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
请保护人类——黑熊被泼硫酸事件周年备忘录

请保护人类——黑熊被泼硫酸事件周年备忘录

  请保护我们幽暗的心不至僵冷,在看着黑熊的伤口时还可以因为羞愧而破碎。       文/那 鸿     2002年2月23日下午,为了“试验熊的反应能力”,一位大学生将硫酸泼向北京动物园里的五头黑熊。这一举动不仅改变了受害的熊和这位学生及其家人的生活,在社会舆论界也一度引起了从动物保护、法制、教育、伦理等各方面广泛的反响和讨论。 那时我…

Read More
30 Aug
山顶上的火葬场

山顶上的火葬场

  当我几近顶峰时,实在等不及了,便大声问:“上面到底是什么地方?”       文/周可灼       花花绿绿的波浪   花样的年华,筑着彩虹梦,梦要随着心想事成。读上向往科系,嫁了个合乎自己心意,用尺打量过的有模有样的先生。婚后购屋,从公寓迁至大厦,再换成独门独院。儿女是圆个“好”字(一女一子凑成“好”),且先生…

Read More
30 Aug
苦之福

苦之福

  去过一种叫“吃到饱”的披萨店吗?点五盘和点十盘,费用完全一样。除非你很自制,否则离开披萨店时,舌头上通常不会有什么余香或余韵。       文/吴鲲生       小学四年级之前,我总以为每家桌上摆的都是热的饭、热的菜肴。某日,去对面巷子同班同学家做功课,留在他家吃饭。那天,我才知道原先的“以为”并不正确。 餐餐吃热菜热饭,…

Read More
30 Aug
两棵柠檬树

两棵柠檬树

  我们就如柠檬树,自己是没有办法修剪自己的,所能做的只能让自己有一个愿意被修剪的意志。       文/文 屏       我家的起居室窗外有一棵柠檬树,四季发旺叶子又肥又绿,枝条茁壮,连枝条上的绿刺都不同凡响、那种有恃无恐的张扬,颇似旧时大家公子的飞扬拔扈。 我想这棵柠檬树长得可真好。 可惜,它的“好”开始给我带来麻烦。每当…

Read More
30 Aug
生命的感觉真好

生命的感觉真好

        文/王人义       雪地黄昏   雪地的黄昏,你扶着老人在我身边走过,在我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我充满敬意地望着你微笑,你却羞怯地把眼从我脸上闪过,我站在房角的阴影之中,久久回望你伴着身边老者缓缓前行的身影,那夜的黄昏,因为有了你,显得特别的晶亮,特别的美丽。 你大约只有十六七岁吧,或者更年轻一些。那…

Read More
30 Aug
告诉女儿

告诉女儿

  希望你不要媚俗。如果你脸上出现谄媚的笑容,我将为你掩面羞愧       文/李捷       (一)   孩子,首先我们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把真理当作一生追求的目标。你可以是有名的人,可以是无名的人,可以是做老板的,可以是个打工的,可以是富有的,可以是贫穷的,但我们希望你是个追求真理的人。 在你还很小的时候,我们有幸…

Read More
30 Aug
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

  那一刻,967路公交车应该正驶过人民大学,时候应该是下午四点二十分左右。那一刻我靠在车座上浑身无力。       文/放羊人       从雪地里开始血的追问   在京郊的雪地上想到耶稣的血,时候是2000年初。当读到:”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

Read More
30 Aug
爱情的礼物

爱情的礼物

  四年中无数次等待,二次流产,他没有回答过我为什么。       文/施玮       这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我躺在我的虚弱里,看着窗外的松枝,被阳光照得透明。松针纤细地一根根悬浮在光里,微微颤动。我被医生告知,身体严重血亏并气虚,等等。初夏的午后,静得让人回到自身,似乎能听见自己血液平缓流动的声音。 我在看一本托尔斯泰的书《生…

Read More
30 Aug
爱因斯坦的宗教观──并论基督教上帝的位格与自由

爱因斯坦的宗教观──并论基督教上帝的位格与自由

  其实爱因斯坦对自由的态度往往模棱两可。当他心情轻松时,他欢喜说广义相对论是一个人心智的自由创作;当他严肃时,他相信宇宙万物(包括他自己发明的方程式)是自然律不可避免的结果。     文/范姜群健       不可知的态度   初中时,当我的物理兴趣开始萌芽,我读到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文章〈我心目中的世…

Read More
30 Aug
交锋在心灵世界 ──从弗洛伊德和鲁益师看良心与道德

交锋在心灵世界 ──从弗洛伊德和鲁益师看良心与道德

  “伦理不过是让人类畅通往来的交通规则。”(弗洛伊德)    “在攻击无神论之前,我们先要战胜相对道德这个敌人。”(鲁益师)       文/熊璩       普遍性的道德律   康德把这个世界分成两个彼此不相干的部分,一个是“本体”的世界,一个是“现象”的世界。前者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