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值得我笑、我哭的

那值得我笑、我哭的(文/章元佳)

和王颖然相识在两年前。她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她妈妈时常抱怨她信教信得“走火入魔”,於是要求我妈妈把我,这个在她眼里稍“正常一点”的基督徒介绍给她,好灭灭她狂热的宗教热情。

没想到,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一见如故──因为我们同得主耶稣的恩典,亲如姐妹。而且,反倒是我爱主的热情,被她点燃了。我们成了属灵夥伴,从此相互扶持、鼓励,走光明的天路。

如果结局终究是伤害

毕业於复旦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颖然,是标准的高材生,从小学习优秀,没有让老师、家长操过心。信主之前,她努力追求的是甜美爱情、 学业有成、精神高尚。总之,什麽能带来心灵上的满足,就寻求什麽。

然而,越接触真实的社会,她越发现人生的悲哀。学习、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变老、等死,人的一生就这样过去了。即便爱情能带来惊喜和浪漫,却不久长,爱情最是“海市蜃楼”的东西。身边的好友分分合合,还有无数家庭悲剧收场,在这个自私的物欲的年代,没有人能保证,自己或对方在5年、10年後,依然忠贞不渝。如果最後的结局终究是伤害,那何必开始呢?她劝自己不要太多愁善感,轻轻松松地过一天算一天吧。可是她骗不了自己的心,始终感觉缺失了什麽,这让她时而迷茫,时而沮丧。

有4个人向她传过福音,但全被她拒绝了。她向来抗拒宗教,认为无论何种宗教,都是人假想出来的精神寄托而已。“有些人得癌症,有些人家庭破碎,有些人衣不蔽体,所以他们需要信仰。我不需要!”

从复旦毕业以後,颖然顺利进入名列世界500强的阿迪达斯公司工作,待遇、前景、工作环境都不错。但是她并不开心,因为她的父母正在闹离婚。看到曾经相濡以沫的父母如今恶言相对、过往所有的恩爱与扶持都好似一笔勾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有一天,颖然独自在家,突然思索起人活在世上的意义,但她找不到答案。亲情、友情、爱情,只要有“情”字,就有伤害。她不明白人为什麽活著。人生不就是一个悲剧吗?从出生的第一次啼哭,到临终的最後一丝呼吸,一生经历的,无非是一声又一声叹息。快乐都是短暂的,哪怕是巨大的快乐,也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人生就是小快乐与大悲伤之间的摆渡。既然如此,人为什麽活著?为什麽还成为地球生物的主宰?

颖然出神地望著家中新装的雨篷再次漏水,看出了世间的东西必然朽坏的本质。突然,犹如一道阳光照进黑暗的屋子,她觉得,一定有神!人不是生物链的最高端,在人之上还有神!因为有神,人才有存在的意义!

茅塞顿开之後,她看著6年前给她传福音的同学送的圣经,开始相信圣经所启示的神,就是真正的神!她忽然就认准了∶不是庙里的菩萨,不是关公老爷,也不是道教仙人,就是圣经里的神,才是神!

不再是渺茫天地中的尘埃

初信懵懂的颖然,来到了上海的恩典教会,一个小小的却坚定走在十字架真理里的家庭教会。恩典教会通过15堂左右的慕道班课程,使人知道所信的是什麽,然後让人自己决定,要不要跟随耶稣。在慕道班上,最触动颖然的是“血漏妇人”这一课。有许多人拥挤耶稣,但是只有这个妇人真正寻找耶稣。耶稣在众人中知道她,耶稣为了她而停下、回头、询问。对此,牧师说,如果你要耶稣,那麽你现在在心里告诉耶稣,他就知道,他就会来点亮你生命的灯。

颖然告诉我∶“当时我就感觉,我正与耶稣面对面,我在心里一遍遍对耶稣说∶我就是那个要来找你的妇人。你一定知道,请不要丢下我,请收纳我!於是,有巨大的感动在我心里,我知道∶耶稣知道了,也收纳我了。

“当恩典教会的郭牧师讲到∶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第一次确信,自己不再是渺茫天地中的一颗尘埃,不再是无名的一阵烟云,乃是永生神的孩子,今生不再茫然无措。“我就这样信了十字架的福音,我知道我所信的是全能的主,是创造天地的神,也是有权力赦免人罪恶的神。他为我来到世间,为我钉十字架,为我尝了死味。他3天後复活,带给我得胜的希望,也是我存在的一切意义!”

信主之後,颖然的生活充满了喜乐。她原是个非常悲观、绝望的人,和母亲的关系非常僵。她觉得自己很不幸,生在这样不和睦的家庭。她对爱情完全不信任,认为男人最终都是会背叛的。信主之後,她很少不开心了,她从心底里面笑出来∶对著花圃里的花朵笑;对著馒头、包子笑;对著高大的楼房笑;也学著对父母笑。

“绝望这个词,是不认识神的人想出来的,应该从我的字典里删掉。神给我无以言说的满足。我有了把一切献给主的心志,因为光明与黑暗我都感受过了,它们不能共存、毫无相交。如果没有神,人永远坐在死荫的幽谷中。”

难道要我做老姑娘?

当然,和所有的基督徒一样,颖然在信主之後也有过挣扎。尤其是婚姻感情方面,是她最大的软弱。

圣经教导说,信和不信的不能共负一轭。颖然放眼看教会,根本没有一个适龄的男信徒。她觉得自己“这下被耽误大了”──24岁的她,就觉得自己嫁不出去、被神耽误了。颖然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

“我就像走到旷野的以色列百姓,满口的怨言。没错,神是存在的,神带给我的喜乐、满足,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神的十字架救恩带给我的释放,也是完全不能否认的。但是我仍然埋怨,希望自己早在不信神的时候,就把婚结了,然後再信。这样多好,什麽都有了。

“那是一段忧伤的日子,我的心很焦躁,埋怨神把我带到这个没有适龄弟兄的教会。而且,好像各地的教会都是姊妹多、弟兄少。我就更加埋怨神∶难道要我做老姑娘?”

她因此走了一段歧途──她开始在复旦大学的BBS基督教版,发表言论。她的动机不纯,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弟兄。没想到,校友真在上面给她介绍了一个。经过2个月的通信,觉得还不错,相貌也过得去,就见面交往。

当时她对爱情几乎没有要求,只要是基督徒,条件还过得去,就可以结婚。

“何等感谢神,他干预了我。那个男孩子反复问我∶你条件这麽好,为什麽这麽急切地要和我在一起?他就是不肯和我做男女朋友。

“我很纳闷,心里也一直不平安。而且,我根本没有爱情的感觉。终於有一天,对方说,他一个月前,连《创世记》都还没有接受,现在终於接受了。我感觉被大大愚弄了。对方也不肯听我的,花更多时间读经、祷告。我感到希望彻底破灭了。

“这是一段神的管教与慈爱并施的日子。如果对方接受了我,我现在活在何等痛苦的婚姻中啊!没有爱主的共同目标,也没有爱情。”

期待他们因为爱情而信主

经过这次挫折之後,颖然开始犯另一种错──她把眼光放在追求她、但是不信主的男人身上,期待他们因为爱情而信主。结果可想而知。这些人起先还会听她讲福音,甚至还会去预工班、慕道班之类。但是他们的心没有开启,他们只想建立爱情的关系。

因此,颖然的一位属灵长者说了一句话∶“传福音要看器皿干不乾净。为了自己的目的传福音,神不用这个脏器皿盛乾净的水。”这句话反复在她心中盘旋,让她最後确认,神不会以这样的方式为她预备婚姻。

颖然现在再谈起当时的情景,多了一份感恩,“神把不对的人一个个支开,每一个人的离开都带给我教训,也让我知道,神预备的是最好的。这条道路充满眼泪,没有一个人可以安慰我。是神通过我的晨更,安慰了我的心。这份安慰的力量,超越人一切的语言,让我降服。

“亲近主是唯一从痛苦中解脱的途径,我就发了疯似地追求主。因为,如果不追求主,我就要落在百般的试探中,内心忧愁。

“神藉著我的软弱鞭策我,让我靠近他。越靠近他,越明白他的美善。我祷告,愿主插手,不要让我落在次好,甚至不好的婚姻里面。每一次我软弱的时候,我就去想圣经里面的女人,想路得,想喇合,想在埃及敬畏神的接生婆。神总是恩待敬畏他的妇人,我所要做的就是敬畏神。”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诗篇》111∶10)在属灵争战中,颖然全力顺服神的旨意,与神同行。她意识到,过去她凭己意,硬著心肠行事,但耶和华不喜悦马的力大,也不喜悦人的腿快,耶和华喜悦敬畏他和仰望他慈爱的人。在一次通信中,颖然要我特别为她祷告,让她能“献出以撒”。

“感情就是我的以撒。献出自己最在乎的,这让我痛苦得透不过气。虽然圣经告诉我们,凡事都可行,但不可受其辖制,然而我受感情的辖制,生命停滞不前。现在我所要持守的,就是无论环境多麽暧昧或冷酷,主始终是我的最爱。我活著是为他,我的婚姻、爱情,也是为了荣耀和服事他。感情的权柄不在我身上,乃在主身上。”

“在天上我还能有谁,在地上也没有我所爱慕的,《诗篇》73∶25这句话,提醒我,那个被感情掌控的老我必须死掉,‘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加拉太书》2∶20)”

诚如加尔文说的,“圣徒必蒙保守”。在一次又一次感情的低潮中,神保守了颖然的身心。上帝奇妙的作为与能力,在信徒的属灵争战中显现出来,若他的儿女谦卑顺服,神就会保守他们的身心,帮助他们度过试炼。这是神的应许。

连忧愁、叹息也都抓进来了

如今是颖然信主的第5个年头,颖然对主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她深切地感受到“我的救主与我同行”,她生命的每一天都被耶稣更新。

她对主耶稣的认识是强烈的,“他值得我笑,值得我哭,值得我受委屈,值得我付出一切。如果不为了神而活,生活的重心就会回到过去,再套上许多枷锁。不信的人想房子,我也要想吗?不信的人想嫁有潜力的男人,我也要这样吗?若干年後离婚,谁又知道呢?如果我要继续奋斗来争取这些,还不如不信主。信主就是对过去重心的颠覆,因为过去的那一套是属於这个幽暗世界的。我不要再这麽蠢,好好的救主不要,去世界抓粪土。

“神给的诫命,是尽心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这是喜乐的原则。有基督徒喜欢抓世界,却忘记这世界有形的物质都要毁去。抓世界的时候看到满世界的财宝,却不知道连忧愁、叹息也都一起抓进来了。如果把耶稣说的当作真话,就应该以得著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在不断的祷告确认,以及教会传道人的鼓励之後,颖然明年就要去菲律宾读3年神学了。这又是一次老我的死亡。“一开始,我非常不想去,读神学意味著以後要全职事奉,失去固定的收入,还会有家人的阻挠。所以,当教会的传道人认为我有这方面的恩赐,劝我去读的时候,我极力抵挡,流泪呼喊∶‘主啊,这并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服事你、荣耀你!’

“然而,通过不断的祷告、读经,以及与其他属灵长者的沟通,突然有一天,我内心有了强烈的感动,明确地知道这是上帝的呼召。那时的心情,和初信之时的喜悦是如此相似,我的态度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快乐地呼喊著‘主,求你差遣我!’”

颖然很喜欢赞美诗《十架归路》的歌词∶“这条崎岖十架路,本是漫长的归途,有血有泪有争战,多有眼泪和酸楚。然而主慈手常搀扶,领我前进不後顾。”主耶稣从来没说,跟随他的道路没有荆棘,但他说过∶“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约翰福音》16∶33)

看著颖然坚定的眼神,我就知道救主与我们同行。在他的恩典之下,我们的信心会越来越刚强!

作者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从事编辑工作

原载于OC104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1)条精彩评论:
  1. 哈利路亚!
    欣雨2017-07-27 13:5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