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n
约翰的情人节

约翰的情人节

约翰的情人节–文/焱焱 正午的太阳直射到约翰的脸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惺忪的睡眼,从沙发上直起身子。一阵剧烈的头痛,使得他不得不捂住脑袋。电视里正在放著广告,昨晚没关电视,就在沙发上睡著了。环视一下屋子,一片狼藉。酒瓶东倒西歪地在地上、桌上,还有沙发上。 他想起什麽,急忙翻身起来寻找手机。没有未接电话和留言。茱蒂再没有打来过电话。他嘟囔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屁股底下有什麽东西,一摸,一个…

Read More
26 Jun
祷告

祷告

名词浅释:祷告图片来源网络 基督徒的祷告就是向神说话,承认他的伟大和权柄,请求帮助,感谢他的诸多赐福。基督徒的祷告不是宗教仪式,不必念固定的仪文,而是借著神儿子耶稣基督的救赎得与神有真实的交谈。基督徒奉耶稣的名祷告,并相信神听我们的祷告,也顺服神按他的旨意回应祷告。 祷告可以是群体公众的,也可以是个人私密的;可以是话语或歌唱出声的,也可以是灵里的静默、无语的叹息。祷告就是人与神倾谈,既是自然、又很…

Read More
26 Jun
飘游中的寻觅

飘游中的寻觅

飘游中的寻觅–文/林鹿 (图片来源网络) 等待是什麽感受,思念是什麽滋味?我想要一个家。 这两年,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穿越美国东西,从洛杉矶到纽约、华盛顿、波士顿,坐飞机,大巴,辗转四处飘游。 去了很多地方,然後离开了;和很多人见了,然後分开了。哪里能留住我?

Read More
26 Jun
因为梦见你离开

因为梦见你离开

因为梦见你离开–文/蔡越 晨薇发电子邮件来笑我∶如此刻板,错过了人生无数的好风景┅┅ 因爲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等到老去那一天

Read More
25 Jun
从我先生身患绝症讲起

从我先生身患绝症讲起

从我先生身患绝症讲起–文/薛荣昌(图片来源网络) 一天,我推心置腹地对他说∶“假如你是我,你觉得拥有这样一位老公怎麽样呀?” 我和先生于2001年圣诞节前夕,从美国飞到新加坡。踏上新加坡不足3个月,我先生就被诊断患了直肠癌,且癌细胞侵入了大脑。于是在随後的3年中,他经历了数次开颅手术和多次放化疗。 2003年7月下旬,更是令人绝望忙尘世之中。。当我还在期望这第二次开颅手术能够最终清除他…

Read More
25 Jun
露珠一点

露珠一点

露珠一点—-文/程援恒 “露珠是谁生的呢?冰出自谁的胎?天上的霜是谁所生的呢?┅┅你能系住昴星的结吗? 你能解开参星的带吗?你能按时领出玛查鲁夫星系吗?你能引导北斗和随从它的衆星吗?你晓得天的定例吗?你能在地上建立天的权威吗?”(《约伯记》38∶28-33圣经新译本)

Read More
25 Jun
心灵之约

心灵之约

心灵之约   ——文/新生命 彩虹 “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创世记》9∶13)

Read More
22 Jun
卸落的枷锁

卸落的枷锁

卸落的枷锁—–文/刘媛媛   (图片来源网络) 天父的话,让我的心清醒了、温暖了、有知觉了。 从记事起,我就感觉自己活在一个让人迷茫的世代,人对物质、名利的追求胜过了一切。

Read More
22 Jun
“偶然”原來是必然

“偶然”原來是必然

偶然”原来是必然–文/百合花 爱面子的我,从来不愿在别人面前流泪,所以我顿觉非常尴尬,拼命想忍住泪水。 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10岁的我午夜醒来,发现去村南王神婆家烧香求药的母亲还没有回来。听著远处传来的狗吠,想著不知爲何还没回家的母亲,我心里充满了恐惧。

Read More
21 Jun
只记你的好处!

只记你的好处!

只记你的好处!—文/盈袖 这几天,我很不舒服,浑身无力。而老公今年跳槽去了新的公司,工作刚刚开展,工作上压力也很大。这个星期,只在家里吃过一餐晚饭。 昨天,好容易把他盼回来。他接了个电话,又要匆匆出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