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Dec
关了灯看看——无神论者的几个疑问

关了灯看看——无神论者的几个疑问

关了灯看看——无神论者的几个疑问(文/葛城、刘同苏) 先声明一下,我是无神论者,不过,不是来踢馆的,是来问问题的。我身边也有几个基督徒朋友,下面这些疑问都找他们探讨过,然而没有得到非常满意的解答。于是拿来给各位参详参详∶ 一、信仰基督的基础是什麽? 就是“爲什麽信”,以及“爲什麽信基督”。或者说,我想知道,在基督徒看来,“相信”和“信仰”之间的区别是什麽? 比方说,我相信有电流通过,灯泡就会发亮─…

Read More
08 Dec
从开悟到启示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以宗教的分类来说,有正式经典又有严密教义者,被称为“高等宗教”(HighReligion);而那些没有正式经典,教义又像大杂烩者,则称为“民间宗教”(FolkReligion)。若进一步地划分,在高等宗教之中,又依宗教经典的性质,分为“非启示型宗教”与“启示型宗教”两大类。前者例如佛教,後者则以基督教及伊斯兰教为代表。基本上佛教对宗教经典的态度,与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启示型宗教是…

Read More
07 Dec
是谁打动了铁石心肠?

是谁打动了铁石心肠?

是谁打动了铁石心肠?  (李广平) 这是音乐界尽人皆知的故事∶ 前苏联的铁血领袖斯大林(1879-1953),喜欢收听收音机里面播放的音乐节目。有一天,他突然给电台的领导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莫札特《第二十三钢琴协奏曲》的唱片。因为,前一天电台播放了这首乐曲。而且,记忆力颇好的斯大林记住了演奏者的名字!他指定∶“尤金娜演奏的!” 电台领导一听,吓坏了,只能说∶“当然有!”其实天可怜见,他们根本没有这…

Read More
04 Dec
为了他,多爱自己一点

为了他,多爱自己一点

为了他,多爱自己一点(文/希拉里) 分手已经一年多了,想起来仍有些惋惜,那段逝去的爱,让我们都承受了太多的不得已。分手後的一年,独立的生活让我成长很多,进步很多。 我们的缘分开始於学院的专业英语课上。那时大学仅仅开始三个月。也就是说,我们都还没有来得及适应大学生活,就走到了一起。 他那时是年级上的风云人物,重大活动一定有他出现。加上杰出的组织能力和策划能力,他颇得老师、同学的喜爱。他在课上的表现,…

Read More
03 Dec
拼尽一生的眼泪

拼尽一生的眼泪

拼尽一生的眼泪  (文/于仲达) 我生於1970年代,今年30多岁了,是“文革”後长大的一代人。 少年时代,家庭清贫、平静、美好,感谢父母让我保留了心灵的健康。尽管如此,我仍然是在人的罪性和生活的苦水中泡大的。特别是1998年大学毕业、到皖北工作以後,我更常常觉得人生是炼狱。 那时,我在安徽西北部的一个城市上班,工作是新闻报导。时常,我为现实而痛苦。我生活的安徽阜阳地区,是全国闻名的贫困地区,许多…

Read More
02 Dec
甜美,在触手可及处

甜美,在触手可及处

甜美,在触手可及处(文/易翔) 於洪是专攻世界历史的博士生。他性格沈稳,思想深刻,撰写的专业论文,曾发表在国家级学术刊物上。 在他导师的办公室里,他对我自述了他生命中的故事┅┅ 出走 我出生在苏北农村,童年时代家里清贫而温暖。我母亲是基督徒,经常在家里读圣经。因此我对基督教有很多了解,只是这些了解像油铺在水面上,并没有融进我的心中。我和村里的男孩子打打闹闹,在田野里奔跑、玩耍,度过了愉快的童年。 …

Read More
25 Nov
在“百度”上搜索“上帝”

在“百度”上搜索“上帝”

在“百度”上搜索“上帝”(文/叶烨) 我实在不想做花瓶 “不想这样下去了,又是打杂,又是在前台当花瓶,这算什麽啊!”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倒了茶水,端过去递给客户,一边既不屑又委屈地默默抱怨著。好歹我也是本科学历,还过了日语一级,怎麽著也可以做到客服主管啊! 可公司一点都没有要给我升职的意思,不但如此,因为人手短缺,还把前台客服的工作也加在我身上了。这样,我除了原本客服助理该做的日文翻译及报告工作之外,…

Read More
19 Oct
逃离的“卡蜜儿”──画家马媛媛的故事

逃离的“卡蜜儿”──画家马媛媛的故事

逃离的“卡蜜儿”──画家马媛媛的故事(文/康晓蓉) 看到马媛媛,就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被称为“罗丹的情人”的女雕塑家卡蜜儿•克洛岱尔──相似的惊人的美貌、非凡的才华和执著的爱。卡蜜儿想逃离罗丹,却无法逃离爱情的魔力,无以自救,且永远无法从伤痛中复原,在疯人院里度过了馀生的30多年。但马媛媛依靠基督信仰,脱离情感的陷阱,并焕发出旺盛的创作力。 这是一个怎样曲折而又充满感恩的过程呢?她缓缓地向我叙述∶ …

Read More
08 Sep
向鸭子学习

向鸭子学习

向鸭子学习(雨行) 做完一天工回家,正是黄昏。驾车经过伊丽莎白湖,不禁被晚霞里的湖光山色所吸引。遂将车弯进停车场的深处,坐在车里,静静地望著窗外的景色。 突然,发现车前的人行道上,竟有两苹野鸭在散步。从体形和颜色上看,是一公一母。公鸭绿头、白颈,身形略大,母鸭褐色麻点,体形稍小。一摇一摆,一前一後,如影相随。 我想起车上还有一块面饼,就急忙翻出。然後坐到人行道边,等著它们慢慢靠近,就将饼撕成小块,…

Read More
01 Sep
云天高空的邀约

云天高空的邀约

云天高空的邀约(文/云彩) 北京首都机场的候机厅里,我和先生正在检票柜前排队,准备乘机去杭州。先生到北京讲课,我陪同,他办完公事後我们一起回故乡浙江探亲。 我们出国已有十几年了,可一同回国还是第一次。没有比回家更令人兴奋的了,访亲人,会朋友,游西湖名胜,尝家乡美味。计划要做的事情排满了日程。好在国内经济发展,交通变得十分方便,从北京到杭州,只需坐两个多小时的飞机。而以前,通常是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