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Aug
婆婆

婆婆

  费了半天神来想题目,想着叫《婆婆大人》吧,担心大家马上联想起三毛的婆婆。又想叫《婆媳大战秦俑情》,或是《婆媳恩仇录》。最后想累了,干脆就叫婆婆吧。名字已然平淡,内容再平淡就交代不过去了,所以决定花点工夫写。       文╱蠢才       (一)   一年半以前,婆婆来帮我带小孩,开始正式过招。以前也交过几次手吧…

Read More
20 Aug
让我作一次你的母亲

让我作一次你的母亲

        文╱天婴       小时候,如果有人问我:“你爱爸爸还是爱妈妈?”我会说:“都爱。”但心里却是爱爸爸多于爱妈妈。因为爸爸有两个学位,而且从不向我发脾气,长这么大,爸爸从没对我说过“不”字。 妈妈则会高声骂我“死丫头”,气极了也会打我。打完了又会后悔,经常是一只手拿着苹果,另一只手揉着我刚被打的屁股说:“疼了吧,…

Read More
20 Aug
爸返老还童了

爸返老还童了

  我为爸点着:“要一个单个的巧克力冰淇淋!”服务员说:“哦,儿童冰淇淋,七毛二!”她看了爸一眼,对着我会心一笑。       文/钱致渝       陪着又没话   父亲和末代皇帝宣统同年,差不多活了整整一个二十世纪。他是典型的传统中国读书人,温良恭俭让。但在儿女面前,却是不苟言笑。他背诵了大部分的四书和古文,学的却…

Read More
20 Aug
孤单

孤单

          文/新竹       孤单如沙漠中的一行脚印 在阳光下显出一个又一个凹陷 没有城市的喧闹 只有在寂静中的风声瑟瑟   当我踏上永恒的路径 并不知道会有孤单与我为伴 我在它面前常常惧怕畏缩 多想有一只手引我前行   一座又一座的山 横亘在我的面前 一个又一个的疑虑 使我屡屡徘徊 &…

Read More
20 Aug
绿叶乡情

绿叶乡情

        文/马涤       上星期天,看到教会门前的草地上,几棵小胡杨已经长出了嫩绿的叶子。几个孩童在树下嬉戏,午时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不禁暗暗地触动了我思乡的情怀。 想起几年前回家探望父母时,母亲的腿不幸跌断,住进了医院。我每天去陪她,聊聊天,谈些往事,讲讲笑话,唱几支她爱听的歌,又帮她按摩因长时间…

Read More
19 Aug
火鸡与烤鸭

火鸡与烤鸭

        文/重生       飘洋过海到美国做留学生,每年感恩节,我和外子窝在家里烤一只中国鸡应景,是用酱油先腌过的那种。为什么不用火鸡呢?一来是不知如何烤,二来火鸡太大,只有二个人怎吃得完?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直到大儿子上了小学二年级,我们还是如此。那年感恩节后,他十分伤心地从学校回来,说老师要吃火鸡的孩子举手,他是…

Read More
19 Aug
童言的联想

童言的联想

        文/邓丽       天真的童言,时常叫人忍俊不住。莞尔之余,不禁想到,面对天父,我们是不是也口出“童言”呢?孩子通常都是父母的影子。     是我自己赢的!   两岁的女儿,喜欢跟哥哥争第一名,特别是每天早饭后从楼下跑到楼上的浴室刷牙的时候。赢的当然总是大她近两岁的哥哥,她于是每次…

Read More
19 Aug
上面还有别人吗?

上面还有别人吗?

        文/赵玉峰       有一个小伙子独自去探险,悬崖边一脚踩空。幸好抓住一根树枝。脚下是深渊,左右是绝壁。他抬头急呼:“上面有人吗?”空谷中仅仅传来回声。如此几番,他绝望地呼求: “神啊,你在哪里?” “我和你在一起。”一个遥远但清晰的声音。 “神啊,快救我!”小伙子惊喜万分。 “你听我的话吗?”那声音问。 “神…

Read More
19 Aug
主妇的事业

主妇的事业

  教孩子“爱是不轻易发怒”,结果我自己常常脾气不好;知道要说祝福的话,结果自己又说负面的话,或妄下断语……       文/蒋文玉       有一次朋友聚会,有人问我:“你现在做什么工作?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我是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但是你却不能说我的工作平凡,因为主妇的工作是建造生命,建立家室。 我非常享受这份工作,也觉得…

Read More
19 Aug
两次大哭

两次大哭

        文/瓦麦琪       一哭再哭   成人之后,我曾两次放声大哭。 第一次是在1999年1月1日,我与先生婚礼的前一天,那时我父母来参加我的婚礼。那日中午,教会主日学老师请我们去吃饭。先生的厢式小卡车只可坐两到三人。于是先生坐驾驶座,妈妈坐前座,我和爸爸爬入卡车的后车厢里盘膝而坐。因为那天有些事没有交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