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r
因为我们受难,所以我们饶恕

因为我们受难,所以我们饶恕

文/羊倌 仇恨只能收割仇恨,宽恕能够收成和平。没有人有权命令受难的人饶恕,就如没有人有能力命令加害的人从心中发出忏悔。但是,受难的人有权利宽恕。──题记 天阴阴的,想起死去的母亲,母亲已经在黄土中长眠,我想像她的白发,她烛光里的眼泪。 母亲死在一个叫“客妹”的人手里。那个人告诉她,她命中克夫克子。 哪个母亲承担得起失去儿子的痛?母亲自杀前对叔叔说∶“我不死,我的两个儿子都无法成人。”因…

Read More
22 Mar
心与眉展开

心与眉展开

文/肖薇 34年前,我出生於中国东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叔叔姑姑特别多,都生活在一起。我母亲一辈子为弟弟妹妹操劳。直到我小学毕业,最小的叔叔才结婚。这个本已贫困的家,也分了一次又一次。所以从小我就看到母亲的无奈和叹息。 可怜的小虫 或是母亲为减轻心灵上的压力,亦或是想求助於神灵,总之,家中渐渐多了一些菩萨、观音一类的东西。母亲每天都烧香跪拜。但每当叔叔们因为一点“财产”又起纷争时,妈妈便把那堆…

Read More
20 Mar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每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

文/林谦柔 昨晚在MSN(微软的网络“即时通讯”)上,遇见了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一个在加州,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寒暄过後就问起,有什麽大的变化吗?他们三个人都说没有什麽变化,而我却说我有个很大很大的变化──我是基督徒了。我有一种迫切的欲望,想让他们知道我信了基督教。并且,我心底有一丝难言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 母亲的变化 朋友问我,我是如何转变的。 在我出国之前,我母亲就开始参加基督徒…

Read More
18 Mar
飘篷

飘篷

文/张仰恩 1985年的春天,我刚满20岁。在那个晴雨不定的阴霾季节里,即将大学毕业的我,做出了一个豪迈抉择∶支援边疆,到大西北去! 我们学院的院长,问我为什麽要去新疆,我用八个字作答∶逃避现实,寻求出路。 这种莫名其妙、装腔作势的话语,怎麽会出自一个才20岁的少年人之口呢?我有什麽好逃避的,又究竟要寻求什麽呢? 浪迹只因愁 话要从头说起。我进入青春期後,女孩子对我而言,显…

Read More
16 Mar
用歌曲参与心灵重建

用歌曲参与心灵重建

编者按∶这次四川地震中,《用爱祈祷》这首歌,藉著卫星电视的直播和网上流传,感动了无数的人。基督徒音乐人、词作者李广平在博客上写道∶求主怜悯,医治我们的创伤,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 他在5月24号的博客文章中,写下了制作《奇异恩典》福音歌曲专辑唱片的感动。该唱片已经发行,基督徒作家华姿姊妹听了专辑後,写下了心中对这份感动的回应。 文/李广平 四川大强震,举国同悲悯。我现在每天都…

Read More
15 Mar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文/华姿 1 今晚收到XF老师发来的幻灯片,是用北岸的诗歌《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配合一组母亲哀哭的图片做成的。 这段日子里,但凡看到孩子遇难,父母恸哭,都会眼泪直流。有时竟心疼到不能言语,甚至不能祈祷,彷佛宇宙也因此停滞,天堂也因此沉默。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流泪。我睁大眼睛,盯著电脑显示屏,一遍,两遍,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你根据什麽确信他们去了天堂?你有什麽…

Read More
13 Mar
愿死者记住我们

愿死者记住我们

文/王怡 敬畏感 在四川,当情感和内心的慌乱、灾难的尖锐性、馀震的回响,甚至悲伤和怜悯的高潮都开始沉淀时,一个更尖锐的问题,摆在每个人的面前∶媒体已在活著的众人面前记录了这场灾难,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在历史中记录这场灾难?我们又将如何惊魂未定地,向孩子们讲述这一切? 告诉他们,这是人类罪愆的报应?告诉他们天灾多为人祸?告诉他们这是绝对的偶然,人类的一切努力都可能在一个瞬间归零?或者说,人…

Read More
12 Mar
解读青春(之二)∶上不得天,入不得地

解读青春(之二)∶上不得天,入不得地

文/莲子 逃开我的家 到北大读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确切地说,想离开家,是我一直的梦想。 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有一个严格的爸爸,一个胆小的妈妈。此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之所以有这麽多姊妹,是因为家里重男轻女,始终想要男孩。 爸爸总是不苟言笑。记忆中,他从没对我笑过,也很少和我讲话。我们一年说话不超过十句吧。妈妈大字不识,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村主妇。一年四季,爸爸、妈妈都面朝黄土背朝天,…

Read More
11 Mar
一场盛大的欢愉

一场盛大的欢愉

一场盛大的欢愉——在北京观看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 文/蔡越 广场看降旗 在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前一天,8月7日,我和丈夫带领两个儿子,从美国洛杉矶赶回北京,以示坚决支援奥运。 甫抵北京,就感受到热烈、友善的气氛。不仅整个北京城修整得焕然一新,空气前所未有的清新,就连北京人都特别热情、客气——我们在街边叫出租车的时候,常常有人礼让∶“您带俩儿子回北京支援奥运啊?您先上,您先上┅┅” 听著…

Read More
10 Mar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上帝是共和党人吗?

文/朱易 上帝当然不是共和党人,不过大部分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却是共和党人,过去几届的总统大选,福音派基督徒几乎是一面倒地向著共和党。例如,2004年选前,共和党人布希在福音派中的支持率为69%,最後投票时,他获得了78%福音派选民的支持。而布希的对手民主党人克里,选前支持度只有26%,投他票的福音派选民的比例则下降到21%。 2000年总统选战时,在那些每周上教会超过一次以上的基督徒中,有63%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