我们都不难看到现代中国女人的困惑和挣扎。无论多麽成功的女性,也常常为如何做女人而智穷。 我个人很关注中国青年女作家的作品。我从张洁的《爱,是不能忘…

Read More
05 Jan
我为生者而哭泣——“512”纪念日的反思

我为生者而哭泣——“512”纪念日的反思

文/星光满天 一年过得真是太快,转眼已临近了那个悲伤的,也是爱的周年纪念日。回顾去年大地震後的各种反应,我感到这个对死亡的纪念日,其实更是为活人设立的。 “汶川是什麽地方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中国大地上有太多像汶川那样穷困潦倒的地方,小孩子像猴子那样满山跑,有旅游观光团来了,就和他们要吃的┅┅现在好了,汶川出名了。死者固然值得可怜,但相信活著的人以後能过上稍微好一点的日子。以後去汶川旅游的人一定更多…

Read More
05 Jan
信仰是如何影响制度的

信仰是如何影响制度的

文/放羊人 当代知识分子有惟制度化或者是制度拜物教的倾向,而制度的形成离不开健全的个人,“自由的个人──自由的秩序──自由的制度”,这才是正确的路径。从前几年去世的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的宪政理论中,可以看到,他更把这一模式扩充为∶“自由的信仰──自由的个人──自由的秩序──自由的制度”。但是他还来不及对从“自由的信仰”到“自由的个人”的复杂性做深入的分析,就告别人世。本文欲对此做一点…

Read More
04 Jan
跑车的故事

跑车的故事

文/王人义 有一则小故事,非常耐人寻味。 有人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一辆新的跑车,只卖一元钱。这个人看了之後当然不信,最後好奇心趋使,按照报纸上写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人。 卖车的是一位年轻的少妇,问明来意,就带他去看那部车。当他确定这是一辆合法拥有的好车之後,交出一元钱,签好合同。拿到车钥匙,走到车前,他仍然有点不敢置信,转过身来问女主人∶“太太,你能告诉我其中的原因吗?” 那位少妇很坦…

Read More
04 Jan
轮椅上的歌唱

轮椅上的歌唱

文/仁安 “我好像一苹孤雁,独自在盘旋;眼前天地茫茫然,人生空虚如梦幻,浮生飘渺既无定,何必在世苦挣扎┅┅” 歌曲中如此悲观绝望的哀鸣,曾经是心洁无奈的叹息。这位被疾病百般折磨的女孩看天茫茫,看地无边,围绕她的是哀怨、绝望,还有一次次要离开世界痛苦的抉择。在苦水中,她浸泡了15年。 飞来横祸,少女屡轻生 心洁出生於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她聪明伶俐,是伴著歌声和笑声成长的。然而,怎麽也想不到,一场可怕…

Read More
02 Jan
死亡之约

死亡之约

文/羊君 一 米勒牧师坐在林肯公墓半山坡的长椅上,像一尊雕塑。秋天的阳光照著他光秃的後脑勺和後背,在斜坡下投射出一绺残缺的影子。 日影西斜,公墓里十分空寂。自园中的高处向四下环顾,见不到一个人影。一群油光发亮的乌鸦,围在不远处那株橡树下,争抢一具被撕得七零八落的动物尸体。那尸体已经血肉模糊,完全分辨不出形状,大小像一苹中型德国牧羊犬,可能是苹小野鹿,或者大狐狸,也可能是豺狗,或者野狼。但它究竟是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