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同一对父母的后裔——介绍Y染色体亚当、线粒体夏娃学说

001P3SpQzy6VdAl7QOt61&690我们是同一对父母的后裔

——介绍Y染色体亚当、线粒体夏娃学说

 

全世界人类DNA编码的一致性,确定了我们都是同一对父母的后裔,不可能由进化而来。

 

文/维克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样简单的问题,却困扰了人类上千年。

 

生命的遗传信息

 

19世纪中叶,达尔文在小猎犬号的航程中,透过单透镜显微镜进行观察,提出了进化论。100多年来,经过某些专家、学者的不断“包装”,此假说居然被塑造成了一个被广为接受的理论。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观察到了细胞中的染色体、线粒体,以及它们包含的DNA编码序列,知道了生命更深层的秘密。目前科学家已经确认:“人类细胞中的DNA编码,是存储生命遗传信息唯一的载体。”

大小如一粒PM2.5雾霾的人类精子,居然包含了23条染色体;在这23条染色体中,竟承载了30亿个DNA编码。这些编码编织出的秘密,就是从父亲来的全部遗传信息。同样,在卵子之中,也有23条染色体,只是多了线粒体的16569个DNA编码,总共有30亿个DNA编码,承载着母系的全部遗传信息。

DNA编码很像电脑软件的编码,不同的是,DNA是4态码:A、T、C、G;而电脑是2态码:0、1。 DNA的编码,决定了人体的一切特征。你的细胞中的60亿DNA编码,编制出了你;我的细胞中的60亿DNA编码,编制出了我。但无论你我来自非洲、亚洲或欧洲,在我和你各自的60亿编码中,序列几乎是完全一致的,仅仅在千分之一的位点上,字码有所不同。例如,在某个点上你是“A”,我是“C”,就这样区分了我和你。

从科学角度来看,我们都是DNA编码下的人。人类的DNA序列如此一致,从中可以看到,我们有一个共同的DNA编码人的源头。DNA编码揭露出的科学事实,说明人类不可能是“随机”进化产生的结果。

 

猿与人的进化鸿沟

 

1859年,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说,进化是“因为自然选择只是利用微细的、连续的变异而发生作用;她从来不能采取巨大而突然的飞跃,而一定是以短的、确实的、虽然是缓慢的步骤前进”,“倘使能证明有任何复杂器官不是经过无数的、连续的、轻微的变异形成的,那么我的学说就要完全破产。但是,我还没有发现这种情形”。

如今,高倍显微镜让人们看到了人类细胞核中包含着23对(46条)染色体,猩猩是24对(48条)染色体。染色体对数的差异,是100多年前的达尔文无法想象的科学证据。

事实上,染色体对数的区别就阻断了猩猩与人共祖、同源进化的可能性,成了“渐变进化”无法跨越的鸿沟。就像不可能去商店购买47.99个鸡蛋一样,染色体条数同样不能以非整数存在。因此,不能有染色体条数的数目一点点地渐变,例如,不可能在48条 (24对)染色体和46条(23对)染色体中间,存在着47.99或47.98等数目染色体条数的、渐变过程中的猿人。

显然,24对染色体的各种器官,也不可能“渐变进化”成为23对染色体的器官。现今,是进化论“完全破产”的时候了。

 

分子人类学的诞生

 

20世纪80年代,人们开始通过DNA的遗传信息,去寻找人类的起源和发展,去分析不同族群DNA序列上的联系及各自特点,由此诞生了人类学研究的新学科——分子人类学。从此,人类学的研究不再局限于从骨骼解剖学上去认识,不再仅仅依靠从发掘的化石上进行考古,而开始从DNA编码中去寻找人类自己的故事。

分子人类学家从成千上万人类的血液样本分析中发现,我们都是15万年前一对父母的后代,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亚当、夏娃,这正是Y染色体亚当理论、线粒体夏娃理论的核心。

分子生物学家们之所以命名他们为“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是因为DNA的证据表明,他们是人类的男女祖先。这与圣经《创世记》中告诉我们的故事是多么一致啊!我们不能不赞美上帝,他早已将我们生命的密码,存储在我们的血液之中了。

 

谁是线粒体夏娃?
在人类细胞的细胞质中,存在着一种“线粒体DNA”(mtDNA)的物质。受孕产生的胚胎细胞的细胞质中,几乎全盘地继承了来自母亲的mtDNA,父亲的精子只是向胚胎细胞核中贡献了23条染色体,而对细胞质中的mtDNA没有影响。因此,子女的mtDNA只是来自母方,他们的mtDNA与母亲的几乎完全相同。因此,任何人的”mtDNA”,与其母亲、外祖母、外曾祖母、外高祖母等,没有差异或差异很小。

1981年,英国剑桥大学首次测定和发布了一个普通欧洲人的线粒体DNA序列,这就是著名的“剑桥序列”。这16569个DNA字符代码组成的圆环状“字符代码串”,成了全世界各个族群的医学判定标准。因此,它不但是分子医学,也是分子人类学的重要里程碑。

1987年,美国加州大学威尔逊教授,在权威期刊《自然》上发表文章,称他们从不同人种的mtDNA研究结果表明,现今全人类的mtDNA,有高度类同的特征,说明所有人类都是一位女性的后裔。威尔逊等人说:“我们可以将20万年前这位幸运的女性称为夏娃,她的世系一直延续至今。”

这就是“线粒体DNA夏娃学说”的缘起 。

 

谁是Y染色体亚当?
什么是Y染色体?除了线粒体中mtDNA之外,其它的DNA全部包含在细胞核中的23对染色体中。孩子的22对44条常染色体,有22条来自父亲,22条来自母亲。另外,还有一对性染色体:如果是女孩,她的一对性染色体是XX,分别来自父亲和母亲;如果是男孩,他的一对性染色体是YX,Y染色体来自父亲、X染色体来自母亲。可见,只有男孩才能承继父亲的Y染色体,并向下一代传递。上帝何等公平,女孩和男孩分别担当了线粒体和Y染色体承传的重任。

1995年,道瑞特等科学家在期刊《科学》上发表了一篇《人类Y染色体在ZFY 区上不存在多态性》的论文。他们测定了分处世界各国各地,共38 名男性Y染色体,结果令他们大吃一惊:在他们检测的ZFY基因区中,38人的DNA序列包含的729个DNA字符,竟然完全相同。这可以看成一个标记,即表明他们有共同的父系。

根据这一结果,他们断言,目前的人类有一位共同的男性祖先,估算他大约生活在27万年之前。这样,继“线粒体夏娃”被发现之后,“Y染色体亚当”——这位人类共同的“老爷爷”祖宗,首次从历史的迷雾中,露出了他的面目。

1997年10月31日,《科学》刊登了另一篇题为《Y染色体显示亚当是一位非洲人》的论文。于是,这位人类共同的始祖,被正式命名为“Y染色体亚当”。

 

遗传突变的新标记

 

在Y染色体中,大约有5千多万DNA字符。Y染色体的DNA编码,通常可以被下一代不变地承传。但是,经过若干代遗传,也可能在一个男婴形成胚胎时,DNA字符序列中某个字符会产生“突变”,如由原来的“T”变成了“C”,形成了一个新的遗传标记。这个“特别的儿子”的Y染色体上,既有父亲的标记,也有自己的新标记,它们也将完全不变地被复制在他的后代身上(当然,后代也会继续加入新的突变标记)。

于是,新的“遗传标记”会一代代地传下去,成为某一族裔所拥有的特殊标记。例如在中国汉族人身上,有一个M175标记,其标志是:Y染色体的第UTY1 exon 段“第84到88有5个字符‘TTCTC’缺失”,95%以上的中国人都属于这个群体。

正是Y染色体的承传和产生突变标记,使得Y染色体有着记录人类父系家谱的功能。Y染色体鉴定可以确定一个人上下许多代的父系关系。依据Y染色体,目前确定了沙皇一家人全部遇害,没有逃脱的公主;在美国,解决了180多年前杰斐逊总统私生子疑案;在中国,找出了1800年前曹操的Y染色体;犹太科学家发现了3300年前旧约圣经中大祭司亚伦的Y染色体。

 

谁是北京猿人的子孙?

 

1929年12月2日,在中国北京郊区发现第一个北京猿人头盖骨,从头盖骨的厚度、脑容量大小、眉骨厚突和低前额等特点,就推断出从爪哇猿人到北京猿人、到欧洲的尼安德特猿人、再到现代人的进化过程。并将北京猿人定名为“北京人”。

1929年12月28日,中国地质学会召开隆重的庆祝大会,仅仅26天以后,就宣布找到了中国人祖先化石。后来以铀系测年法确定他生活在50到40万年前。从此,北京猿人就有着不可挑战的、中国人祖先的地位。

但是,北京猿人真是中国人的祖先吗?

2000年,复旦大学以金立教授为首,组织了包含中外专家的研究团队。他们在西伯利亚、中国、东亚各地的163个代表族群中,抽取了12127个男性血液样本,研究结果表明,他们全都是Y染色体亚当后裔M168标记男子的后裔,没有一个例外。

这一研究结果,发表在2001年5月《科学》上。这一结论给亚当理论和夏娃学说钉下了决定性的一颗钉子,也解除了我们对自己身份认知上的困惑,即中华民族,没有一人是北京猿人的子孙,而全都是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的后裔,这是无法否认的,证据就在你我的血液中。

 

不少进化论者想用进化论来解释“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来源,但是,染色体数目的差异已经否定了猿进化成人的可能性。同时,通过常染色体上的标记分析,更确认全世界现代人的常染色体编码极其一致,完全没有掺合杂质的可能。全世界人类DNA编码的一致性,确定了我们都是同一对父母的后裔,不可能由进化而来。
作者从事人工智能软体研究,应用电脑科学分析生物DNA编码。专著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DNA Coding英文电子版已在亚马逊出版发行。

 

注:

欲了解更多有关人类和生物来源的知识,请查看网站:

DNA解码科学联盟 http://www.bydnacoding.org/index.html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