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n
沙龙之梦

沙龙之梦

沙龙之梦──记璁假四川三堆支教 文/加泽 七月的蜀川,地崩山摧。 地震倒成了天梯石栈,让各地人心相钩连。晨光掩映中,志愿者车队排著长龙,进入灾区发放物资,建医疗站,支教┅┅“芳树笼秦栈,春流绕蜀城”的天府,此时更像一个坛,一个献祭的坛,人们为逝者献上祈祷,为生者献上爱,为沉溺自我的心献上悔改。 和队友们踏上命名为“沙龙”(Shalom,耶和华赐平安)的旅程,前往受灾的四川三堆地区支教的时候,我没有…

Read More
23 Jun
解读青春之九∶那些纠结我的事

解读青春之九∶那些纠结我的事

解读青春之九∶那些纠结我的事(文/柯吟) 我是保送上北大的,因此进入北大的很长一段日子里,我找不到归属感。我将自己视为局外人。与身边那些通过高考途径进入这座最高学府的“真正北大人”相比,我是那麽的不自信,那麽的敏感与自卑。我不停地问自己∶倘若没有保送名额,而是通过正常考试途径,我能否成为这燕园里面的一员? 大一那年,这种疑问老在心底盘旋,带给我巨大的压力,让我整日生活在惶恐与不安当中。我害怕被人询…

Read More
17 Jun
窗帘拉开一条缝

窗帘拉开一条缝

文/陆百加 因为神曾经许诺,有一天不再有痛苦悲哀。心里明白,回转过来,神的爱就医治他们。我虽常跌倒,却要再起来,我虽在黑暗,却被光照,有何神像你,投罪於深海?你必按古誓,再向我发慈爱。 因为神曾经许诺,软弱的心必被刚强替代,坚硬的心必要柔软,冰冷的心必要被温暖。被罪所沾染,被血洗洁白,被世界伤害,被神珍爱,一路上经过,荒凉和毁灭,与神相爱,有公义和平安。 因为神曾经许诺,在他怀里放下劳苦重担,纵使…

Read More
15 Jun
《密阳》下的审视

《密阳》下的审视

文/李相宜 如果说,未经审察的人生毫无价值,那麽,韩国电影《密阳》中的李申爱的信仰,已经开始有了某种价值。这恰是因为李申爱对自我的信仰进行了深刻的省察(虽然省察後得出的结论是错误的)。而导演李沧东显然通过审视李申爱的信仰,拷问著真正的宗教信仰的价值和意义。这是对个体救赎的深层追问,对今世教会的提醒。 在苦难中的人很容易遇见上帝,李申爱便是如此。丈夫和外遇在车祸中丧生,而儿子又被老师绑架杀死。这个命…

Read More
11 Jun
解读青春之八∶生命,竟然一瞬即逝

解读青春之八∶生命,竟然一瞬即逝

文/白天 上大学以後,我就决定重新开始,重新开始生活,最重要的是重新开始爱情。 我没有一张高中以前的照片,没有跟任何一个小学同学、初中同学联系过,甚至上大学以後就很少回家,很少回到我生长的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有让我一直想忘,但是会一生自责的事。 “非典”下的爱情 记得初三那个夏天,阳光出奇的刺眼。因为“非典”的到来,全国一片寂静,生活在恐惧和口罩当中。我家一个月之前刚来了北京亲戚,家人出去都被看作病…

Read More
09 Jun
谈天说地∶山川为谁来?

谈天说地∶山川为谁来?

文/吴家望 风尘相 洞,天地一丘墟。──(唐)杜甫 出门逢故友,衣服满尘埃。岁月不可问,山川何处来?──(唐)戴叔伦 现代天文学家如果懂一点唐诗,也许会将宇宙学的blackhole翻译为“ 洞”,而非“黑洞”。杜甫如果接触过圣经,也许就不会将宇宙间 蒙混沌状态,描写得那麽悲观。 20世纪科学界,有过两项划时代的大事,一是天文物理学的宇宙大爆炸论的提出,二是生物学的DNA遗传学的出现。50多年来,科…

Read More
04 Jun
PATH──迈向成熟之路

PATH──迈向成熟之路

PATH──迈向成熟之路(文/庄祖鲲) 中国人一向很重视聪明才智,因此一个人的“智商”(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IQ),就彷佛成了衡量他将来成就的指标。近来,人们却发现,一个人如何待人接物,可能对他一生的发展更重要,因此“情绪商数”(Emotional Quotient,简称EQ或“情商”)又广为流行。但从基督教的观点看来,其实最重要的乃是一个人的“灵性商数”(Spirit…

Read More
10 May
最美的尚未到来

最美的尚未到来

最美的尚未到来 ──写在《海外校园》第100期 苏文峰口述,蔡越执笔   记得那是1974年,我从台湾赶赴美国《今日基督教》杂志社及一些出版社拜访。那时我还很年轻。坐在华府的《今日基督教》办公室中,我向该杂志的编辑请教编辑理念(Philosophy of Ministry),他回答我∶办刊物当有宗旨,要能够帮助读者解答永恒性的主题∶ 我如何认识上帝,如何爱与被爱,人生的意义,生存与生命,…

Read More
07 May
爷爷的眼泪

爷爷的眼泪

文/周玮玮 念念祖孙情 出生以来,除了父母,这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就是爷爷。 人人都称我是爷爷的小跟班,他走到哪,我跟到哪。军旅出身的他,有种浑然天成的威严,虽然身型不算高大,但总叫人敬而生畏。和爷爷在一起,我就像是倚著大船的小帆,天塌下来都不怕。 然而外表威严的爷爷,却十足是个性情中人。举凡字画、戏曲、棋弈无不精通。 记忆中,爷爷床头边的收音机,总是播放著各种戏曲。爷爷兴之所至,无论是京剧、粤曲、…

Read More
02 May
他左我右

他左我右

文/林中贤士 在学校里,我是个很听老师话、遵守校规校纪的孩子。《小学生守则》中有一条∶“不参加封建迷信活动。”听老师讲,“相信有神”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叫封建迷信,所以我对妈妈带我去做礼拜一直很反感。记得有一次,我妈妈往奉献箱里投了10元钱,我更是生气,因为她居然如此支援“封建迷信活动”。 後来,我又从书上看到不少无神论、唯物主义的理论,愈发觉得基督教跟书上说的东西格格不入。而从课外读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