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上的把手可以抓吗?

41

他期待又难过的眼神望着我,嘴巴微微一撇,嘴唇抖了一下,说了声:“妈妈抱。”

 

/嘟妈

 

嘟嘟2岁多了,他的小脑袋里开始装进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这让我常常不能一下子就明白他到底在想啥,也就很容易失去耐心。

 

    嘟嘟的小顽强

 

昨天傍晚,我匆忙地把脏衣服塞进洗衣机,然后一手抱着嘟嘟,一手去关窗户、拉窗帘。嘟嘟注意到了窗上的把手,非要去抓,我不依,他就在我的胳膊上大力地摇摆着身体,差点掉下去。

我索性把他丢在地上,他一定感觉到了我对他的不满,先是呆呆地站了几秒钟,接着就慢慢走向落地窗,把窗帘重又轻轻拉开,然后稍稍歪着小脑袋,望了望窗外,又用小手指了指高处的窗户,这才轻轻地仰起头,用那种期待又难过的眼神望着我,嘴巴微微一撇,嘴唇抖了一下,说了声:“妈妈抱。”他没哭,但小表情相当委屈。

我蹲下身去抱他,他紧紧地贴着我的脸,用力搂着我的脖子,我知道他想哭,但他没哭。我抱着他走到窗前,他转过小身板儿,抓住窗上的把手,用力开启,使劲儿尝试着把窗推开,又关上,并且能将把手关到位,他又反复尝试了几次,都成功了。动作稳健,不慌不忙。

 

    我的小忧伤

 

我忽然想起在老家时,98岁的姥姥曾经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这么大的孩子,最需要妈妈的耐心,你千万不能打他,也别大声跟他说话,更不能迁怒于他,否则伤了孩子的心,他就失了志气。”我抱着嘟嘟,不禁眼圈一红,我知道,是我不够有耐心,没能了解他的意图。他只是想学习使用一下这个把手,这并没有错。

这时候,嘟嘟刚好转头看我,我也在认真地看着他。他发现了我的眼泪正跳出眼眶,原本得意的小脸、扬起的眉梢,又立刻都降了下来。他皱起小眉头,张开小嘴巴,伸出小手背来帮我擦眼泪。他的眼睛里满是好奇,他还不大会讲话,所以什么也没说。我紧紧抱着嘟嘟,他很懂事地把小脸贴在我的脖子上,还用小手轻轻拍拍我的肩背,好像在安慰我,如同平日里我安慰他一样。

 

    妈妈的反省

 

这是我跟这个小生命的一次正面碰撞,虽然并不火爆,却让我满心惭愧,又满心感恩。

惭愧的是,我这个高大的成年人,被一个只有2岁的小朋友打败了。他在受委屈的时候,还能跟我好好说话,虽然他用的是肢体语言;而我却不能。

感恩的是,我能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过失,在心里默念着圣经上的话:“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歌罗西书》3:21)我在细细揣摩,为什么圣经上有这样一句话,在这一刻,是说给我听的,它究竟要告诉我什么。

孩子在一天天长大,他越来越有自己的打算,他天生就会学习,这是上帝造我们的时候就赐给我们的能力。他期待尝试各种新事物,比如打开窗上的把手。家长的一次误读或自以为是,很可能就阻止了孩子创造力的一次发挥。长此以往,他们天赋中的某样能力就有可能受到影响,并进而影响到他们的未来。而家长很多时候,都沉浸在自己的事务中,简单粗暴,更没有耐心蹲下来倾听、关注,不仅忽视了孩子们的感受和愿望,也让他们的小心灵受到伤害,这是我要好好反省的。

 

    上帝的产业

 

作为母亲,我当然期望我的孩子性情温柔,心智健全,懂得爱。但很多时候,我在忙乱中忘记了有一双纯真、明亮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或者我意识到了,也不怎么在意。因为他是我生的,我是妈!明显的,我不够谦卑,不够公正。对他,有些居高临下,不够尊重。如此对待一个同样是上帝创造的生命,这应该是天父所不喜悦的吧。没错,在肉体上,他是我生养的,但从本质上讲,他是出于天父的,他有独立的人格和尊严,尽管他还很弱小。

我跟嘟爸常常聊我们要怎样教养孩子,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带给他什么,才能陪伴他健康地长大,长成上帝赋予他的应有的身量。

我跟嘟爸都已年过40,有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宝贝,真是不想让他受一丁点委屈,但其实,这很容易把孩子惯坏,也很容易让我们不知不觉就代替了上帝的角色。孩子只是上帝赐给我们的产业,我们要如何经营、看顾好这份朝阳产业呢?这是一门大学问。不过,首先我们应该明确的是,我们不是上帝,只是管家。经上说:“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以弗所书》6:4)道理很容易懂,但行出来真的不容易。这是我要好好警醒和学习的。

 

    让我们一起成长

 

同为父母者,相信您也会发现,越养孩子,越觉得做父母不容易。为人父母最需要的品格,依然是柔和谦卑!在孩子面前,我们实在只是学习成长的大人,而孩子很多时候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因为小孩子的很多品格是上帝喜悦的;在上帝面前,我们也只是个孩子,因为我们自己的很多所谓的办法、能力,其实都是无用的,我们只能依靠上帝,谦卑在天父的带领中,才能渐渐明白上帝给我们孩子的恩赐是什么,我们也才能依照上帝的心意来教养他。

这实在是一个幸福的旅程,我们可以牵着小宝宝的手,一起跟上帝走,有天父的陪伴、带领,我们就有智慧和信心,和孩子一起经历美好而未知的每一天,和孩子一起成长。

 

 

作者现居云南,OC同工。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