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Dec
生死关头

生死关头

文/王人义 (一) 我生长在人很容易就死去的年代──或是因为饥饿,或是残暴,或是疾病,或是政治上的穷途末路。我刚刚学会跑的时候,就看到死亡在人生命中投下的阴影∶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一个青年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半夜到藕塘偷藕,被人活活打死了。 三岁的我,穿过大人林立的裤筒子,看到了这一幕。死是那样的狰狞,那样的恶毒,在我的生命中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逼迫我尚未懂事就开始了对死的仇视…

Read More
16 Dec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我和女儿永不分离

文/葡萄枝 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患上了心脏病。大夫说我这种情况是不能生小孩的,否则性命不保。後来,我连做梦都想要个孩子,就冒险生下了我的女儿。 女儿是我的宝贝,我视她为生命。她从小乖巧伶俐,人见人爱,而且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品学兼优。 当女儿慢慢长大,特别是进入大学以後,她变了,她变得迷茫、颓废、叛逆、爱顶撞、极端自我。 同时,我和她的沟通也出现了障碍。从琐碎的生活小事,到感情、学业、出国深造这样的…

Read More
16 Dec
对著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对著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陈卫珍采访、记录 一 1963年,我出生於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念。如果能通过修行把“无明”去掉,人死後就能进入不再生、不再死的涅磐境界。但如果一个人在世修行不成功,那来世就可能进入六道…

Read More
16 Dec
拥抱的能力

拥抱的能力

文/一雨 在一个基督教网站上,有一幅图的点击率颇高,就是一个人回天家时,主耶稣在云端中拥抱他。每每看到这幅图片,我心里就暖暖的。 我生长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大家庭,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繁文缛节颇多。尤其到了过年的时候,座位的摆放,敬酒的次序,红包的交换,亲戚的走动,一条少不得,一条改不得。即便如此,因为一些遗产分配的陈年旧事,姑叔姨舅各家的关系一直有些古板,甚至冷淡。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但彼此心知肚明&…

Read More
18 Feb
基督教与近代科学的发展

基督教与近代科学的发展

基督教与近代科学的发展 文/庄祖鲲   虽然历史学家一致公认,近代科学发展是在十七世纪的欧洲开始的,但是究竟为何近代科学的突破在此时此地发生,历史家却有莫衷一是的看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