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Oct
静水之涯

静水之涯

    文/可见光     领我 到静水之涯   枯竭的我 在时间的河流旁徜徉 望着水流叹息彷徨 倏忽间 你的手伸来 领我到静水之涯   从金杯中 我啜饮你的甘甜 是那永远不渴之水 我曾切切寻觅 走遍天涯海角 没有你,我无缘品尝。   只有你的手 领我到静水之涯   那里 你隐没了踪迹 我也消失了 谁的眼 看到水边静静…

Read More
17 Oct
基甸聊天:网红科学家证明上帝存在了吗?

基甸聊天:网红科学家证明上帝存在了吗?

网红科学家证明上帝存在了吗?   基甸聊天2017/8/18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kaku.mp3   今天还是跟大家聊一件跟科学与宗教相关的事情。   前段时间中文网络上流传一条消息,标题是“科学家发现上帝存在的证据”,内容是讲日裔美国理论物理学家加来道雄“发现了上帝存在的科学证据”,而且加来认为“我…

Read More
16 Oct
我终于找回了自己

我终于找回了自己

    文/小萱   我曾是一个靠看别人脸色活着的人,每当我想要努力去做什么的时候,首先想是否能讨好人。我有想过,我为什么会是个一门心思想要去讨好别人的人。   我把自己弄丢了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在家中排行老三,前有哥姐,后有妹妹。在父母眼中,最重要的是我哥哥,最懂事的是我姐姐,最可爱的是我妹妹。而我则是那个最不起眼的,基本上没人管我,也没有人关…

Read More
16 Oct
真问真答 | 圣经无误是指什么?

真问真答 | 圣经无误是指什么?

  选自OC爱问网:http://beta.oc.org/?q-2293.html 作者:约拿   圣经无误是福音派人士用来表达圣经权威的用语,表示圣经的写作没有错误,亦不会误导人,因此是完全可靠的引导。韦斯敏斯德信条(1647)说圣经是“无误真理”;比利时信条(1561)称它为“无误”的准则〔rule;参信条(Confessions of Faith)〕;而威克里夫(Wycl…

Read More
16 Oct
如果你失明了……——电影《入场券》

如果你失明了……——电影《入场券》

  文/晨牧     海伦凯勒在《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说,有次在登台演讲前两小时,她收到母亲去世的噩耗,她忍住悲痛上台演讲,演讲结束时,有观众问她:“你幸福吗?” 海伦听了这个问题,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她忍住泪,尽量平静地回答:“是的!我很幸福,因为我相信上帝。”   看不见的恐惧   有一年夏天,我参加一个特殊教育培训,其中有一个环节:用一天的时间…

Read More
16 Oct
十架路,带我回家

十架路,带我回家

  我们在优越的生活中,放纵享受着,那让我觉得恶心,我必须找到我的家。     文/郭为     家,是一个人一生的牵绊。小时候,爸妈把我丢在亲戚家。只要一晚不在家,第二天,我肯定跟亲戚们闹着要回家;高中时,我开始住校,一到放假就迫不及待地买好票,准备启程回家。 家,总有一股力量吸引着你。无论我们的年龄如何,家对人的吸引力总是很大。   …

Read More
16 Oct
科学的极限和局限

科学的极限和局限

  在讨论科学极限问题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什么是科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思路。   科学大厦的建构   科学(自然科学,以下统称为“科学”)是研究有限物质的学问,实验验证是科学最重要的前提,因为实验不可能验证无限的事物,所以决定了科学永远无法讨论无限的问题。而科学理论体系是大约2300年前以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前提条件、逻辑推演和结论建立的。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科学家制造…

Read More
16 Oct
我如何走出论文压力和丧父之痛?

我如何走出论文压力和丧父之痛?

    文/赵娟     2004年,我到德国留学,住在离华人教会只有几百米的地方。但直到2015年圣诞节之前我才信主。 信主前的11年中,我在德国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教会的活动,没有读过圣经。我以前对各种宗教都是拒绝的,更觉得耶稣是西方人信仰的对象,和我们中国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根本就不想了解。   快要撑不住   信主以前的我,是一个胆…

Read More
13 Oct
编者的话(OC94)

编者的话(OC94)

  春,带来明亮的期盼和喜悦,我们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里,纪念主耶稣复活的日子。英国女诗人的诗《在你的十架下》,彷佛在替每个人感叹自己的心硬如石。 耶稣经过死又胜过死的复活,是一切生命、文化,得到重生、复兴盼望之所依。本期我们刊登了一组文化大盘点的文章,从苦罪哲思、从生死价值、或大政治、或小女人,抛砖引玉地,从信仰的视角来看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来审视、辨析我们的传统。欢迎大家一同探讨,本刊…

Read More
13 Oct
剥洋葱

剥洋葱

    文/黛妮   小时候,过年吃饺子是从初一吃到十五的。所以每到快过年,家里就开始预备饺子。大人和面、剁馅,我们小孩子就在旁边帮着剥洋葱。洋葱密密匝匝的,一层一层包得很结实。剥去外面的几层老黄叶,就会露出里面光洁干净的紫层来。 闻着洋葱的辛辣味,我们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剥了一层又一层,每剥一层,都以为就到核心了。可一层一层剥下去,总也不能结束,眼睛却已经呛得睁不开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