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Oct
最后一程

最后一程

      文/郑春回 王淑贤     1995年11月9日凌晨,我们接到来自日本的电话,说爱女健秀已走完人生途程。听了这个消息,我们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是在日本的女婿的妹妹给我们通报噩耗。她向我们简单报告了那几天健秀病情的变化和日本医院对她进行抢救的经过。我们早有思想准备,所以很快冷静下来告诉她,健秀已在病中接受基督信仰,并在医院接受牧师为她施洗,…

Read More
25 Oct
儿子失踪了

儿子失踪了

      文/贾东南       可能是由于“圣婴”风暴吧,上半年的雨水特别多。昨晚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今晨上班时还有濛濛细雨,天空一片黑暗。早晨起床晚了几分,加上下雨路滑,大家开车比较小心,所以更觉交通拥挤。一会儿猛加油门,一会儿又急踩刹车,越急越觉走得慢。这时,身上的呼叫器又大叫起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顶头风。心中不由暗叫…

Read More
25 Oct
比这些更深

比这些更深

      文/陆路       周六的夜   先生上班去了,孩子们都睡了。家中好安静。我去检查大儿子得维的被子。爱踢被子的他,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我蹲下去为他盖上毛毯。他的脸吸引了我,我竟无法马上站起来。夜光里,那张小脸,如此平静安详,均匀的呼吸是这静谥中唯一的波动。我的手忍不住轻抚过他光滑的脸庞。 离开他的房间,我在桌边坐下…

Read More
25 Oct
英伦心境

英伦心境

      文/王炯     一.冥冥中的感觉   先生的一篇科研论文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获奖,在前往日本东京宣读论文并领取奖金时,被一位参加会议的英国教授看中,主动邀请他到英国丹地大学攻读学位并提供全额奖学金。 出国留学一直是先生的梦想。尽管他的科研成果和工作业绩在科研所名列前茅,但由于时运不济,公派出国的名额一次又一次都被领导的关系户拿走…

Read More
25 Oct
我要唱的歌

我要唱的歌

      文/李易       上中学时,我曾一度喜欢摘抄名人名言,我将喜欢的名言专抄在一个本子上,足足有一本厚。我从中挑了一句我最喜欢的名言,抄在我的日记本的扉页上。不仅如此,我甚至用毛笔把它抄写在一页白纸上,贴在我的卧室,以便可以时时看见。这句名言就是泰戈尔《飞鸟集》中的,“我要唱的歌,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每天我总在乐器上调理弦索”…

Read More
25 Oct
活着的盈月

活着的盈月

      文/岳红       盈月是我们结婚就有的第一个小孩,那时我们真年轻,天不怕地不怕。两人离家在外工作,房子分不到也结婚,婚后不久他就去北京读研究生。说的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却不知,这一路走来是如此的艰难。 我们两家都为我们这第一个小女孩的到来满心欢喜。给她起名“盈月”,是为了一个质朴的期待--团圆。我们喜欢那首古诗:“人有悲…

Read More
25 Oct
只在一转念——艺术节上的乐声

只在一转念——艺术节上的乐声

      文/红驹       我来美国,是在1989年学生运动之后。我亲眼目睹和参加那场运动,它的惨痛结局使我失去了任何热情。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去美国吧。”我向往那一片自由的土地。 记得来美国不久,有一次坐校车在学生中心换车,正逢学校的艺术节,几个学生在广场一角的木台上搭起了音响设备,一个黑人正弹着吉它唱一首歌。那曲调非常感人,…

Read More
25 Oct
改变世界观

改变世界观

      去年《海外校园》进深特刊第四期有一篇文章《除旧穿新》,当时我看了后觉得很感人,也感谢神让他们失去第一个孩子后,又赐给他们一双儿女。 后来我参予Pregnance Care Center的事奉后,再读该文就觉得有些不妥了。医生也是人,他们会误诊,即使他们的诊断是对的,我们也无权终止妊娠。我们从大陆出来的中国人很习惯于abortion(人工流产)。在大陆时是因…

Read More
25 Oct
填表人生

填表人生

      文/星学       现代一族的人生经历,大致可以用所填过的各种表格来浓缩展示。这些表格像是生命旅途的块块里程碑,社会演化的幅幅晴雨表,如帧帧呆照,连结起人的一生。 在我刚刚拥有了与表格打交道的资格以后,等待着我的却是大伤自尊之梦魇伊始。时逢“史无前例”的“峥嵘岁月”,“唯成份论”之风盛行全国,各种表格均突出“出身”、“成份”…

Read More
25 Oct
既然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他为什么不在亚当、夏娃要吃智慧果时阻拦他们?

既然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他为什么不在亚当、夏娃要吃智慧果时阻拦他们?

  既然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他为什么不在亚当、夏娃要吃智慧果时阻拦他们? ——网路一读者     是啊,上帝既然是全知全能的,为什么不在亚当、夏娃还未第一次犯罪就阻止他们?这种问题在“子不教,父之过”的文化里,似乎更显得理直气壮。特别是,人的父亲还可能因为能力有限,在儿女犯罪的时候不能阻止。而上帝是全知全能的,当然知道亚当、夏娃会犯罪,并且有能力阻止,然而上帝却没有制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