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之间

一线之间文/山眼

63941912nc1c6fc219812&690动画片《纳尼亚传奇2∶凯斯宾王子》(The Chronicles of Narnia: Prince Caspian),
是根据鲁益师(C.S.Lewis)名作《纳尼亚传奇》第二部改编的。迪士尼公司动用了不俗的动画制作,复现森林中的精灵世界,讲述了信心、忠诚、帮助和勇气的故事。

这一集里面的精灵世界,视觉效果不如第一集《冰雪女王》所带来的惊艳,但故事还是相当好看的。比起第一集,情节和人物都逐渐复杂,人性的善与恶参差登场,动画效果自然流畅。其中,有两个场景很有意思∶

场景1∶兄妹4人在森林中赶路,想尽快进入纳尼亚,却找不到路。这时,最小的露西看见狮王阿斯兰现身给她指路,但是彼得、苏珊和艾德蒙都认为,那是露西的幻想。於是一行人仍旧按原计划前行,最後却发现难以在敌人之前到达。

露西在这时证实了狮王所指示的道路。苏珊很惊奇,问露西∶“你怎麽看到的?我们为什麽看不到?”露西说∶“你不相信,当然就看不到了!”

在两军对峙、千钧一发之际,纳尼亚部队因有了狮王阿斯兰的帮助,大获全胜——这时,只有露西才能寻找到狮王。

场景2∶第一次突袭失败,纳尼亚世界损失惨重,凯斯宾王子几乎丧失了信心。魔鬼们蠢蠢欲动,在地宫中勾引他。而冰雪女王这时阴魂回归,以帮助凯斯宾王子夺回城堡为饵,诱惑他出卖自己的灵魂。

像《魔戒》一样,这个精灵王国和童话世界的故事,捧出的并不是简单无味的儿童速食。每个成人都可以在这两个场景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苏珊等人为什麽看不到狮王现身?因为他们没有露西的那种信心。凯斯宾王子与冰雪女王的交易,也就是无助的人在希望丧失而欲望坚挺时,随恶而行的一刹那的堕落。

因为你不相信

我们所处的“客观世界”,其实并不客观。对於同样的情境,不同的人会做出差异很大的解释。罗生门的故事,每天在不同的头脑和语境中上演著。人们在接受资讯时,会不自觉地过滤掉与自己观点相左的,重视那些自己相信或愿意相信的,结果是进一步强化了原有的观点。

至於人是如何建立起最初的观点和信心的,则与心理、环境和许多其他微妙因素有关,无法轻易解释。

观点不同,视角有异,导致对资讯的取舍不同。因此,看起来世间人人都在讲理,却理理不同,无法沟通。能够给对方一个说话的机会,已经是有风度的了。很多时候乾脆党同伐异。没有人能做到完全的客观和冷静。

所以,如果你没有看见狮王,那是因为你不相信它的存在。

不相容的世界

我刚信主的时候,会非常激动地和别人“探讨”信仰问题。谁都知道,这实在是个很难一下子说清的问题,是宗教问题,是历史问题,也是心理问题,还可以是考古问题、文化问题、逻辑问题┅┅常常是10句话下来,就已经争得脸红脖子粗了,双方只好在战火燎原之前偃旗息鼓,以免伤了和气。

我当时很不明白的是∶耶稣的事迹是这麽显而易见,处处都有证据,为什麽很多人就是不能认真研究,以客观的态度承认呢?圣经是这麽好的一本书,为什麽很多人都不为之感动,反而轻易否认呢?

随著时间的推移,对於以逻辑、实证来证明神,我感到有些倦怠了。倒不是对神的存在存疑了,而是随著信仰的深入,我渐渐地对生命的繁杂体验,有了多方位的视点。以前的理直气壮、血气方刚,以及“真理在我手”的骄傲,都渐渐平静下来、温柔下来了。

信与不信,其实是站在两个不相容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无法沟通。对於从“信”这一原点生发出的世界,“神是否能造一块他自己也无法举起的石头”这类问题,根本不存在;对於“不信”这原点支配的世界来说,“让神先显示给我看,我才信”也是一个合理的要求。
去年ABC电视台,给出了20分钟时间,让2名基督徒和2名无神论者辩论。这种辩论,自然是不可能分出胜负高下的。

只在一线之间

那麽,“信者”所看见的,是因“信”造成的幻像吗?不是的。信心所对应的,不是物质和现实世界,却是一个奇妙又真实的灵魂领地。信的眼睛所引领的,也是对这个领地的探索。这个领地存在於物理世界之外,不能以科学、数学和逻辑来表述、体验和统领。对此,人总会感觉有些别扭。可是,即使科学至上的人,又有谁能够完全否认,或证伪灵魂存在呢?至多只是不相信罢了。在灵魂的王国,科学主义自然要从宝座上隐退了。

我们的世界过於重视科学,却轻忽灵魂。然而圣经告诉我们∶神是灵。神不以物质的方式展现自己,他透过灵与人沟通,他并不需要科学来“验明正身”。

耶稣说“我不属於这个世界”(参《约翰福音》18∶36),他的生命和他的价值,都超越物质世界。耶稣奇妙的一点,就在於他的“不可理喻”——这个世界崇尚公平,付出和回报要均衡,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但是耶稣却近乎“软弱”地说∶爱你的敌人(参《路加福音》6∶27,35)。并且,他在这个讲求强势、充满竞争的世上说∶我的心里柔和谦卑(参《马太福音》11∶29)。

谦卑和软弱,通常是遭人厌弃的。然而正如泰戈尔所说∶当我们最谦卑的时候,便是我们最接近伟大的时候(We come nearest to the great when we are great in humility)。站在两个世界的原点,信与不信只在一线之间。

不在智商高下

对於认真思考过人生意义的人来说,这世界很多时候看起来令人沮丧甚至绝望∶真正的公平摇摇欲坠,良善和恶毒似乎可以随时颠倒。人需要精神支撑,可是从哪里获得,却有不同的答案。有人问本世纪著名的无神论者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如果没有神,我们哪儿来的希望?”他回答∶“谁说世界必须给你希望?”

无神论者选择了没有希望的宇宙,因此不可能看到希望。也许无神论者经过有限的思考,认为这样的生活更为冷静和理智。或者,他们只是顺从一种惯性。

“信”的人,却站在了另一个原点,因而可以看见信仰世界的风景,看到神是最终的仲裁、最良善的化身、最高的道德、最完满的智慧。神的存在,使人看到希望,那在世界之外的恒久盼望。

然而,这两种选择的起点,并没有什麽头脑、智商高下之分,甚至没有性格、品格的高下之分。分别只在於,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最终的希望。你相信,就看见,像露西一样。

探入我的肋旁

对於耶稣,人类常有多马(耶稣的门徒)的疑虑。多马在耶稣复活、显现之後,表示怀疑∶“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耶稣因而对他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

当多马承认耶稣是“我的主!我的神”後,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参《约翰福音》20∶25-29)这句话,其实是说给世界上所有人的。

作者来自陕西西安,现居加拿大温哥华。电气工程师。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4)条精彩评论:
  1. 谦卑—主耶稣—伟大
    亚比该-燕子2012-06-06 13:43 回复
  2. 当生活心怀歹毒地_将一切都搞成了黑_色幽默,我_顺水推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流氓
    s熊欣颜2012-06-06 13:48 回复
  3. 当生活心怀歹毒地_将一切都搞成了黑_色幽默,我_顺水推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流氓
    行峥2012-06-06 13:48 回复
  4. 嗯,谦卑
    拉图的思考2012-06-06 14:5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