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Mar
颠沛流离的回国路

颠沛流离的回国路

她甩下背上的黑手,抓着包,跑回宿舍,偷偷哭了许久。   文/蜗牛小姐   安宁是我的朋友,从18岁开始到现在。当奥运会在中国大地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相识,当年一腔热血,为奥运健儿加油呐喊,好像拿金牌的是我们一样。那时天特别蓝,一部电视剧可以看一整天。整个青春里,都有安宁的影子,我们一起逃课,一起去教会,一起旅行,一起骑车去海边游荡,看月光洒向海面……   明天不在我们…

Read More
12 Mar
《海外校园》137期

《海外校园》137期

Read More
12 Mar
OC137卷首语

OC137卷首语

有人说:“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冷漠。”这冷漠,如同我们头顶的雾霾,使人窒息却又无能为力。诗人约翰·多恩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冷漠割裂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每个人戴着漠无表情的面具生活,我们面对面却越走越远,肩并肩却悄然失散。我们偶尔谴责别人的冷漠,却放任着自己的心封闭。我们,成为了冷漠的主动者或帮凶。人内心的冷漠,让我们自己都不寒而栗。 是时候,…

Read More
12 Mar
换种活法,才算真活着

换种活法,才算真活着

回到家我就开始后悔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信主了?   文/周小焕   我出生在大陆,从小在国内接受无神论教育,一直以来,我对唯物论和进化论深信不疑。 我十几岁时,外曾祖母过世,她是我记忆中第一位过世的亲人,亲人的去世使我第一次对死亡产生了恐惧。根据从小的教育经历,我对死亡的理解是:死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整个世界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时,年纪小,我对死非常害怕。整天想着要是死了,…

Read More
11 Mar
基甸聊天:信仰与文化的“两仪四象”

基甸聊天:信仰与文化的“两仪四象”

信仰与文化的“两仪四象” 基甸聊天2017/3/1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wenhua.mp3   今天跟大家聊一聊基督教信仰跟文化的关系。这个问题常常成为一个很多人激烈讨论的议题。无论是一部电影——像前段时间上映的《血战钢锯岭》(这部电影在基督徒当中引起了一些争议),或者是一些政治事件,像美国大选,等等,在基督徒当中…

Read More
10 Mar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阴暗的心,遇见了光

我真想从高楼的窗口飞跃而下,体验飞的快感。     文/木子   我今年27岁,20岁信靠上帝。回首这些年,如果没有遇见上帝,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现在会怎样。   我恨他们   我家有4口人,父母、姐姐和我。当年计划生育很严,我是超生的,需要缴纳很多罚款。因为家里穷,父母没什么本事,很多人都看不起我们。这让我心中充满了憎恨,我恨他们,恨这个世界,我不明…

Read More
09 Mar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哈利路亚、福音   圣经(the Bible) 圣经是基督徒信奉的神圣经典。圣经分为旧约与新约两部分, 旧约包括耶稣降生以前的有关犹太人的历史兴衰、律例典章、诗歌箴言以及先知的训诲、预言、盼望等等。新约则包括了耶稣降生后的有关记载、书信和预言等等。 基督徒认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 都是有益的。” (《提摩太后书》3∶16) “圣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

Read More
08 Mar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文/赵奇云   宋代理学家朱熹写过两句寓意深刻的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观书有感》)它让人想到,如果要找到问题的症结,理应追根溯源,搞清来龙去脉,这样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要先找到根本问题   我们每天都要作出各种价值判断,但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哲学家称之为“价值观…

Read More
06 Mar
从化蝶到复活

从化蝶到复活

梁祝为什么一定要死后变成蝴蝶而不是乌龟?乌龟岂不是活得更长?   文/齐宏伟   有一年元旦,我和妻子一起去听新年音乐会,最后一曲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   复活的憧憬   我原以为对这首曲子很熟,但那次现场聆听,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尤其是最后梁祝化蝶,乐曲忽然变得那么绚烂、宁静、美好,一下子把人的灵魂提升到某种出神入化、蒙受恩宠的天堂之境!…

Read More
06 Mar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我已经服刑了!”——苦难漫笔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文/范学德   一个全善又全能的上帝,怎么能够容许苦难发生?古往今来,唯有这个问题是真实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无解,理论上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明白。   别替上帝辩护   大作家路易斯写过一本很出名的书《痛苦的奥秘》,说了许多关于苦难的大道理,但那时他还单着。后来他结婚了,不久他爱的人要死了,他祈祷,他呼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