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
冬日暖阳

冬日暖阳

  有时我明明知道我不该去,可是只要这个念头一出来,我的双腿根本不听脑子的指挥。       ⊙文/安居拉       (一)   第一次正式走进教堂、接触教会,是1997年4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小城。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我们研究组的一个中国同事问我:“晚上有没有事?没事的话,跟我去教堂吧。”那时我刚…

Read More
15 Oct
念念在心

念念在心

          文/星 学       深入敌后为知彼   我这在“革命的大风大浪中成长的一代”能信主,不仅归因于经文、教义的“晓之以理”,更主要是由于基督徒们的爱心与关怀和生活见证的“动之以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颗几十年倍受扭曲、创伤,而变得狐疑、冷漠、戒备、刚硬的心,终于熔化在天父的融融慈爱中。…

Read More
15 Oct
教宗的忏悔

教宗的忏悔

        文/临风       “这个时刻包含着两千年的历史意义。它的沉重感叫人几乎无法承受。”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今年三月廿三日造访以色列的屠犹(Holocaust)纪念堂,心情沉重,伤感欲泪。这是以色列首相巴拉克(Ehud Barak)对他的评语。 教宗声言:“罗马教廷对历代以来犹太人所遭受到的仇恨,逼迫和反犹主义(An…

Read More
15 Oct
人间四季天

人间四季天

        ⊙吕允智       春天--春风得意,追寻五子登科。 夏天--夏日炎炎,昼夜作牛作马。 秋天--秋风落叶,高处居安思危。 冬天--冬寒刺骨,内心活水涌流。

Read More
15 Oct
爱那不可爱的,可能吗?

爱那不可爱的,可能吗?

        文/余宗泽       前些日子,有一位太太打电话跟我说,她对先生已经没有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对男女因为彼此相恋而走入婚姻后,常对婚姻有不正确、过高的期待。但是往往过了一段婚姻生活后,内心却充满伤痛、挫折、怒气与怨恨,就会对自己说:“我对他(她)已经没有爱了,我想结束这段婚姻!”或是:“他(她)已经变得不可…

Read More
15 Oct
乘驾在爱的最高处——宽恕面面观

乘驾在爱的最高处——宽恕面面观

  在对方以为你恨他的时候,你爱他;在对方应受惩罚的时候,你放过他。       文/陈宗清       1. 什么是宽恕?   宽恕简单说来,即对于任何人对我的触犯或伤害,给予原谅,不再计较。 所谓饶恕人,就是在脑海中,把人与他所犯的过错分开,把他从伤人的行为中解脱出来,然后再次认识他。事实上你并未改变他本人--他做…

Read More
15 Oct
兄妹

兄妹

  经常听到姐姐在抱怨父母亲,做事受气她有份,任何好处却最后得。       文/晓 草       元旦凌晨一点半,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响了,姐姐在地球的另一端说:“妈妈因心肌梗塞在家突然去世了。”这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半年前,我与儿子回上海看望她老人家,独居的母亲身体很好,妈妈也认定自己会长寿。现在的医疗条件和生活状况明显改善,…

Read More
15 Oct
目中“有人”——中西方人际关系漫谈

目中“有人”——中西方人际关系漫谈

  在西方,奉公守法的官员顶多被赞为“尽责”,在东方就成了“青天”。       文/夏维东       一   中国的人际关系很复杂,暧昧不清,应了一个“乱”字,纠缠得像一团没有头绪的毛线,怎么理都理不顺,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孔夫子神往的上古大道消隐之后,中国文化里便没有了明确的是非概念。老子寥寥数言就道出了真…

Read More
15 Oct
谁来当家?

谁来当家?

  她自己该煮饭养孩子的时候,选择去上班创业,把家丢给佣人。现在退休了,就来抢我的工作,抢我的孩子,抢我的家!       文/欧以南       剧中人物:思华(婆婆),老伴(公公),阿弟(思华之子),静雯(儿媳) 思华:老伴,儿媳妇在嫌我们了,该是整理行李回国的时候了! 老伴:别孩子气。披件外套,我陪你出去走走--天气真好,…

Read More
15 Oct
幼雏独飞

幼雏独飞

  他小时候,凡是有消息,都是来告他状的。       文/窦铁荣       以前我和太太一直自我标榜是最民主的父母(至于儿子怎样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信主以后才明白,这是上帝对一个家庭最最起码的要求,个人是没什么好吹嘘的。儿子是上帝寄养在我们家的人,他是个自由、独立的人,是上帝对我们夫妻,对我们家庭特别的恩赐。孩子给我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