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n
说不清的事业,怎么说?

说不清的事业,怎么说?

  如何看事业,特别是衡量那个可怕的成效和业绩?   文/范学德     一、先说什么是事业?   许多事情都是这样,你不说我还明白,但一较真,还真的就说不清也道不白的。事业就是这么个词,以前自己也把它在嘴巴上挂过,但今天一问自己,傻眼了。什么是事业?说不清。 还好,手头上有个《现代汉语词典》。这类词典上的定义有个好处,它说的是通行语言中对一个概念…

Read More
13 Jun
力上加力,恩上加恩──上班族在职场得胜的秘诀

力上加力,恩上加恩──上班族在职场得胜的秘诀

圣经究竟能不能作为我们在职场工作的准则呢?圣经真的能作为我们工作或做生意的指引吗?   文/李良达   职场的顺逆与成败,影响现代人生活与心情至巨。 当我在世界各地进行企业培训工作时,很多基督徒会问我:圣经究竟能不能作为我们在职场工作的准则呢? 平时在教会分享时,也总会有人问:圣经真的能作为我们工作或做生意的指引吗? 我的答案是:当然可以! 圣经不但是我们工作或经营事业的最佳指…

Read More
12 Jun
谁来替人定优劣?

谁来替人定优劣?

  如何看待残障婴儿,他们的生命权应当由谁决定?怎样看待残障?谁是真正的残障者?谁有理由活在这世上?   文/严行   无论我们怎样在口头上认可“人人生而平等”“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但我们却心照不宣、约定俗成地去对待不同的人。事实上,社会和个人一直都承认人是有等级差别的。国王和乞丐、天才和弱智,几乎从未真正平等过。这既是历史,也是现实。 那么,人的高低贵贱到底由谁来认…

Read More
12 Jun
曾经,我在同性恋的阴影中徘徊

曾经,我在同性恋的阴影中徘徊

  文/PB   从小,我就被妈妈当男娃来养,不娇惯,不打扮。小时候,我如果撒娇想要妈妈抱,她会很坚决地说:“好孩子,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还真是要感谢她那时候对我的严厉,才成就了如今自强不息的我。   性取向的困惑   上小学的时候,由于我的性格外向,又梳一头像男生的短发,常被叫做“假小子”。我和男生打成一片,正因为这样,直到高中毕业,也没男生追过我。记得…

Read More
12 Jun
鱼,一定需要自行车吗?

鱼,一定需要自行车吗?

  文/Andrea   很久之前,读过一套陈丹燕的三部曲,造成了我整个懵懂青少年期对于人生的模糊想象。三部曲中,对于少年的我来说,最难懂的应该是她的长篇处女作《心动如水》,后来经过作者加工成了《鱼和她的自行车》。这个题目是来自女权兴盛时代的一句口号: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就像一辆自行车对于鱼。大概的意思是:有什么必要呢?   不作死就不会死   故事其实很简单…

Read More
12 Jun
“依自”还是“依他”?

“依自”还是“依他”?

  文/小约翰   不少国人对唯独依靠耶稣的救赎而得救,大不以为然。   1   这使我想起了托尔斯泰翁讲的一个人生寓言: 一个人被老虎追赶,掉下了悬崖,他情急之下抓住了一根青藤。老虎蹲在上头,他下临万丈深渊。恰在此时,他头顶不远处出现一只白老鼠和一只黑老鼠,不断咬那青藤。这人吓坏了。不过,他一扭头,发现在嘴边不远,有几颗鲜艳欲滴、硕大无朋的草莓。你猜这人接…

Read More
12 Jun
为什么我们总是爱不下去?

为什么我们总是爱不下去?

  文/以笏   《爱的五种语言》(The Five Love Languages)是盖瑞·查普曼(Gary Chapman)博士于1992年出版的一本关于婚姻辅导的畅销书。问世以来,数次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并一度跃居榜首。这本原聚焦于两性沟通的书,其影响力远超婚姻辅导本身,对各类人际关系都有极大的帮助与指导。   服事是一种爱的语言   笔者年轻…

Read More
12 Jun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文/米宝   我总是不知不觉想起她。记忆中,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显老,她让我叫她安姨。 那是在香港,我第一次去陈姑娘家,也第一次见到了安姨。在客厅里,她用报纸挡着自己,像小孩一样,露出半张脸,偷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举起报纸。晚上,我住在陈姑娘家中,她给我介绍了她的家人和客人——她家中接待了几位年长的姐妹,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陈姑娘给我们准备晚餐时,安姨陪伴我去超市购物。那…

Read More
10 Jun
人,诗意地工作

人,诗意地工作

  只要你点歌,乐队就献唱赞美诗歌。这是免费的。清脆、舒心的歌声,完完全全是赞美,而不是服务。   文/曼德   星期一综合症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人,诗意地栖居。”但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人的生存,毫无诗意,完全笼罩在劳碌和无意义当中。人成为赚钱的机器和工具,人的本质与他前面的那台计算机,没有任何区别。他工作的目的只是为了生存,是不得不为之的差事。工…

Read More
10 Jun
失声惊魂记

失声惊魂记

  文/珩子   即将来到的Grand Round(专题报告),一直是我最近一个月来祷告的重点之一,毕竟这是我三年住院医生期间唯一的一次。虽然我多次在专业学术会议上报告过研究结果,这次却仍不敢怠慢,把下班后空闲时间,大多用在了准备这个专题报告上。仔细推敲、修改了每一张幻灯片和讲稿(几年前博士论文答辩,都还未到这种程度)。 专题报告前一天,我原来的博士导师专程从外州赶来,准备为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