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捞“镜”

大海捞“镜”–-文/萧西 (图片来自网络)

12711183897733
接受现实吧。除此,还能怎样呢?

我们终於抵达了墨西哥湾。与曾经见过的海相比,墨西哥湾的海水,有一种特殊的青绿,这使它在水天交接处,没有融入湛蓝的天空,却在天际划出一道青绿的边界线,构成一幅美仑美奂的画面┅┅

抵达休斯顿

我们两个家庭,昨天一早从加拿大的温哥华出发,乘飞机由西雅图经丹佛,一路风尘,傍晚才抵达美国德州的休士顿市。

休士顿临墨西哥湾。不过,对我们而言,观赏墨西哥湾是次要的,我们这次行程的主要目的,是参加北美华人教会奥斯丁年度特会(奥斯丁市为美国德州的首府)。

我们一家受洗才半年多,对上帝的认识还很肤浅。太太很渴慕上帝。儿子正在大学念“文化人类学”和“亚洲神学”等课程,从社会科学角度,对基督教和圣经有许多拷问。我也是学社会科学的,以前也在国内出版过宗教研究著作,所以在面对基督教信仰时,原有的知识常常冒出来抵御和质疑。

我们全家之所以受洗,是因为我太太被圣灵感动,我也被陶弟兄一家感动——他们在萍水相逢的情况下,就手牵手为我们到北美後的生活祷告,这难能可贵!

就在我对基督教信仰充满怀疑,对“上帝的带领”还有诸多疑惑的时候,我们的美国身份批下来了。这让我不得不正视上帝的奇妙作为。按我的条件,不可能如此顺利拿到美国绿卡。对此,太太说∶“在上帝没有难成的事。他要带领你。他的意念永远高於你的意念!”

怀揣著渴望

我也觉得奇妙。本来,陶弟兄一家邀约我们参加美国德州的奥斯丁特会,我们成行的可能性实在不大,因为我们一家入境美国,能否办到签证也拿不准。现在,美国绿卡奇迹般地批给我们了,而且正好是德州的移民局批的!

美国身份的解决,和对“奇迹”的敬畏,促成了我们这次的德州之行。“到奥斯丁参加特会,遇见上帝、经历上帝,这早在上帝的计画中,所以他必为你们一家预备好所有条件。” 陶弟兄的太太王姐妹说。

这已经是王姐妹第3次对我们这样说了。这会儿我们正在前往墨西哥湾海滨的路上。接著,王姐妹教我们背诵《诗篇》25章1至5节“耶和华啊,我的心仰望你。我的神啊,我素来依靠你┅┅”很快,我们就背下来了。

其实,我对圣经真理的探寻还跋涉在知识的路径上,更多是理性分析,尚未从生命的路径进入和领受。也就是说,我对上帝的感悟,基本停留在思维的层面,尚无遇见上帝、经历上帝的生命体验。

这次参加奥斯丁特会,上帝的大能已让我匍匐。但是,顽强的人本思想和固有的文化价值观,时而冲决出来,让我仍怀疑∶上帝是人造的,圣经真理是人为竖立的道德标杆。所谓上帝的“又真又活”,实乃心理暗示的结果,等等。

儿子在学习“亚洲神学”等课程的过程中,也产生了诸如“各种宗教应和平共处”,和“基督教排他,是不对的”等想法。

对於我们的不解和疑问,陶弟兄和王姐妹总是笑著解答,并一再笃定地对我们说∶ “上帝一定会让你们遇见他、经历他,感受他同在的美好。”

我们就这样怀著遇见上帝、经历上帝的渴望,来参加这次的奥斯丁特会。

眼镜掉落了

我们伫立在墨西哥湾边。

我们感受著大海的磅礴和壮美。午後的阳光洒在波澜起伏的海面上,点点桅帆,海鸥绕匝。层层浪涛前赴後继地亲吻著沙滩,像有无尽的眷恋。人很少,远处有几朵太阳伞,有人在享受日光浴。偶尔有疾驰的敞篷吉普在沙滩上呼啸而过,卷起细沙如雾,惊起只只鸥鸟。

儿子和陶弟兄的女儿小鸽,早按捺不住兴奋,直往海水里扑。我们大人则在海滩上漫步,分享生命成长的历程。过了一会儿,见为时不早,我们也挽起裤腿,准备到浅水区淌淌墨西哥湾的海水。

突然,我们听见儿子大声叫了起来∶“眼镜掉了!眼镜掉了!眼镜掉到海里了!”

“坏了!”我和太太同时叫出了声。转头望去,儿子站在齐胸的海水中,海涛在他身边翻卷。他刚从海水里冒出来,缕缕湿发搭在脸上。他一脸惊惶、沮丧和无助。显然,来到海边的兴奋,使他忘乎所以,眼镜都忘了摘,就跃进海里。嬉戏中,眼镜被海浪冲掉了。

在瞬间的目光交流中,陶弟兄一家肯定读出了我眼中的恼怒、气急败坏、责备,甚至绝望。真是绝望!丢一副眼镜倒没什麽,关键是,在参加奥斯丁特会期间,儿子那500度的近视眼,看什麽都会模糊不清,相当於半个盲人。

那不是白来一趟了吗?千里迢迢来参加特会,满心希望在各方面有丰富的收获。眼镜没了,还能收获什麽呢?更别说遇见上帝、经历上帝了。奥斯丁之旅,对儿子来说,将不再是信心之旅,而是一次失败之旅、无望之旅!

我对上帝的带领和应许产生了怀疑。

大海里“捞针”

儿子慢慢走上岸。看他失落和无奈的样子,我没有埋怨和斥责他。是啊,埋怨和斥责,这会儿有什麽用呢?认了吧,小小的眼镜掉进波涛翻卷的汪洋大海,和一根针掉进大海里,有多大区别呢?接受现实吧。除此,还能怎样呢?我从太太眼里也读出了无奈。

“我们去海里找找吧!”小鸽突然说,天真的眼里满是澄澈和明净。

看小鸽那认真的神情,我“扑哧”笑出了声。太天真了!

没想到,陶弟兄和王姐妹对视了一下,几乎同时说∶“走,我们去海里找眼镜,我们一边向神祷告,一边寻找!”

他们那毅然决然的语气,饱含著期冀和信心。

我惊异万分,他们把小鸽的童言当了真!

眺望遥接天际的大海,浩渺无边,波翻浪涌。因为几近黄昏,海面已开始集聚层层暗影;潮汐声色俱厉地急扑海滩。在如此云波诡谲的大海中找眼镜,可能吗?眼镜只怕早在波峰浪谷之後,跌落在海底;或被潮汐席卷,深埋进沙里。

看看太太的眼神,有些许狐疑。儿子眼里,更是布满怀疑。

而此刻,陶弟兄和王姐妹已迈步向大海走去了!他们走向儿子刚才戏水的海域,沙滩留下他们坚实的脚印。看著他们涉进海边的层层潮汐里,浪花在他们身旁翻飞。在齐腰深的海水中,陶弟兄和王姐妹慢慢用脚探触著寸寸细沙,睁大双眼在海水中扫视┅┅

怀著无奈、抱著一丝侥幸,我们也走入海水中。於是,我们2个家庭,6口人,开始“大海捞针”,开始在汪洋大海中,寻找一副跌落的眼镜。

“童话”成现实

天色将暗,海面的暗影越来越浓重。气温在逐步降低,浸泡在海水里,已能感觉阵阵寒意。

听著身後太太的祷告声,我还是觉得这一切是无谓的努力。很显然,随著天色暗下来,在海中寻找眼镜的行动即将宣告失败。

看看陶弟兄和王姐妹,仍毫不懈怠地搜寻。那神情,有著找不到眼镜就决不放弃的坚定和执著。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一点点暗下来。突然,陶弟兄发出一声喊∶“找到啦,找到啦,我找到眼镜啦!”他一手高举起眼镜,欢呼著在海中跳跃,那劲头,几乎双脚都要跃出海面。

我们在刹那的惊异後,兴奋得不能自已,一边喊著∶“找到啦!找到啦!” 一边向陶弟兄奔去。看著陶弟兄手中的眼镜,大家激动地拥抱在一起。眼镜在我们手中传看著,仿佛失而复得的珍宝。

“太神奇了!”儿子把眼镜重新戴上,沉浸在喜出望外中。2片树脂镜面并没因海水和沙粒的打磨而受损,反而更加鋥亮。是啊,太神奇了!我和儿子的感觉一样。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成为可能,“童话”成了现实!

“这就是‘变水为酒’啊!只有上帝能做。”太太说,难掩心中的敬畏和赞叹。

陶弟兄讲了他在祷告中找到眼镜的神奇过程。在寻找中,他为我们参加特会祷告,为我们一家遇见上帝、经历上帝祷告,为我和儿子的属灵生命祷告。正祷告中,他猛然看到脚旁的一股潜流冲开一堆沙粒,有亮闪闪的东西仿佛穿透海水。他定睛一看,看见了两面闪亮的镜片!

“我当时就肯定,靠著上帝的引领,我找到眼镜了!”陶弟兄充满感恩地说,“这是上帝的眷顾和赐予。浩瀚的大海没有将眼镜吞没,黄昏的海潮也没把眼镜卷走。上帝这是要让你们遇见他、经历他,让你知道他是如此的信实。”

我心真降服了!上帝深知我们的骄傲和软弱,他借著“大海捞镜”的神迹,要我们不仅认识他,还要经历他、信靠他,“信的人必有神迹随著他们┅┅”(《马可福音》16∶17)

热泪便奔涌

当晚,王姐妹带领我们翻开圣经,读《约翰福音》第20章,耶稣复活後向门徒显现。门徒多马非要看见“钉痕”才相信耶稣复活,耶稣便来在多马面前,“就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约翰福音》20∶27)多马不由地从内心发出了欢呼∶“我的主!我的上帝!” (《约翰福音》20∶28)

我和儿子,不也有点像多疑的多马吗?而上帝让我们亲眼见证了的墨西哥湾的神迹,叫我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见《约翰福音》20∶31)我和儿子的诸多拷问和质疑,在上帝的大能面前,都化作全然的信靠与追随。

第二天,我们驱车赶赴奥斯丁。当盛大的奥斯丁特会开始时,在赞美敬拜前的祷告声中,儿子一下匍匐在地。我知道,儿子已被上帝深深地触摸!

随後,高亢优美的赞美圣乐响起。望著台上醒目的大字“跟从与使命”,我一下不能自已,发出一声“我的主!我的上帝!”热泪便奔涌而出┅┅

作者来自中国四川,现居加拿大温哥华。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4期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