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Dec
读者、作者、编者

读者、作者、编者

      文/编辑部       中国是那在后的吗?   记得第一次看到《海外校园》是在一年多以前,这本刊物似乎对于我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我一口气读完这本刊物。 世界需要友爱,人人需要信仰,尤其当我来到了这块盛产牛羊、蜂蜜的肥沃土地上开始新的生活时,心中似乎正在渴望寻求一种灵性的东西。而这一本以海外中国学生…

Read More
12 Dec
我从山坡滚下来

我从山坡滚下来

      文/俞微       《荒漠甘泉》一书中,密勒(JRM)说:“我们中间没有多少人真是尽我们所能活着。我们留恋在平原上,因为怕攀山越岭。山程的崎岖峭峻,寒了我们的心,因此我们终身?耽搁在雾谷中,从不了解山顶的佳境。啊,宽容自己的损失何其大啊!只要我们肯决定登高寻求上帝,前面极大的荣耀和祝福等着我们。” 这段话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反思…

Read More
12 Dec
从唯物论者到基督徒

从唯物论者到基督徒

      文/星村       我生长在中国内地一个县城。七九年,考上中专学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成为一门必修课。课余时间还看了无神论史话之类的小册子,我的唯物主义信念更加坚定。 有位同学在宿舍说,他相信世界上存在鬼神。我就斥责他愚昧,和他展开激烈辩论。我列举了古今中外无神论的许多事例,竭力证明世界上根本没有神。 改革、开放…

Read More
12 Dec
逝者如斯

逝者如斯

      文/王露秋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我最喜欢这个“斯”字。且不说本义之精美,这个字本身的音质就已经有一种逝的感言;仿佛是眼见着太阳从东边升起,一点一点地燃烧,越来越热灼,到中午已经快化了;时值黄昏,只余下一些些热度,犹如一团温红的炭了,渐渐下沉,下沉,下沉到大海上面了。怎么只一眨眼工夫,那辉煌了一天的太阳就已经掉入…

Read More
12 Dec
两兄弟的选择

两兄弟的选择

      文/史正闻       中国古书《列子》中,曾记载一位杨布和他哥哥杨朱的谈话。杨布问说,有两个人年龄像兄弟,面貌像兄弟,才干也相似;但后来一个富贵长寿,另一个却贫贱短命。他们的条件、背景都相同,为什么结局却那么不同呢?杨朱对他弟弟的困惑无法解答,只能说:“随所为,随所不为,日去日来,孰能知其故?皆命也夫……”。 这段典故,令我…

Read More
12 Dec
道德自足的破产——从“张生的婚姻”谈起

道德自足的破产——从“张生的婚姻”谈起

      文/丁果       海外校园主编来信向我推荐《收获》杂志1993年4月专业作家北村的小说〈张生的婚姻〉,嘱我写篇书评。我看完小说,十分激动。《收获》的主编是巴金,他在文革后写成的巨型散文集《随想录》,就呼吁中国进行全民忏悔,来深挖中国现代扭曲历史的根源。如今《收获》又出现了像《张生的婚姻》这样福音信息非常清楚的小说,可以说是…

Read More
12 Dec
张生的婚姻

张生的婚姻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圣经罗马书3:33)       原著/北村 ,缩写/小雨       这是一个下午,天气闷热,却又阴沉沉的,似乎一切充满了矛盾,有点怪怪的感觉。 张生和未婚妻小柳并肩走在人群中,缄默而索然地赶着去办结婚手续。此时此景,使张生突然产生一种不祥的感觉。就在他走神的一刹那,小柳莫名其妙地停下来,说,我改变主…

Read More
12 Dec
悔叫夫婿觅封侯

悔叫夫婿觅封侯

      文/贾怡       夫妻分手后,最难面对的问题是自怜的感觉  觉得自己是被抛弃了,是没人要的。然而是不是走上离婚之途的就是弃妇或莽夫呢?并不见得。虽然大家都会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自己的配偶会被第三者迷上一定是对方比自己要好,更迷人,才会使得他(她)成为负心的人。事实上许多时候第三者的条件不如原配。可能表面上看来第三者…

Read More
12 Dec
有家难回

有家难回

    文/秦晓雪       小燕刚到美国时,曾有位上海来的留学生牢骚满腹地对她讲∶“美国是天堂?Rubbish!不信,你过上三年看看,到时连笑你都不会了。”掐指算来才两年,她就被完全打垮了。她输掉了一切  输掉了信心,输掉了自尊,输掉了“honey”,不再会哭,更不会笑了。 记得在大陆时,虽然生活清苦点;骑自行车风雨无阻地上班,去公共浴池洗澡,…

Read More
12 Dec
生命的复制

生命的复制

      文/陈联松       前不久,我实验室大老板的儿子写了一个剧本,这个剧本已拍成电影“Black Reflection”。剧本讲到一个人发现他是其父亲的复制品,且还有与他一模一样的四位兄弟;于是生出杀机,将他的兄弟一个接一个谋杀了,他自己却扮演成被害的“兄弟”进入他们的家庭,过一阵子别人的家庭生活,享受别人的胜利果实。他的最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