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文章】90后的喜怒哀乐 / 延凤

 

 

文 | 延凤

音频录制 | 天路客

 

 

90后,是伴随着信息时代网络膨胀成长起来的一个群体,因此,他们的行为特征更容易被网络媒体所关注。笔者旅居英国,近日分别采访了几位90后。与这些90后的近距离接触,以及听他们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使笔者对这一群体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了解。

 

 

90后的喜

 

来自剑桥的Richard,是一个性格开朗,喜爱运动,有着良好家教的阳光男孩。他最喜欢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繁忙的学习之余一起运动、吃饭、喝酒聊天,或是看电影。学业上的出类拔萃也能带给他愉悦,并使他为之骄傲,尤其是在剑桥这样的高等学府。

18岁的健民来自大陆,在英国读大学预科,他最高兴的是能以优异的成绩回报父母,如此才不辜负父母。在留学过程中,他也找到了真正的信仰,如健民自己所说,这才是他人生最大的喜乐。

15岁的Oliver 还是一个中学生,对他来说,最喜欢的事莫过于课余时间玩游戏。他也希望自己成绩优秀,因为这样就可以赢得父母的赞赏。

无论是因为学业还是运动天赋,只要能在朋友中倍受欢迎,都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们所极力追求的。

 

 

90后的怒

 

Richard生性开朗,很少能有令他愤怒的事。当我试着提醒他,在7年的中学时光里,可否有过被人歧视的经历,这个大男孩如此回答:“也有一些人给我起外号,是那种嘲笑的意思,但我不计较,笑笑就过去了,有时候自己也自嘲,总之不计较就好了,时间一长就都是朋友了。”他的话让我想起圣经中所说不计算别人的恶,当我们不计算别人的恶时,也就很难有敌人了。

健民在谈到愤怒的话题时,却有说不出的委屈。生活在异国,语言上的障碍和生活习惯的不同,造成了他和周围人的隔阂,有时出于误会,有时被人嘲笑和奚落,他愤怒过,甚至跟人打过架,不止一次起过卷铺盖回家的念头。所幸,在他最彷徨的时候,认识了几位校园团契的基督徒学友,正是在他们的带领下,健民认识了耶稣,虽然环境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健民的内心却有了一种坚韧的力量,靠着这力量他战胜了自己的软弱和愤怒,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积
极态度来面对留学生活的种种艰难。

中学生Oliver愤怒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被人冤枉,或是受到不公平待遇。他提到在学校里,明明是白人学生捣乱,却有人栽赃到他头上。也有时候在家里,Oliver3岁的小妹妹深受父母宠爱,兄妹起冲突时父母总是偏向妹妹,他觉得不公平,却因为信耶稣,就想到圣经中劝人彼此相爱的教导,还有自己在主日学学到的功课,所以在短暂的愤怒之后还是会选择原谅家人。

人人都会愤怒,但心智成熟的人,懂得如何凭借内在的力量,化愤怒为祥和。对这几位学生来说,内在力量的源头,来自上帝!

 

 

90后的哀

 


Richard提到他同学中有不少人,因父母离异深感悲哀,这也是很多90后普遍面临的问题。来自中国的健民有着类似的悲哀,父母常年感情不和,婚姻几欲走到尽头,健民最大的担忧是父母有一天真走到离婚的地步,那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也有出于经济的担忧,深恐有一天父母不再有能力负担他昂贵的留学费用。

青少年Oliver最悲哀的事莫过于要求得不到满足,比如他想拥有最新款的游戏机,父母不答应,令他沮丧。还有被家长严厉地管束,凡事都替他做主,没有自由,更谈不上尊重隐私。也有因为自己的表现不如人意,不能令家长满意而感到难过。

一个健康的家庭,以及渴望爱、渴望尊重,是这些90后的需要。人们常夸大他们和家长的代沟,可曾想过:家长们是否真正和孩子们做朋友?

 

 

90后的乐

 

说到90后的兴趣和快乐,有一大半都是雷同的。比如他们都喜欢和朋友相处,喜欢拥有最时髦新奇的电子产品,玩各类游戏,尝试各类新鲜事物,并在突破自己已有的成绩时倍感兴奋。

这些并不代表90后是幼稚和不成熟的一代,他们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Oliver在谈到未来的理想时,希望拥有成功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Richard 盼望未来能在学术界有一番建树,甚至获诺贝尔奖;而刚刚步入成年的健民则希望借着这段求学的日子为将来打下基础,回国后有所作为。

 

 

本文选自《OC爱梦想》第10期。

图片来自Pixabay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